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一声愤怒的咆哮从我的喉咙中冒出。阿克塞尔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挺直身子。我感觉他的恐惧融成怒火,如同潮水般奔涌而出。“没错,贝拉,你是对的,这不能忍。”他突然跑了起来,我连忙跟在他的身旁。踩在厚厚的雪上,我们的脚步声静悄悄的。我被极度的愤怒攫住,就像是面对郊狼一样。我从来没有咬过人,但在这种时候阿克塞尔好像希望我去咬人,于是我表现得似乎是听了他的命令。

当我和阿克塞尔冲进火光之中时,那三个年轻人飞快地闪开了。我使出浑身解数愤怒地吠叫一声,直冲离我最近的那个年轻人,逼得他连连后退,倒地。我的牙齿险些就要咬上他的脸了,这时阿克塞尔一把拉住了我。

“天哪!”其中一个人大叫道。另外两个没有摔倒的人逃到了夜色当中,地上的那个人被我压在身下。当他挣扎着往后挪动的时候,阿克塞尔走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谁指使你的?”阿克塞尔问道。

“求求你,不要让你的狗咬我。”

我一直压在那个人身上,很久之后,阿克塞尔才把我拉回去。“没事了,贝拉,下来吧。”他轻声说。

那个人跌跌撞撞地逃进了夜色当中,追在他的两个同伴后面。片刻后,停车场亮起了车灯,一辆汽车呼啸而去。

我和阿克塞尔转身回到被捣毁的家。帐篷已经被压平,塑料盒子也破了,食物撒了一地。那一刻,他是那么悲伤。我呜咽着,想做些事情安慰他,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阿克塞尔用地上的金属盒子燃起了火。他把毯子和帐篷碎片拖到铁盒子旁边,我们就这样度过了悲惨的一夜。起初我们挤在一起,感觉很温暖,但渐渐地我的身体变得冰冷,鼻子和舌头开始隐隐作痛。我尽可能地蜷缩起来,嘴巴钻到了尾巴下面。阿克塞尔用双手将我紧紧搂在怀里,身体微微颤抖。我不记得曾经有过这样的严寒。我睡不着,阿克塞尔也一样,他只是紧紧地抱住我。我闻着他的气味,希望他能带我去暖和的地方。

黎明时分,我们就起床了。阿克塞尔在雪中挖出一块鸡肉,将它放在金属盒子上。鸡肉在上面“滋滋”作响。在我们分食那份不起眼儿的早餐时,我抬头正好瞥见了一辆熟悉的小车开进停车场,轮胎碾压在雪地上发出细微的声音。汤姆从车里出来,“嘎吱嘎吱”地走到我和阿克塞尔挤在一起的微弱的火苗边。

“发生什么事了?”他问道,“我的天哪,阿克塞尔。”

“小孩儿,”阿克塞尔突然说,“不过是些孩子。”

“真是的!”汤姆伤心地拨弄着地上乱糟糟的东西,“你认得他们吗?”

阿克塞尔抬头看着汤姆,说:“哦,当然,我知道他们是谁。”

当天傍晚,停车场陆续涌进来很多台车。阿克塞尔站起身,我也转过身去,面对可能出现的危险,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其中一个人是汤姆。

我也闻到了其他一些熟悉的气味,它们来自头一天晚上的那三位年轻人。他们吃力地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三位表情冷酷坚毅的年长点儿的人。

汤姆走在最前面。他们都走进了没有墙的房子,那三个年轻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

“嘿,阿克塞尔。”汤姆打招呼说。

“你好,汤姆。”阿克塞尔像很久以前我见到他时那样冷静。

“你应该认得这三个人。”汤姆说。

“他们昨晚才来过。”阿克塞尔嘲讽道。

一个年轻人“哼”了一声,望着别处,在他身后的男人上前粗暴地戳了一下他的肩胛骨之间的位置。“认真点儿!”男人说。

三个年轻人都抬起了头。

“我们为我们儿子的所作所为感到很抱歉,阿克塞尔。”另一个男人在后面说道。

“不,”阿克塞尔严肃地说,“我想听他们自己说。”

汤姆似乎对阿克塞尔的话感到有点儿惊讶。

“那时候我们都喝醉了。”其中一个年轻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不是借口。”阿克塞尔厉声说道。

三个年轻人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

“你们就是这样对罗斯曼说话的?”一个年长的人问道。

“对不起。”三位年轻人依次说道。

“他们会留下把这里收拾干净,而我和他们的父亲去小镇买些可以替换的物品。”汤姆对阿克塞尔说,“我们都安排好了,孩子们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这个夏天会很忙,得打扫城市卫生,清理垃圾。”

“我会留下来,确保他们把这里收拾干净。”其中一个年长的人说。

“哦,不要担心,”阿克塞尔回答道,“我会留意的。”

三个年轻人不安地看着对方。汤姆咧嘴笑了笑。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