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继负责诹访部的听审已经过了十天,冲野被再次叫到了最上的办公室。

一直担心着会不会因为诹访部的事情让最上对自己大失所望,得知最上依然如往常一样关心自己之后,冲野多少放下心来。

“手头上有紧急的工作吗?”

最上向急忙赶到办公室的冲野问道。

“没有,没关系的。”

手头的事情并不少,不过所幸没有马上要去审讯的预定,而且就算有,冲野也会取消预定,优先处理最上的工作。

“之前听说你对本部的工作很感兴趣。”

“是的,如果有能帮上忙的事情,请叫我。”

听了冲野的回答,最上点点头继续。

“大田区发现了两具遗体,据说可能是谋杀,警察厅那边联系过来说,要在蒲田署设立搜查本部,我现在正打算去参加现场验证、遗体的司法解剖还有搜查会议,你要不要一起来?”

“好的!”冲野兴致勃勃地回答。

“到底是什么案情还不清楚,不过根据情况,也许简单搜查过后就能找到线索抓到犯人,到时你直接负责立案吧。”

所谓立案,就是指起诉。即使案情简单,能很快抓到凶手,可这种出了两名死者的恶性事件,很有可能要申请死刑判决。一想到这些,冲野立刻热血沸腾起来。

“橘,我们出门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冲野对沙穗说。

“我们要去杀人事件的搜查本部。如果查出了犯人,之后的事情有可能由我负责。”

冲野被最上喊去的时候,沙穗就做好了会有新工作的心理准备,所以听到冲野兴冲冲的声音,沙穗立刻站起身来说了一声“好的”。

最上也和搭档的事务官长浜光典一起出来了。

长浜是一名三十五岁左右踏实可靠的事务官。像最上这样级别的检察官,搭档的事务官也会是具备相当经验的老手。

“先一起去案发现场吧。据说遗体已经运到了蒲田署,不过现场勘查还在进行,警察厅一课也在那边,叫我们过去看看。”

“现场在哪里?”

“是多摩川附近位于六乡町的一处农家。听说遗体已经开始腐烂,是死后数日才发现的。”

长浜跟冲野他们解释完毕,借了车来直接充当了司机。和基本上只是往返于检察厅和法院的普通检察官不同,本部系的他们已经习惯了出差吧。冲野被长浜催促着,和最上并肩坐在了后边的座位上。

载着四个人的汽车出了检察厅进入首都高速,向位于东京南部的蒲田全力驶去。

案发现场在京急高架桥边上。在狭窄的小巷里面排着的一家民屋,周围被禁止入内的警示带围了起来。

下了车之后走在前面的长浜看了看那户民屋的玄关口,跟正在现场勘查的搜查员打了声招呼。

“进去吧,听说七系的青户警部在客厅。”

为了不干扰勘查,他们穿上鞋套踏上了玄关。

附近几家老旧的民屋靠在一起。这一家也和周围一样,有些年头了,不过面积很大,玄关也很宽敞。从正在走廊上工作的搜查员们身边走过,里面就是客厅了。

“哎呀呀,你好你好。”

跟走在冲野前面的最上打招呼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浅黑皮肤的男子。眼镜夹在短短的头发上,看起来这就是青户警部了。七系是处理恶性案件的警察厅搜查一课的一个班组,青户大概就是系长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最上没有寒暄而是直奔主题。

“死了至少两天以上,收拾起来没那么容易。”

青户用细长的眼睛左右扫视一圈,回答道。

“是凶杀没错吗?”

“是被刺杀的,应该没错。”青户用手指着客厅一角贴成人形的标记,窗帘上沾染了一大片褐色血迹,“如果愿意,可以带你们去司法解剖现场,两个人都是腹部、胸部和背后被刺了四五刀。”

“原来如此。”最上盯着窗帘上的血迹低声发问,“两个人都住在这里吗?还是一个人在其他房间?”

“是住在这里的一对老夫妇。”青户打开自己的手账,戴上了之前架在头上的老花镜。

“都筑和直,七十四岁。都筑晃子,七十二岁。两人是被害人。倒在这里的是先生,夫人倒在对面走廊。”

最上朝着青户手指的客厅里侧走去,冲野也跟了过去。

磨砂玻璃的拉门后面是檐廊。对面的窗子里能看到外面是摆了盆栽等的内庭。现在空当的地方被蓝色的罩布遮起来了,按照从刚才玄关过来的印象,里面的庭院有五六平方米。搜查员们正在那里忙活着。

泛着黑光的走廊一角沾着更深颜色的血痕。

“在客厅刺杀了先生之后,把逃走的夫人追到这里刺死的吧。”最上一个人喃喃自语。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