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图书 >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

第四章

01.

次日天明,凤九落寞地坐在床头,领悟人生。

昨夜幸得苏陌叶出手将她劈晕,以至她能同青殿和煦地共处一条小画舫。听说青殿绕着她转悠大半夜无果,挨着晨间锦鸡初鸣,方恹恹地钻进自个儿的卧舱休整了。凤九一喜,一忧。喜的是,今日不用同青殿打照面真是甚好甚好,忧的是,夜间莫非还让苏陌叶劈自己一劈?纵然苏陌叶好手法,她囫囵晕一夜,次日却免不了头晕颈子痛,长此以往,实非良计。

一旁服侍的忠仆茶茶瞧着沉思的凤九,亦有一喜并一忧。喜的是,近时殿下圣眷日隆,昨夜圣意还亲裁息泽大人闲时多陪一陪殿下,殿下总算要苦尽甘来了。忧的是,息泽大人昨日夜间却并未遵照圣意前来同殿下做伴,莫非是自己留给大人的门留得太小了?那么,今夜或者干脆不要关门,只搭个帘子?但江上风寒,倘殿下过了寒气……

主仆二人各自纠结,却听得外头一声传报,说青殿它入眠了半个时辰,估摸殿下该起床了,惦念着同殿下共进早膳,强撑着精神亦醒了,此时正在外头盘踞候着。

凤九心中叹一声这劳什子阴魂不散的青殿,脸上却一派担忧关怀状:“才睡了半个时辰怎够,它折腾了一夜,定然没精神,正该多睡睡,你们哄着它去睡罢,它若身子累垮了,到头来也是我这个做姊姊的最伤心。”

茶茶有些惊讶道:“算来已有两日不见青殿,若是往常殿下定然招青殿作陪的,便是青殿躺着盘在殿下脚边睡一睡也好,今日怎么……”

凤九心中一咯噔。

茶茶却突然住口,脸上腾地漾起一抹异样的红晕,半晌,满面羞涩地道:“难道……难道殿下今日是要去找息泽大人,才不便素来最为心疼的青殿打扰吗?”

拳头一握,满面红光地道:“息泽大人是殿下的夫君,若是息泽大人同青殿相比,自然……自然要不同些。”

又想起什么,满面惭愧地道:“殿下可是立时便去息泽大人房中陪他用早膳?啊,这等事自然是片刻不能等的,茶茶愚鲁,不仅现在才觉出殿下的用意,还问出这等糊涂话。殿下放心,茶茶立刻便去息泽大人处通传一声!”

话罢兔子一样跑了。

凤九半个“不”字方出口,茶茶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凤九呆了一阵,默默无言地将抬起来预备阻拦的手收了回去。

也罢,两害相权取其轻,今日一整天是折在青殿手上还是折在息泽神君手上,用脚指头想,她也该选息泽。

当年她姑姑在一条小巴蛇手里头吃了个闷亏,她此时觉得,她迟早也要断送在这个阴魂不散的青殿手里头。他们青丘果然同蛇这个东西八字不合。

因在船上,分给息泽神君的这间房也并不宽敞,一道寒鸦戏水的屏风将前后隔开,凤九磨蹭着推门而入时,瞧见橘诺嫦棣二人围坐在一张红木四方桌前,正斯斯文文地饮粥。息泽则坐在几步远的一个香几跟前,调弄一个香炉。

她进门闹出的动静挺大,息泽却连头也没抬,嫦棣弯起嘴角,看笑话一样看着她,橘诺仍然斯斯文文地饮粥。

凤九挑了挑眉,即便橘诺有病,息泽需时时照看,但也该息泽前往橘诺的住所探看,这一双姊妹行事倒是半点不避嫌,竟比她还潇洒,她由衷钦佩。

嫦棣瞧息泽全没有理睬凤九的打算,一片得意,料定她此番尴尬,定然待不住半刻,心中十分顺畅,脸上笑意更深。

但不过一瞬,笑就僵在了脸上。

嫦棣着实低估了凤九的脸皮,她原本底子就不错,梵音谷中时,又亲得东华帝君耳濡目染的调教,现如今一副厚脸皮虽谈不上刀剑不侵,应付此种境况却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但见她旁若无人自寻了桌椅,旁若无人自上了膳食,而后,她们饮着淡粥,没滋没味,一勺一勺复一勺,而她在一旁百无禁忌大快朵颐,看她的样子,吃得十分开心。

嫦棣不解,阿兰若这么亦步亦趋地缠着息泽,应是对息泽神君十分有情,一大早却遭息泽如此冷落,她的委屈呢?她的不甘呢?她的怨愤呢?她的伤情呢?不过,阿兰若一向会演戏,说不定只是强颜欢笑,若是这般,便由她来激她一激。

嫦棣计较完毕,冷笑一声:“听说阿兰若姊姊此来是陪息泽大人共用早膳的,既然姊姊膳已用毕,还是先行离开罢,莫妨碍了息泽大人同橘诺姊姊诊病。”

凤九从袖子里取出本书册:“无妨,你们诊你们的,我随意翻翻闲书,莫太生分客气,怕妨碍到我。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美德,就是大度。”

嫦棣顶着一头青筋:“没脸没羞,谁怕妨碍到你!”被橘诺轻咳一声打断,道:“休得无礼。”转向凤九道,“妹妹恐不晓得,近日姊姊精神头轻,若是寻常日妹妹来探视,姊姊自然喜不自胜,但近日屋子里人一多便……”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