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五章明灭

井九做出的这个决定究竟有多重要?

往大了说,这涉及到整个朝天大陆的历史走向。

往小了说,这决定着他千年修道生涯的最终成败。

当然对他来说,可能后者才是真正的大事。

而做出这个决定,他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怎么看都谈不上认真,甚至可以说极为草率。

“其实你们想做什么事情,我真的不是特别在乎,但为什么当年师兄想做的时候,我会站出来反对他?”

井九再次伸手摘下一段春光,放到眼前看了会儿,就像在看当年那顿火锅。

“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一边便是,但这件事情不行,因为你们的道已经影响到了我的道。都说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口井,但你们在河里掀起的浪太大,把井水都弄浊了。”

这些话他没有对师兄说过,昨天在天光峰上也只说了个引子,今天才算是正式做出解释。

那年吃完火锅,他带着元骑鲸与柳词向师兄走了过去。

这与果成寺里的那场祸事有关,但究其源头还是道不同。

“如果说是当年,你还要在这个人间生活修行,可以理解你的选择,但现在你大道在望,走便是了,何必还要理会这里?”

白真人的视线落在他的指间,看着那段随风轻轻变形的春光。

“你先前才说过一走了之是不对的。”

井九说道:“而且事实证明,便是走了也无法了结。”

千余年前白刃飞升成功,看到了那个黑暗而凶险的世界,生出强烈的不安,没有远离,而是守在朝天大陆的外面。

那年他一剑破天,到了外界,被她偷袭重伤,只好借万物一剑转生。

偷袭不是关键,真正的问题是他与这个世界的因果未尽。

因为那座烟消云散阵,也因为他自己。

上一世的景阳真人有着世间最锋利、最淡漠的道心,就像是被水洗过万年的仙剑,却依然无法斩断那些因果。

于是重生之后,他先去了那座小山村,找到了柳十岁,接着回到青山,带着赵腊月登上了神末峰。

他在朝歌城的梅园里听到了那道琴声,又去西海与连三月再次相遇。

那些因果没有就此解脱,反而越来越深,直至深入骨髓,与他再也无法分开。

因果,需要的是了结。

白真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这甚至能够让你暂时忘却对死亡的恐惧?”

井九说道:“我不确定,但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没有想这些事情。”

白真人接着问道:“那现在呢?你有感受到那抹夜色了吗?”

那抹夜色便是死亡的阴影。

井九想了想,说道:“好像有点。”

他这时候会感受到死亡的阴影,自然是因为他不能确定能否战胜对方。

白真人平静说道:“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究竟谁的道才是正确的吧。”

大道之争,其实评判标准非常简单而直接。

最后谁能活下来,谁就是正确的。

这便是大道唯一的意思。

比如说人族的未来究竟应该怎么走?比如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存在,终究要等到无数年之后才能看到最后的结局,才能知道太平真人与白真人他们的想法是不是对的。

果成寺的僧人们都离开了,经声在院墙外的田野、山崖之间响起,随风来到塔林之间,平添了几分肃穆的气息。

“主箓里的仙气数量太多,层次太高,我在经声里沉睡多年才能炼化。”

井九不是提醒她,只是客观的叙述。

白真人现在有一主一副两道仙箓,如果她还是只能像先前那样动用副箓,终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当然,她肯定还有很多厉害的法宝与道门玄功,就像井九也还有冥皇之玺之类的手段。

但那些都不如仙箓与万物一剑。

既然不如,便没有资格在今天这场战斗里出现。

“这是白家的仙箓,我虽然无法炼化它,却知道更多使用它的方法。”

白真人说完这句话,手里忽然释放出难以想象数量的光线。

那些光线来自燃烧的仙箓。

那道副箓帮助她用天地遁法在人间与冥界之间来去自如,避着井九的追杀。

想不到的是,在战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她便直接点燃了这道仙箓。

她能够把仙箓点燃,这个事实其实更加令人震惊。

因为这证明就像她说的那样,白家对如何利用仙箓进行战斗,有着非常多的经验。

那道仙箓在极短的时间里便燃烧成了虚无,带着无穷热量的明亮光线,从她的指缝间溢出,遇着春风却折了回来!

这幕神奇的画面,便是怎样想象都想象不出……在它真实出现之前。

那些明亮至极的光线,尽数穿透白衣,进入了她的体内,然后就此消失不见。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