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身后城镇的灯光渐渐黯淡,气味慢慢消散。我忐忑不安,心里一点儿着落也没有。月光洒在地面上,照亮了道路,我却脆弱得不堪一击。与狗群在一起的时光提醒了我结伴而行是多么安全。我现在也明白了,自己已经漂泊了许多天。利用滑梯跳过栅栏的时候,我坚信自己很快就会回到家的。可是现在,即使我不停地走下去,家的味道仍然非常遥远。

我在河边度过了一个夜晚,地面有个铲出来的小坑,形状很像狗窝。有好几次,我在一些从来没遇见过的小动物的叫声和味道中惊醒,不过它们没有接近我。

我脚下的小路蜿蜒曲折,向不同的方向延伸,不过兜兜转转最终还是会指向家的方向。只要沿着它前行,我就能离家更近一点儿。虽然小路弯曲,却是一条更为便捷的道路。如果我只朝一个方向走下去,就必须翻越岩石或者其他挡道的障碍。小路弥漫着人和动物的气息,让我能轻易找到方向。

我能从谈话声和响亮的脚步声中得知有人正向我靠近,所以总是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躲避他们,等他们走远。我不想再被人类放到车里带走了。

夜幕降临时,我发现一片平坦的区域,那里充满了人的气味。几张木桌子四散开,其中一些桌子的周围有一桶桶插着金属棒的灰烬,金属棒的顶端很可能是诱人的熟肉。我用后腿支撑自己站起,想确认上面到底有没有食物,可用尽全力也才刚刚够到灰烬上方的金属棒,在金属棒上面舔到了一点儿肉的味道。

更有可能找到食物的地方是一个圆形垃圾桶,它类似之前的母狗爬进去觅食的地方,不过这个是金属的。母狗能够一跃而起,用前爪钩住桶边支撑起自己,使得嘴巴与爪子同样高,然后用后腿攀爬,一头扎进桶内。我想要模仿它的本领,可是当我跳起抓住桶边的时候,一下子将整个桶都打翻了。想起以前在家打翻厨房的垃圾桶时,卢卡斯对我的训斥,我不禁感到内疚,但我并没有放弃。我找到了几块鸡肉、厚厚的一片甜食和一些饼干,只是它们看起来不太新鲜。我把鸡骨头嚼得嘎吱作响,舔食从垃圾桶里拖出来的塑料瓶里的美味果汁。我和几天前一样肚子饱饱的了,心满意足地蜷缩在桌子底下过了一夜。饱餐一顿给我带来了安全感。

第二天,我沿着小路走上了陡峭的山坡,累极了。不久之后,我又感觉到了饥饿。在家的时候,妈妈和卢卡斯会将零食扔到楼梯下,引诱我跑过去吞食,然后再爬上厨房,以此锻炼我的身体。现在,我后悔自己不曾喜欢那样的训练,如果他们还想锻炼我,我会乐意配合一整天的。

突然,一个单调、响亮的声音划破空气,我立刻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那或许是杜德和沃伦用管子发出的声音。虽然我不会坐上他们的车,但我会欣然接受他们给我的肉块。

很快,我听到了一些谈话声。他们都是男人,声音听起来好像很兴奋。

“它有150磅重!”有人大声说道。

我在树丛中小心翼翼地观察,前面是一片山脊。现在我能闻到他们的味道了,他们并不是杜德和沃伦。我爬到山脊上往下看。

我站在山脊高处,下面有条小溪。溪水掠过岩石潺潺流淌。狭窄的峡谷对面,是一座高一点儿的山丘,上面零零星星长着一些小植物。我抬头一看,两个男人正跌跌撞撞地从山上跑下来,手里都拿着管子。他们走在陡峭的山坡上,无暇四处张望,否则很容易就能看见我。空气中弥漫着刺鼻难闻的味道,我怀疑是那些管子伴随着刚才的巨响散发出来的。

“跟你说了,我们今天会有收获的!”其中一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另一个人说道。

他们气喘吁吁的,疾步走向小溪。我蹑手蹑脚地走在山脊上,好奇地看着他们,就在那时,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带来了一种动物和其他东西的强烈气味——是血的味道。

我朝着血的味道走过去,忘记了两个男人的存在。“至少值500美元!”其中一个人说。我继续追踪那股味道,不用走多远——仅仅几步就看到了一只动物一动不动地躺在岩石上。我战战兢兢地向它走近,它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已经死了。它就像我们在一次散步时卢卡斯指给我看的松鼠一样,身体虽然是温暖的,却松松垮垮的,毫无生气。

我嗅了嗅它胸口上的血迹。这个动物闻起来像猫,看起来却不像我遇到过的任何一种猫。它的体形太庞大了,甚至比我还要大一些。它是只雌性动物,乳头上的奶臊味让我想起了猫妈妈。一股强烈的烟熏臭味注入了它的体内,溢出鲜血,味道和管子发出来的味道是一样的。杜德和山丘上的两个男人都持有那样的管子。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