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图书 > 魔域 >

0712、你说是不是?

修炼不计日,眨眼又是一天过去了,而此刻的雷诺已经把‘木德金身’也修炼圆满,至此已经炼成六相金身,开始向第七相‘光德金身’发起了冲刺……

夜幕降临,繁闹了一天的卡诺萨城就像是顽皮了一天的孩子,终于疲倦了,进入了梦乡,安静了下来。

人流稀疏的大街上,一名相貌普通,灰衣小帽的少年沉默不言,独来独往的行走着。

最终,他走进了一家距离纳邦德尔学院最近的酒楼,开了一间上房,撩起窗帘,驻足窗边,就这样注视着纳邦德尔学院门庭所在,一抹阴森的弧度从少年的嘴角勾起,“雷诺,我不信神庭的人会不找你,只要让我抓到你的尾巴,就是你的末日,我要夺走你的一切,让你比我更惨百倍!”

这少年正是被炎燚附体的那名牧羊人,此刻就像是一条伺机于草丛中的毒蛇,只待雷诺露出破绽,便发起致命一击!

同一时间,圣彼斯山之巅,守护神宫。

庄严的大殿中,魔法灯柔和的光芒徐徐的照耀着,桌案旁,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相对而坐,老者循循善诱,谆谆教诲,少者静静聆听,时而点头,时而反驳,宛若师生般正在探讨着学问。

“守护神冕下,事情经过的大概便是如此,对于索文的请求不知您抱持怎样的意见?”红衣大主教利用一天时间把近来发生的诸多事情,狮心公国的形势加以剖析陈述给苏妲姬之后,这才重新回归到问题的本质。

“打!狠狠的打!为什么不打?”苏妲姬道:“索文院长的意见与我不谋而合,敌强我弱,敌弱我还弱?哪有这般道理,那奥丁国明显无视我狮心国威,都已经把践踏于脚下了,今我狮心得势,焉有不战之理?”

“嗯……”红衣大主教沉沉应了声,道:“但此战一旦开启,怕是和平的局面将要就此被打破,再来怕将是烽火漫境,群雄逐鹿,雷鸣大陆看似和平的表象之下却是暗流汹涌,望守护神冕下知晓,我们狮心确定要带这个头吗?”

“呵呵!”苏妲姬冷笑道:“阿利森主教,你太瞻前顾后了。既明知和平只是表象,那又何必牺牲自己的利益成全这所谓的和平?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狮心就是要亮出獠牙,撕裂伪装的和平,重塑真秩序!天不服,战天!地有逆,斗地!战天斗地,方我狮心,重振雄风!”

闻听着苏妲姬慷慨激昂的言辞,饶是红衣大主教已经百岁老人,但仍旧不免有些热血潮涌,战天斗地,这是何等的豪迈,何等的气概,何等的热血!

仅仅寥寥数语,红衣大主教便是从这位新晋的守护神身上感受到了征服,果敢,豪气与霸气。

然现实终究不是理想,红衣大主教虽然对苏妲姬表现出的态度很是满意,但仍旧不得不说出心中最大的担心,道:“守护神冕下,战则可战,然我有一担忧,便是皇庭。若是我神庭坚持参战,那么兵力尽出

,内部空虚,皇庭若是趁此时机攻打我教,无疑是釜底抽薪,却是令人头疼啊。”

“的确令人头疼。”苏妲姬冷漠道:“不过头疼的人却非我们,而是纳邦德尔学院的院长索文。”

“哦?”红衣大主教讶然。

苏妲姬道:“要攻打奥丁国是他索文,我们神庭只是支持参战,如果索文不能消除我们的后顾之忧,我们又怎么支持他呢?”

“嗯……”红衣大主教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看向苏妲姬的眼神顿时涌现出了敬佩!

之前,红衣大主教感觉苏妲姬太年轻,对苏妲姬完全是当晚辈来看,所谓的尊敬也仅限于身份上,但此刻却是由衷的开始佩服苏妲姬了,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智慧,着实非同一般。

不愧是三大主教不惜牺牲生命获得的指示传承者,这才刚刚上任,尚且对形势十分不明朗,便能立刻做出这等连他都未曾想到的准确判断,着实令人惊叹。

“守护神冕下英明。”红衣大主教赞道:“如此,皇庭方面便有索文去讨价还价了,无需我教惹此烦恼了,若是索文无法取中,那我教不参战也不会让国民诟病。”

“不。”苏妲姬却道:“就算索文无法说服皇庭向我们保证,我教也必须参战。”

“这……”红衣大主教有些不懂了,“却是为何?”

“因为狮心公国三足鼎立的局面必须打破,我教才能合纵连横,击溃与皇庭僵持的局面。”苏妲姬道:“学院不争权,不夺势,意在教化天下,将是我们最坚实的盟友,不同他们风雨同舟,怎么能获得他们的鼎力支持?不破而不立,故步自封,不过自取灭亡。”

“不破而不立……”红衣大主教闻听之下顿时浑身一震,看向苏妲姬的眼神彻底变了!

暗骂自己这些年真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就没有想通,如今的皇庭已经不在姓卡诺萨,已非当初狮心王所领到的狮心公国。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