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图书 >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

第十一章

01.

是夜,凤九和衣早早地躺在床上,她预感今夜沉晔又会出个什么幺蛾子折腾自己,一直忐忑地等着老管事通报。

等了半个时辰,迟迟不见老管事,自己反而越等越精神,干脆下了床趿了双鞋,打算溜去孟春院偷偷瞅一眼。凤九暗叹自己就是太过敬业,当初阿兰若做得也不定有她今日这般仔细。

叹息中,窗外突然飘进来一阵啾啾的鸟鸣。府中并未豢养什么家雀,入夜却有群鸟唱和,令人称奇。

她伸手推门探头往外一瞧。

凤九觉得,她长到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这么震惊过。

亭院打理上头,因阿兰若爱个自然谐趣,院中一景一物都挺朴实,以至她这个院子看上去就是个挺普通的院子,特别处不过院中央一棵虬根盘结的老树,太阳大时,是个乘凉的好去处。

但此时,当空的皓月下,眼前却有丰盛花冠一簇挨着一簇,连成一片飘摇的佛铃花海,叫不出名字来的发光鸟雀穿梭在花海中,花瓣随风飘飞,在地上落成一条雪白的花毯,花毯上头寸许,飘浮着蓝色的优昙花,似一盏盏悬浮于空的明灯。

紫衣神君悠闲地立在花树下,嘴里含着半个糖狐狸,垂头摆弄着手上的一个花环,察觉她开了房门,瞧了她一会儿,将编好的花环伸向她,抬了抬下巴:“来。”

凤九半天没有动静,几只雀鸟已伶俐地飞到息泽手旁,衔起花环叽喳飞到凤九的头顶。安禅树的嫩枝为环,缀了一圈或白或蓝的小野花,戴在她头上,大小正合衬。

凤九仍靠门框愣着,脑中一时飘过诸多思绪。譬如折颜时常吹嘘他的十里桃林如何如何,如今看来他那十里桃林除了能结十里桃子这点比佛铃花强些外,论姿色逊了何止一筹。又譬如歧南神宫路远,息泽此时竟出现在此院中,可见是赶路回来,要不要将他让进房中饮杯热茶坐一坐?再譬如上古史中记载,上古时男仙爱编个花环赠心仪的女仙做定情物,息泽竟送了个花环给自己做糖狐狸的谢礼,可见他忒客气,以及他没有读过上古史……

雀鸟啾鸣中,任她思绪繁杂,息泽却仍闲闲站在花树下:“过来,我带你去过女儿节。”

这个话飘过来,像是有什么无形之力牵引,走向息泽时她的裙子撩起地上的花毯,离地的花瓣融成光点,萦绕她的脚踝。

凤九折回去信步踢起更多的花瓣,花瓣便化成更多的光点。鸟雀们在光点中扑闹得欢腾,她踢得也欢腾,高兴地向息泽道:“难得你把这里搞得这么漂亮,我们就在这里玩儿一会儿,不出去了……”话还没说完,腰却被揽住,“成不成”三个字刚落地,两人已稳稳立于王城的夜市中。

天上有璀璨的群星,地上有炫目的灯彩,佛铃与优昙悬于半空,底下是喧嚷的人声。

凤九瞧着半空中飘飞的落花目瞪口呆:“你将幻景……铺满了整个王城?”

正有两个姑娘嬉闹着从他们跟前走过,落下只言片语:“大约是哪位神君今夜心情好,为了哄心仪的女子开心,才在女儿节做出这样美丽的幻景,叫咱们都赶上了,那位神君可真是痴心,他心仪的女子也真是有福分!”有福分的凤九一心追着往市集里走的息泽,姑娘们说的什么全没听清,追上时还不忘一番语重心长:“做这样的幻景虽非什么重法,但将场面铺得这样大难免耗费精力,你看你前些时日身上还带着伤,此时也不知好全没有,我其实没有想通你为什么会做这等得不偿失之事,啊你怎么想的,我方才在院中时都忘了你身上还带着伤这回事。”

息泽的模样像是她问了个傻问题:“她们不是说了吗,我今夜心情好。”

凤九很莫名:“前些时也没见你心情好到这个地步,今日怎么心情就这么好了?”

息泽指了指化得没形的糖狐狸:“你送我这个了。”

凤九卡了一卡。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糖狐狸,又默默地看了一眼息泽,良久,道:“我送你几个糖狐狸,你就这么开心?”

息泽声音柔和,答了声嗯,目光深幽地瞧着她:“你送我糖狐狸,我很开心,回来陪你过女儿节,做出你喜欢的幻景,我是什么意思,你懂了吗?”

息泽方才的那一声嗯,早嗯得凤九一颗狐狸心化成一摊水,听他底下的这句话,化成的这摊水暖得简直要冒泡泡。这是多么让人窝心的一个青年,小时候没了父母,没得着什么疼爱,此时送他几个不值钱的糖狐狸,他就高兴成这样。这又是多么知恩的一个青年,她送了那么多人糖狐狸,就他一人用这样方式来郑重报答她,旁人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简直是滴水之恩喷泉相报。

凤九给了息泽一个我懂的眼神,嗓音里含着怜爱和感动:“我懂,我都懂。”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