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我走在小路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能感觉到达奇追在我身后。我知道它留在加文和泰勒身边会很开心的,特别是和加文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加文是它的“卢卡斯”。如果没有达奇,我现在或许还不能离开;想到他们还有达奇陪伴,我放心了许多。

在与希尔维亚一起生活之前,我们散步虽然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可这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走在小路上,我经历过被人类压倒,被动物攻击。我穿越起起伏伏的山路,从怪石丛生到树木繁茂,从绿草如茵到童山秃岭。

我又累又渴,大腿肌肉已经不想继续运动,这比预料中的来得快了许多。我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躺下,打起了哈欠,感觉筋疲力尽。可是想要入睡没那么容易,我已经忘记了夜晚空气中动物的气味,有好几次,都被狐狸的叫声惊醒。我想要回忆起卢卡斯,但脑海里出现的都是达奇、加文和泰勒,还有大奶猫和克洛伊。我想念他们了,感觉自己非常孤独。

天气寒冷干燥。小路径直朝着家乡的气味延伸,为我省去了不少麻烦。可是我需要喝水,于是不情愿地离开小路,朝闻到有小溪的地方走去。我还闻到了烧焦的木头,它的气味不像希尔维亚嘴里冒出来的烟雾,也不像加文和泰勒的小木屋壁炉里的火,而是一股火苗早已熄灭的残余木头的清晰气味。沿着水源的气味前行,我很快便走到了一片宽阔的、枯草覆盖的区域,许多树木直冲云霄,它们的枝干就是烧焦木头气味的来源。大部分树木的枝干都是黑色的,上面一片叶子也没有,部分树木则平躺在地上。我走到其中一根木头前,好奇地嗅了嗅,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导致如此大面积的烧毁。烧焦的丛林隐隐约约传来郊狼野性的恶臭味,于是我转身跑开了。

不停歇地走了两天,我已经饥火烧肠。之前追踪水源时,我遇到一个很大的湖泊,只是我与湖之间还隔着一条繁忙的公路,我必须横穿过去才能喝到水。车辆呼啸而过,让我紧张不已。湖边没有树木,只有石头和矮小的灌木丛,所以我在喝水的时候没有东西可以遮蔽。

我想吃奶酪,但我渴望的不是奶酪本身,而是主人的爱和关注。我有点儿失落。

路上有车就意味着有人,而且我闻得出附近有一个城镇。如果我沿着公路朝城镇走去,就会偏离家的方向许多,可是我需要食物,而有人的地方一定会有食物。我尽量远离公路,有一段时间,这是相当容易的,因为公路沿着一条浅浅的小河延伸,而河岸边的道路非常平坦。可是后来,土壤似乎变得湿润,灌木丛也变得密集起来。我途经许多农场,都绕开了,不理睬那些狗对我或是愤怒,或是怀疑的吠叫。

当我走到有人家和商店的大街时,天已经黑了。人们煮饭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可是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没看见有狗群坐在门外。我发现了一些垃圾箱,里面装有美味可口的肉,但是它们太高了,我爬不进去。

一幢建筑大楼前面停放着许多汽车,我很快便被吸引了过去。它的正面是一排排的大窗户,光线从中倾泻而出。成年人推着装满食物的手推车,有时候有一两个孩子在上面。他们把手推车里的大袋子和小袋子都放在自己的车里之后,就把手推车推走,不再使用了。当我走近时,我发现从大楼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似乎不需要触碰门,门就自动为他们打开了。每当大门轻轻滑开,诱人的香气就会随着空气飘散出来。

美妙的香气中最诱人的是鸡肉的气味。大楼里面肯定有人在煮鸡肉。我被诱人的香气牵引着,离大门越来越近。大多数人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而其他人也都只是看着我,没有叫我。他们似乎都不会给我扣上皮带,带我远离卢卡斯。有个小男孩儿喊了声“小狗”,然后向我伸出手来,手指散发出浓浓的甜味。我还没来得及舔一舔,他的手就被他妈妈抓了回去。

那时候,周围所有的人都不如大门里面的鸡肉更具有吸引力。

我坐了一会儿,每次大门“嘶嘶”滑开,我都能吸入一股浪潮般的香气。我已经乖乖坐好了,却没有人给我一点儿东西吃。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出来,我按捺不住自己,走近了玻璃,透过大门往里面看,希望能找到鸡肉香气的来源。

门突然开了。我站在门槛上,不知道该怎么办。门似乎是为我打开的,就像每次散步回家时,卢卡斯会为我开门一样。它好像是在邀请我进去。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大楼里面的一个铁货架,货架上方的灯散发出的热量将鸡肉的香味灼到夜晚的空气当中。我看到了装着鸡肉的袋子,鸡肉就在那里面!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