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管子被背包男孩儿一把推开,指向了别的方向。“喂!你想干什么?”他厉声问道。

管子击向天空。管子男孩儿说:“不过是条野狗。”

“我们不能开枪打它,那是犯法的。”

“兄弟,我们持枪就已经犯法了。”

“你不能因为它迷路了就打死它。它是有主人的。你不会开枪的,对吧?”

面对这种情况,我开始犹豫要不要再走近他们。两个人看起来不像是生气,不过气氛十分紧张。管子男孩儿放下管子,不耐烦地说:“沃伦,你究竟怎么了?我不知道,很可能不会吧。”

“去你的,我是说我们是出来打瓶子的。”

“你刚刚朝那只乌鸦开枪了。”

“是的,但那是乌鸦,不是狗,更何况我没打中。”

“我也有可能打不中那条狗。”

“过来,大家伙,来这里!”背包男孩儿拍了拍腿。

“是条母狗。”管子男孩儿说道。他的手和衣服上残留了管子散发出来的刺鼻的味道。

“好吧,我看到了,兄弟。”背包男孩儿说,“你好呀,你是个姑娘,对吗?你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吗?”我小心翼翼地嗅着他的手。他的口袋里没有零食,不过手指闻起来像是在不久前抓过香气扑鼻的肉。我试探性地舔了一下。没错了,这个男孩儿的手的确抓过肉。他有零食!

“现在怎么办?”管子男孩儿问道。

“我车上还有些牛肉干。”

“等一下。”管子男孩儿把管子举到肩膀上,用头压住。我好奇地看着,管子端口发出一声爆破声的时候,我被吓了一大跳。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刺鼻的味道。

“没事的,姑娘。”背包男孩儿对我说,“枪法不错。”

后来我们沿着小径走下去。我没有被皮带牵着,行动自由,当看到一些小动物留下来的痕迹时,会去嗅一嗅。两个男孩儿跟在我身后,不停地说话,鞋底间发出平稳的摩擦声。那一刻我明白了我跟他们是一起的,就像暂时与约瑟和洛蕾塔在一起一样。或许,我还要与许多陌生人短期在一起,才能回到卢卡斯身边。

背包男孩儿的名字是沃伦,另一个男孩儿叫作杜德。不过,有时候杜德也称呼沃伦“杜德”(与“哥们儿”同音),这让我很困惑。我们穿过柔软的绿色草坪,走到一辆小车跟前。沃伦打开车门时,里面散发出一缕美味的香气。我们找到零食了!就在车里面!

“想吃点儿牛肉干吗,姑娘?”

我兴奋得直转圈,不过很快又在地上坐好了,因为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可以很乖巧的。我从沃伦手里接过一块非常有嚼劲儿的熏肉,很快就将它吞咽了。

“它真的饿了,”杜德说道,“肯定是很饿了,连那干巴巴的东西都吃。”

“我看见你也吃了。”沃伦说道。

“我吃了不是因为它好吃,而是因为它能吃。”

“还要吗?”

“要。”

两个男孩儿都吃了一些零食,我觉得很奇怪,惶惶不安。世上有那么多美味的食物供人类享用,他们为什么偏要与一条乖狗争抢零食?

“你觉得它是什么品种?”沃伦问道。

“哥们儿,我不知道。”杜德回答道,“有什么关系吗?你现在养狗了?”

“不是的,当然没有。”沃伦回答道,“我妈妈不会允许我养狗的。”

我盯着沃伦看。妈妈?她认识妈妈?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杜德问道。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太阳。

“嗯……我们不能就这样留它在这里,”沃伦说,“它很可能是别人的宠物。我的意思是,它脖子上戴着项圈,可能只是跟主人走散了。”

“那怎么办?”杜德问道,“我们要带它走吗?”

“要不要报警?”

“难道你想对警察说‘我们在科罗拉多小径上射啤酒瓶的时候,发现了一条体形庞大的狗,你能来接走它吗’?”

“好吧,不能。”

“不能打电话,还是不能那样说?”

沃伦笑了笑,说:“暂且忽略打瓶子的事。你想,或许我们可以拿到报酬呢。我们应该打电话的。”

“要等多长时间?”

“我也不知道啊,哥们儿,我只是提个建议。”

“我四点半要上班。”

“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派人过来,或许我们可以把它放在车后座,直接送到锡尔弗顿警察局,他们知道怎么处理的。”

“你是想要我自投罗网吗?”杜德冷冷地说道。

两个男孩儿都笑了起来。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沃伦手里一个褶皱的袋子上,里面还有一小块零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觉,我已经乖乖坐好了,现在正尝试站起来,用一只爪子吸引他的注意,想让他知道我良好的表现值得奖励我最后一块肉。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