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九章道理我都懂

(本章说恢复了,有些心疼我用心写出来的前面几章是那样的孤独~)

……

……

冥界在痛哭,接着便是冲天而起的欢呼,人间亦如此。

只不过与冥界相比,人间没有那么惨,那些从通天井里冒出来的青烟绝大部分都被刀圣曹园给吞了,后来又被青帘小轿堵着。除了通天井畔的那些昆虫与无辜的野兽,人间受到的真实伤害相对较小,所以主要都是在欢呼。

那些欢呼声仿佛越过了辽阔的大海,来到了东海之畔。

人们望着大海深处的那抹金光,脸上满是喜乐的笑容,但当他们转身望向通天井所在的那片山崖时,场间的气氛顿时变得低沉起来,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如今看守通天井的除了那顶青帘小轿,绝大部分都是朝廷的军队与官员,清天司更是差不多全部搬了过来。

各宗派修行者的填海大业能够成功,与朝廷的全力配合、后援支持分不开干系。

要处理如此多的事务真是件极辛苦的事情,不过十余日时间,顾清便瘦了整整一圈,眼窝深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东海畔的朝廷官员们都知道,顾清大人现在的状态如此糟糕与辛苦无关,而是因为另外那件事。

“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找不到。”

他看着跪在身前的清天司指挥使与卷帘人总管,平静说道:“如果再找不到,那我就只好请你们去死了。”

清天司指挥使已经不是当年的张遗爱,卷帘人总管却是位老熟人,正是当年井九在朝歌城白马湖畔找过的那位医师。

他们是朝廷地位最高、权势最大的两位官员,听着顾清的话却不敢有做任何辩解,恭恭敬敬地应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准备再次发动全部的力量去搜寻,同时准备好自己的后事。

“你不是一个喜欢迁怒的无趣人,到底为何如此紧张?”

童颜走了过来。

顾清看着海上面无表情说道:“我担心师父会出事。”

童颜说道:“听说他是被赵腊月带走的,为何还要担心?”

顾清说道:“他们没有回青山。”

童颜想着赵腊月的性情,也沉默了下来。

对赵腊月来说,天地之间只有两件事,那就是大道与井九。

既然她没有带井九回青山,甚至没有留下自己的行踪,这就说明她确定井九现在的问题就连青山都解决不了。

……

……

大海是茫茫的,雪原亦如此。

与天崩地裂的世间各处相比,今年春天的雪原反而显得格外宁静,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禅子才敢离开白城小庙。

忽然有阵风在雪原表面生起,穿过数座黑山之间的峡口,带起一条雪龙,继续向着雪原深处而去。

赵腊月的衣袂上飘出数十道剑光,破开风雪,避开身后,消散于空中。

白刃仙人降临青山的时候,她的弗思剑便断了,刚勉强修好,便又带着她去了极其遥远的大海深处,再次断裂,这时候就像两截铁片一般插在她的腰带上,看着很是惨淡。

她的精神状态也很惨淡,因为那天受的重伤,也因为数万里的来回奔波,更重要的原因是道心深处的那抹恐惧。

现在的她是破海巅峰的真正剑道强者,而且是修成了后天无形剑体的厉害人物,就算没有弗思剑,世间也找不到多少对手,如果昆仑派想给何渭报仇,不过是一剑杀之。

她恐惧的也不是雪国女王。

她的恐惧全部来自于身后。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雪原的最深处。

上次她来的时候,井九在朝歌城里沉睡不醒。

这一次井九在她的身后沉睡不醒。

看着消散于眼前的剑光与雪花,她忽然觉得自己上次来雪原修道,可能就是为这次探路。

雪原真的很宁静,那种单调的美好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座孤高的冰峰已经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却依然没有遇到一只雪怪。

擦擦数声轻响,坚硬的冰块表面出现数十道清楚而笔直的裂缝,那都是剑意留下的痕迹。

赵腊月停下脚步。

冰川四周隐隐传来无数道强大的气息,应该是曾经险些杀死她的那些女王亲卫。

她没有理会那些隐匿着身形的雪国强者,望向百余里外的那座冰峰,说道:“请您为她治病。”

那些强大的气息渐渐远去,同时一道更加强大、强大无数倍的神识落在了冰川上。

轰隆的巨响里,那些剑意留下的裂缝瞬间扩大,冰川裂成了数百个巨大的冰块,在蓝天泛着幽异的光泽。

如此宏大的神识自然只能属于雪国女王。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的,女王始终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

那道神识里充满了居高临下与嘲弄的意味——上次我没有杀你,希望你能活着走出雪原,只不过是基于对你的一丝好奇,难道你以为与我之间就有什么交情,居然敢来这里求我办事?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