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

卧槽。

一把年纪竟然穿着粉红色睡衣……这他妈的变态啊。

而且竟然还搂着……

这是在办公室里,公然白日宣.淫吗?

林北辰只觉得辣眼睛,转身就要走。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为什么刚才楚痕在敲门之后,立刻就逃一般地离开了的原因了——只怕是这位【太虚子】校长平日里没有少干这种荒唐奇葩的事情吧。

“站住。”

没等林北辰逃到门口,一个虚浮中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从床的方向传来。

酣睡中的校长大人,竟是醒了。

林北辰脚步一顿。

接着就听校长又道:“宝贝,大叔这里有事要办,你先回去吧,告诉白妈妈,晚上我要在醉春楼宴请贵客,整座楼我都包了,酒菜和姑娘,都给我备好了,我不来,不准开席,知道了吗?”

卧了个槽。

竟然是毫不掩饰?

林北辰真的是在心里给这位【太虚子】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

这么光明正大不要脸的校长,还是第一次见。

女子答应着,恓恓索索地穿衣,然后从校长室另外一侧的隐形门中离开了。

空气中弥漫着令林北辰一个人尴尬的气氛。

“你过来。”

校长凌太虚伸了个懒腰,坐在床边,冲着林北辰拍了拍床边。

这个动作……

林北辰只觉得两股一凉。

地球上的古人们,曾有故事流传,古希腊的大贵族们,一度以豢养美男子、男男之性为荣,许多身居高位的权贵,以及哲学家,风流人士都是既有妻子又有男宠,难道眼前的这位【太虚子】校长,竟然男女通吃?

“我还是站在这里好了……”林北辰瞅了一眼门的位置,一边慢慢挪,一边做好随时弹射起步的准备,道:“校长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了。”

凌太虚穿着粉红睡衣站起来。

他在第三排的酒架上,取出一只鲜红色的酒瓶,又取出两个高脚透明酒杯,倒了两杯,仿佛是自己拿起一杯,屈指一弹,另外一杯就像是失去了重力一样,凌空飘到了林北辰的身前。

酒里不会下药了吧?

林北辰伸手接住,虽有一缕香甜酒味扑鼻而来,但却并没有喝。

“你知道我是谁吗?”

凌太虚小口抿着,睡衣露出腿毛,姿势妖娆,轻飘飘地走过来。

“你是校长啊。”

林北辰莫名其妙地道。

“放屁。”凌太虚道:“我是你爷爷。”

哎?

怎么还骂人呢?

林北辰脸上流露出不满之色。

我为第三学院负过伤,我在预选赛流过血,校长你这样说话就有些过分了啊。

“不信?”

凌太虚斜倚在酒架上,笑眯眯地道:“我是晨儿的亲爷爷,你难道不该叫我一声爷爷吗?”

晨儿?

那是谁?

林北辰正要反驳 ,突然猛地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莫非是指凌晨?

第三学院的风流校长凌太虚,是云梦城第一天之骄女凌晨的亲爷爷?

“看起来,你好像是明白了。”凌太虚悠悠地品酒,两只眼睛就像是两把尺子一样,上下打量林北辰,道:“说吧,你是怎么勾搭上我孙女的?”

说起这件事情,林北辰顿时一阵来气。

特么的是我被勾搭了好吗?

“如果校长不满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再与凌晨小姐见面,”林北辰道:“只是,还请校长能够约束好她,不要再来找我即可。”

凌太虚连忙道:“别呀,我不是要拆散你们两个,我是你们的支持者啊。”

林北辰:“Σ(っ°Д°;)っ?”

他被惊到了。

凌太虚接着道:“我这孙女,一直都冷冰冰的像是一块暖不热的石头一样,历来对任何追求者都不屑一顾,就连帝国剑道圣地白云城的天骄传人,都不能入她的眼,简直就像是一个石女一样,老夫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孩子,才能让他动心,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你。”

林北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他感觉到,事情好像是在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

难道老校长你不应该是随手掏出个什么秘宝啊,神剑啊,秘籍啊,再不行丢出一些金币之类的,砸到我的脸上,说一句‘只要你这个人渣离开我孙女,这些宝贝你随便选’之类的话吗?

怎么你还好像很开心、很兴奋、很八卦的样子?

是我林北辰不够渣了?

还是老校长您沉溺酒色不但身体虚了脑子也虚了?

“喂,小北辰,你快说说,你是怎么勾搭到我孙女的,”老校长凌太虚很兴奋地凑过来,道:“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招式和技巧吧,快教教我。”

林北辰:“o((⊙﹏⊙))o?”

他的内心,是懵逼的。

越来越奇怪了。

是不是我刚才打开校长室门的方式不对?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