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可是,希尔维亚一直不带我们去散步。我们在后院的栅栏边大小便,也不可以离开院子。达奇似乎并不介意,大多数时候它都是坐在门口,耐心地等待着。它不是像哨兵站岗一样站着,就是在木桌子的椭圆形影子里躺着,小苍蝇在它嘴边乱飞。

不能出去散步,又没有滑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感觉自己很糟糕。我应该回家去的,可我不确定要怎么做。

希尔维亚喜欢每天都躺在游泳池旁边,在阳光下休息。她会在那里吸烟、打电话、喝酒。在遮阳棚的阴影下,我有自己的地盘。克洛伊很少在炎热的天气下露面,就算它出现了,也会完全忽视达奇的存在。我注意到它在池边轻快地走动时,越来越频繁地盯着我看,但我没有理会它。最后它走到我面前嗅我的脸,我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我摇了摇尾巴,但不想跟它玩耍。达奇密切关注克洛伊,但当它在椅子底下堵住克洛伊的时候,却被克洛伊用爪子抓了鼻子。它似乎对此很惊讶。达奇显然不明白,虽然我们两个的体形都比猫更有优势,但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它们。

等到太阳从天际滑落,希尔维亚就会醒来,把我们带进屋内。她不会叫克洛伊进屋,因为它总是走来走去的,不会像狗一样顺从,但只要它愿意,在门边自以为是地“喵喵”叫几声就可以进去了。

很少有客人来拜访希尔维亚。我们见到的第一个来访者是一个男人,他又矮又笨重,闻起来像腐烂的食物一样刺鼻,身上的烟味比希尔维亚身上的还要浓烈。

“嗨,亲爱的。”男人拿着一束花,低声温柔地说道。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叫麦克。

鲜花摆在桌上的一个瓶子里,整间屋子都充满了芳香。他们两个人在日落之前就上床睡觉了。希尔维亚忘了喂我们。达奇在厨房里踱来踱去,到处嗅地板,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它自己的碗,而我蜷起身子睡下了。我以前也是挨过饿的。我感觉到达奇用鼻子蹭我,我摇了摇尾巴,但是没有办法让它知道,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达奇是我的同伴,我知道它现在很苦恼。它想念加文和泰勒,它现在很饿,它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跟希尔维亚住在一起,它讨厌与猫待在同一个后院。

麦克和希尔维亚喜欢大吵大闹。我和达奇都被他们的声音透露出来的愤怒震慑到了。在他们争吵的时候,我和达奇只敢互相嗅一嗅、走来走去,不一会儿都打起了哈欠。

有一次,希尔维亚拿起杯子砸向墙壁,我们尤为害怕。伴随着一声响亮的杯子破碎声,刺鼻的气味顺着墙散落下来,闻起来是希尔维亚常常散发的味道。我们低下头,感觉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而克洛伊沿着后院的过道走开了。

“你说你会付钱的!”希尔维亚大喊道。

“没有钱我怎么付,你个蠢货。”

“你骗我!”

“闭嘴吧!你总是这样胡说八道,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希尔维亚。你就是喜欢不停地动嘴皮子。”

“所以现在会怎么样,他们会派人来收回我的车吗?”希尔维亚把手放在臀部说。

“他们不会收回那破烂玩意儿的。”麦克轻蔑地说道。

我记得以前有一个男人到家里拜访妈妈,被生气的妈妈打了一顿,最后爬着出去。这是一场比那次更加激烈的争吵。我不知道希尔维亚会不会打伤麦克,然后让他离开。然而麦克先举起拳头从地板上走过。一阵沉闷的声响过后,希尔维亚喘息了起来。她大叫着被麦克推撞到桌子上,打翻了已经枯萎的花,发臭的水从桌子上倾泻而下,淋湿了地毯。

我知道如果想要表现得好,就不能吠叫。可达奇对这一切都太困惑了,呜咽着叫了起来。麦克抓住了希尔维亚的手臂,就像爬走的男人抓住妈妈一样。“住手!”她尖叫道。

希尔维亚的痛苦和麦克的愤怒刺激了我,我也叫了起来。达奇叫得更凶猛了,直接朝麦克的裤子边缘咬去。麦克放开希尔维亚往后退,碰倒了一张椅子。我和达奇继续叫着。

“我的天哪,快把那该死的狗给我赶走!”

“来啊,来打我啊!”希尔维亚嘲弄道。

“你知道吗,我用不着出手打你,你什么都不是。”

我和达奇都不习惯恐吓人类,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停了下来,但是达奇很紧张,咧着嘴露出了尖牙。我觉得它可能会咬麦克。

“我要去起诉你养了这些狗。”麦克说。

“哦,是吗?那祝你好运,你可拿走了我所有的钱!”

“小心我杀了你,贝拉!”他嘟囔道。

“那是达奇,你个白痴。”

我和达奇听到自己的名字,都困惑地看向希尔维亚。麦克推开前门,跌跌撞撞地往前院走去。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