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大道朝天 >

第五章幽灵租客

井九隔空把报警器抓了过来,直接捏碎。

刺耳的报警声戛然而止。

这件法器应该是收集到陌生人的声音便会示警。

这个世界的人们活的未免也太紧张了些。

不过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宅院里居然有这么多的法器,看来此地的器宗地位相当高。

井九想着这些事情,走进厕所,把手里的那些粉末扔进了马桶,然后摁下按钮让水冲走。

清晨的时候他看过那个少女使用此物,知道是自动冲水的马桶,有些新奇,但没有更多感慨,反正他也用不着。

他走回客厅,把那几个垫子调整了一下高低,用更舒服的姿式躺下,再次开始看电视,继续学习这里的人说话。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发音还有些生涩,后来越来越熟练,同时把读音与意识里懂得的意识做对照,越来越清楚。

电视上也有文字,与朝天大陆的文字看着有些相似,却根本无法理解。

井九有些依依不舍地从椅子上爬起来,走进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的面积不是很大,三面墙壁上是直到屋顶的书架,上面整整齐齐排满了纸质书,显得更加逼仄。

站在屋子中间,会有一种很强烈的被压迫感。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纸书。

他在地板上盘膝坐下,手指微动,书架上的所有书都飘了出来,无风而动。

当年在果成寺,他与禅子翻阅经书用的便是这种方法,最是方便快速。

他很快便发现自己犯了错,这些书里的文字他都看不懂,就算看的再快也没有任何用处。

他挑了两本看着应该最浅显、可能与文字入门相关的书籍开始阅读。

紧接着,他又开始看别的书。

房门与窗紧闭,窗帘挡住了街上的风景与极其狭小的那角宇宙。

没有风,飘在空中的书籍却在自行翻动。

没有光,他闭着眼睛看的非常认真。

忽然,一声极轻的撕裂声响起。

这些书都已经很旧,有些纸纸已经发黄发脆,就这样被无形的风快速翻动着,竟就这样破了。

……

……

暮色对下面的街区来说,也是极奢侈的事情。

日夜之间的转换,在明亮的路灯干扰下总是那样的迅疾无声,令人措手不及。

房门被打开,银发少女疲惫地走了进来,把书包随意地扔到桌上,然后把自己扔到了长椅上。

她躺了很长时间,就在井九以为她会直接睡着的时候,她站起身来倒了杯清水,吃完药后又吃了晚餐,走进那个房间里,拉开窗帘,向着街区上方那片极小的夜空望去,眼里满是向往的神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收回视线,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在书架下方看到一片碎纸,蹲下去拣了起来,神情骤变。

她用颤抖的手指在书架上寻找着,最后找到一本书打开,书里的某一页果然被撕破了一角。

在学院里的学习已经很累了,孤独的一个人的生活更是令人感到无力而疲惫,这时候回到家却看到自己最珍视的事物忽然受到了损伤,银发少女再也承受不住,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哭泣起来。

“爸爸……妈妈……小黄……我好想你们,我真是没用……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呢?”

井九站在她的身后,没让影子落在她的身上,听着她哭泣着述说自己的悲伤故事。

银发少女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因为基因优化出了问题而死去。她的父亲是新世学院的教授,为了为她将来的基因优化筹备资金,听从一位大人物下属的建议,把毕生储蓄都投到了某个基金里,甚至还贷了款。谁知道那家基金担保的商船队伍,在回程的路上忽然遇到了某个人类强者与母巢之间的恐怖战斗,受到波及,三十余艘商船连同货物尽数化成了青烟。

那家基金就此倒闭,她的父亲欠了银行一大笔债务,只能宣布破产,从学院家属区搬到了不需要租金的下层街区。破产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债务,他再也无法给最疼爱的女儿完成昂贵的基因三级优化,只能看着她像她的母亲一样,渐渐被病魔吞噬……看似坚强的男人,在某些时刻总是那样的脆弱,他选择了自杀。可能在那位教授看来,这样做女儿不需要再和自己一道承担债务,那么在有限的生命里应该能轻松些,但他哪里想过,自己的死亡却会成为女儿最重的负担?

除了自己的死亡,教授给自己的女儿只留下了一屋子纸书还有一只猫。

现在那只大黄猫也死了。

银发少女抱着双膝不停地哭泣。

井九看着她,在心里说了声抱歉。

……

……

不要说只是撕碎了一页纸,就算把承天剑毁了,井九也从来不会有什么歉意。会对那个银发少女产生那种情绪,被他归为照片里的那只大黄猫让他想起了可能再也见不到的阿大,心情有些异样。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