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图书 > 检察方的罪人 >

13

“嗯……总算是成形了。”东京地方检察院刑事部的老大——永川正隆部长看了一遍报告书,向站在他面前的最上和肋坂副部长投去了赞成的目光,之后又把目光落在报告书上,盖上裁决印章后放进了已裁决的文件筐里。这份处置报告书是最上亲手写成的,记录着搜查结果,也记录着请求公审的处置要求。得到副部长、部长的判定后,接着就是次席检察官、首席检察官。所有的裁决印章都盖好之后,公审请求即起诉,就会作为检察方针确定下来。

“不过,这样的否认案,绝不能疏忽大意!要继续巩固证据,不得懈怠。这个案件进行到公审阶段,你们各自也都有机会晋升。给我仔细点留意,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最上毕恭毕敬地应承下来后,和肋坂一起离开了刑事部长办公室。

蒲田老夫妇被刺杀案件,以凶器证据和现场的目击者证言为中心展开搜查,按照最上的推测收集到了笔录。赌马信息公司事件中,冈田说过松仓曾对赌马信息公司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兴趣。从几位马友口中获知,松仓一直把老好人都筑和直当作自己的钱包,一有什么事情就来麻烦他。这样一个个地取证,对于证明松仓的罪行并没有用,但是对于塑造松仓是个值得怀疑的对象效果明显。这一点,对于巩固最上的故事是必需的。

这个案件,根据关键物证和情况证明,单人作案的条件已经从形式上准备好,客观来看,一起品性恶劣的嫌疑人常见的否认事件已经成形了。

拘留期满的日子到了。最上获知之前交给事务官的起诉状已经被东京地方检察院受理,于是打电话汇报给搜查本部的田名部。

“蒲田事件,公审请求刚才已经递交上去了。”

“你辛苦了。”田名部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安心,说出慰劳的话,“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非常感谢您的鼎力相助。接下来交给我们检方努力吧。”

“那就拜托你们了,后面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请不用客气。”

“谢谢。”

“其实,我们和当年根津案件中负责审讯松仓的人取得了联系。他虽然已经退休了,六十岁过半,但是精神很好,对当年记忆犹新,他愿意做证证实当时松仓的恶意否认。如果他的证言在公审中有用,我们可以安排。他本人也说因为当年让松仓落网而背负耻辱,愿意亲自出庭。”

“那实在是太感谢了。描述松仓的人性,离不开根津案和他对那次搜查的否认事实。和公审部深入探讨之后,会再次请您协助。”

又进一步巩固了这个故事……最上挂了电话,意识到了这一点。

进展顺利。

案件已经放到了合格率为99.9%的检品传送带上。

检察院上层已经就请求死刑达成一致。

很快就能听到松仓垂死痛苦的声音了。

最上暗自感慨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我是肋坂。”

听筒里传来副部长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愁眉不展。

“您辛苦了。刚才接到报告说,今日期满的蒲田事件,公审请求已经受理了。”

“嗯,你辛苦了。”肋坂一句话便结束了这个话题,“刚才冲野过来,递交了辞职申请。”

最上一时语塞,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听他说过什么吗?”

“没,什么都没……”

“唉,”肋坂有些痛心,“话,我跟他都谈过了,不过看起来他辞职的念头很坚定。”

“这样啊……”

“可能是有些事情他自己想不通吧,不管怎样选择,都是痛苦的决定。”

最上沉默地应着,就那样挂了电话。

最上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那是他亲眼看上,引荐给检察院的小伙子。实习时那双燃烧着希望的眼睛,至今还刻在最上的脑海里。

原本可以期待他在这个舞台上大展身手,前途一片大好。

竟让他对这份工作失落到谷底,去意已决。

真是心痛至极。

可是……

即使知道他会选择这样一条路,自己也不会改变当初的决定吧。

“长浜君。”最上把事务官叫了过来。

“能帮我跟都筑夫妻的女儿和在川崎的妹妹约个时间吗?我想去拜访一下谈谈起诉的事情。”

他告诫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情,悄无声息地推进案子。

砰的一声,把最上从梦里拉回到现实。发生什么了?最上的身体有些僵硬,觉得好像听到了枪声。

过了一会儿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睡着了,最上慢慢起身。

奈奈子在厨房里泡咖啡,朱美应该是出门去哪里了,没见着人影。最上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两点了。难得的周日,什么也没做就过了半日。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