26

三匹郊狼悄悄地爬上了山坡,眯着眼,伸出了舌头。它们分散开来,慢慢向我靠近,知道我被身后的岩石阻挡了,不能再后退。从它们的呼吸当中,我感受到了饥饿。这三匹年幼的雄性郊狼来自同一个狼窝,身上散发着同一个家族的气味。它们显然饿极了,虽然它们当中没有一匹狼的体形像我这样庞大,却想放手一搏。

我被一种莫名的冲动占据,只差一点儿就克制不住自己要上前与它们交战。不过我没有上前,而是背对着岩壁,极力忍住不吠叫,忍住不去将它们赶下山坡。当我龇牙咧嘴地吼出来的时候,它们往后退了一点点,互相看了一眼。由于我没有离开岩壁,它们似乎没有把握。一匹大一点儿、较为勇敢一点儿的郊狼向前跑了几步。当我冲上前迎接它时,它后退了,而它的两个兄弟向我走了过来。我转身应对新的威胁,感觉到较为勇敢的那匹郊狼又冲了过来。两匹郊狼慢慢靠近,我愤怒地对着它们咆哮,咬紧牙关将其中一匹郊狼推倒在地。同时,我感觉有牙齿咬入了我的脖子,不停地撕扯。我尖叫着,扭动着,挥舞着嘴巴想要咬回去。我和咬住我的那匹郊狼都站了起来,只剩后腿支撑在地。等到它被我逼迫得后退时,另一匹郊狼冲了过来。

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从我上方落下,挡在攻击我的郊狼们前面,加入了这场混战。郊狼们在震惊和恐惧中厉声尖叫和低吼,它们被这个猛烈的进攻击退了。一只比我大得多的巨猫以几乎令人目眩的速度扑向郊狼,撕咬它们的四肢,我不禁瞠目结舌。较为勇敢的那匹郊狼被一只巨大的爪子击中臀部,摔倒在地后,三匹郊狼惊慌失措地往山下逃走了。那只猫轻盈地追了它们一会儿,然后转身盯着我。

我摇了摇尾巴。我认识这只巨猫,虽然它的味道已经发生改变,但实际上它仍然是大奶猫。

它走到我身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把头顶在我的下巴下面摩擦。它用力过猛,险些把我推倒在地。我弯下了腰,它伸出一只爪子来与我嬉戏,轻轻地拍打我的鼻子。就算我举起前爪站起来,也只能够到它的肩膀。它怎么变得如此庞大?

它转身走向山的更高处,我安静地跟在它的身后。很快,夜幕降临,我循着它的气味前行。我又回到了寻找卢卡斯的小路上,当然,我是与大奶猫一起回来的。事情总是不断重复地发生。

它把我带到半埋着一只麋鹿幼崽的地方,然后我们像以前无数次那样,肩并肩享用猎物。

我很疲惫,在草丛上躺下了。大奶猫走过来用粗糙的舌头舔我脖子上的伤口,直到我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它才停止。

它去捕猎,而我仍然躺在原来的地方,昏昏欲睡。直到太阳升起时它才回来,蜷缩在我身边“咕噜咕噜”地呻吟。我克制住起身回家的冲动,继续放松自己。在赶路之前,待在食物附近,尽可能多吃一点儿是我们的习惯做法之一。在回到卢卡斯身边之前,我们都会保持这样的习惯。回到卢卡斯身边之后,他给其他猫喂食时,一定也会给大奶猫喂食的。

我们一起走在回家的途中,感觉夜晚变得更清冷了。它白天没有跟我在一起,但总能在晚上找到我,有时候会带我去吃被它埋在泥土里的猎物。在启程之前,我们还要花费一些时间填饱肚子。我能闻得到,也能感觉得到,我正朝着卢卡斯稳步前进。

接下来的某一天,大奶猫做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它原本是半遮掩着躺在一棵倒下的树旁边的,可是在早上的时候,它坚定地走开了。前面有一个城镇,我可以在那里觅食,然后把食物带回去给大奶猫。这是我们在路途中的相处方式。但这一天,它不像往常那样睡过一觉之后再赶上我,而是跟我一起走。当然,我听不见它,因为它走起路来是没有声音的。反而是它浓烈的气味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知道它就在我身后。我回头看了看,发现它正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它那种陌生的行为,于是往回走到它旁边,看是否能找出原因。它轻盈地跳到地上,用头蹭了蹭我,蹦跳着往它睡觉的地方走,然后满怀期待地转头看我。

它希望我跟着它,似乎要把我引诱回我们一起待过的地方。可是我需要继续朝着家的气味前进。它看到我没有移动,又走回我身边。这一次,它没有用头蹭我,只是坐下来盯着我看。我们俩就这样看着对方,过了一会儿,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大奶猫以后不会住在街对面的小屋里,不会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等着卢卡斯的一小块奶酪。它不打算再跟我一起走了。因为某种原因,它不能或者不愿意陪我回家,也不会等我到城镇里去看是否能找到食物。它似乎是想独自回自己的家,或者是去一个必须要去地方,而我们所处的地方距离那里很远。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