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3/3页)

他不是卢卡斯,可当我渴望阿克塞尔醒来时,我并不觉得自己不忠诚。我一生中关心过许多人,不仅是妈妈、泰、麦克、蕾拉和史蒂夫,还有加文、泰勒,甚至是希尔维亚。那都是我应该做的。阿克塞尔不过是比其他人更加需要我。

幸好我的碗里还有水,因为我身上的绳子还绑在阿克塞尔的手腕上,够不到河水,也够不到我袋子里的食物。

站起来时,我能看到汽车在附近的道路上飞驰而过。有时会有狗把头伸出窗外,在经过的时候向我吠叫。不过,大多数的车里都没有狗,即使它们闻起来曾经有过。

后来,我饿了。看着阿克塞尔一动不动的身体,我下意识地希望他能喂我食物。但他那纹丝不动的样子,又会让我放弃希望,孤独感油然而生。我乖巧地坐好,想着开车经过的人如果看到我这样一条乖狗,或许会停车往我的碗里放一些食物。可是,一天过去了,并没有人停下。天黑之后,我拉紧了皮带,想方设法去够食物。我感觉自己像一条坏狗一样,然而阿克塞尔的手并没有什么反应。当我用鼻子蹭他的脸时,感觉到他是冰冷、僵硬的。他的衣服仍然散发着他的味道,但无论如何,他似乎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我放眼望向远处的夜色,想起了卢卡斯。他在哪里呢?他是否正躺在床上,正如我思念他一样思念我?他有没有打开前门检查我是否已经回家,并且躺在了墙角边?他有没有准备好一小块奶酪,等着我跳起来从他的手指间舔食?我呜咽着,吠叫着,然后对着月亮举起鼻子发出一阵哀嚎。那是一种奇怪的声音,我的喉咙从来没有发出过那样的声音,它流露出了我所有的心痛。

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唯一的一声回应,那是另一条不知名的狗的孤独之歌。许多狗“汪汪”叫着,但是没有人来看看是什么使一条狗如此悲伤。

第二天早上,我几乎喝完了所有的水。我开始对着汽车吠叫,既然他们不会为一条乖狗停留,那或许会为一条忍不住吠叫的坏狗停车。

可是没有车停下来。到了下午,我已经舔完了碗里剩余的水,开始喘起粗气。河水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诱人香气,它是生命之泉,就在我的眼前,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我渴望到河岸边嬉戏玩闹,一头扎进水里。我想在里面游泳,在里面滚动,在里面玩一整天。大奶猫或许会在岸上看着我跳进河里,在水下张开嘴巴像是要咬住一直下沉的小猫。

这是一种只有人类才能解决的困境。我需要一个人来帮助我,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停下来?

我的嘴巴干渴得疼痛,四肢不由自主地颤抖。我不停地吠叫,被绳子牵扯着,眼见前方有河水却不能靠近,感觉非常无助。我拉扯的时候,阿克塞尔的身体几乎没有移动。

我体内产生了一阵恶心的感觉,先是灼热,接着又变得冰凉,贯穿全身,我虚弱地颤抖起来。

太阳下山时,我闻到了一些人的气味。他们是一些男孩儿,正用年轻的声音互相交谈着。在路上看到他们时,我才发现他们正在骑自行车。我朝他们咆哮,拼命恳求他们停下来帮助我。可他们就那样骑过去了。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