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019、哀民生之多艰

“澈丹?”白衣女子下意识地联想,清澈如水,其质如丹?

比起乱来,这个法号,终于靠谱了很多,也符合小和尚这呆呆傻傻的形象。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赶快走吧,那几个坏人,肯定会再回来的……他们很可怕的。”小丫头着急地劝道。

蔡婆婆也是连连劝说李牧两人离开。

以马三为首的这群泼皮,前些年不过是这镇子上普通的泼皮,还不敢如此嚣张,但是在一年之前,新任的镇长上任之后,马三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得到了这位新镇长的青睐,被镇长的明许暗纵之下,立刻就膨胀了起来。

尤其是这半年,更是嚣张到了极点,胆子大了心也黑了,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

李牧听了,心中气愤。

西秦帝国的地方官府,竟然腐烂到了这种程度?

一个小小的镇长,就可以让一个原本安详平静的镇子的居住环境恶化到这种程度,已经快要到民不聊生了。

他没来就不想这么轻松地放过马三等人,听了这些话,心中的想法,就更加明确了。

倒是那白衣女子,一直都沉默着,没有再多说什么。

通过对话,李牧知道了小丫头的乳名,叫做菜菜。

“菜菜,爸爸妈妈呢?去了哪里?”李牧笑着逗着小丫头。

“爸爸出去打仗了,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妈妈去深山里采药,奶奶说,等到妈妈回来,就带着菜菜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找爸爸,把爸爸带回来。”菜菜低着头,说起来的时候,脸上闷闷不乐:“可是,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她已经一年时间没有回来了,菜菜真的好想她啊。”

蔡婆婆在一边,边收拾东西,边抹眼泪,没有开口再说什么。

但他这一副样子,让李牧和白衣女子,心中都猜到了什么。

只怕是菜菜的妈妈,不会回来了,在山中采药哪里用得上一年这么长的时间。

“菜菜爸爸是军人?”白衣女子开口问道。

蔡婆婆抹着眼泪,道:“是,五年前的年关,家里欠了债,地里颗粒无收,眼看着最后五分地,要被抢走抵账,一家人要活不下去,菜菜爹一咬牙,出去领了一笔钱,当年冬天就随军出征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后来,后来……唉。”

说到最后,看着一边的菜菜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这位一脸沧桑沟壑的老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闭口不言,再也说不下去了。

李牧心中默然。

他不由得想起了,初中时在语文课上学过的白居易的传世之作【卖炭翁】,还有另一位大诗人杜甫的【石壕吏】,诗中没描述的命运,何其悲惨,现在看来,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底层贫民的生活,都是这样凄苦,正应了那一句诗——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白衣女子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道:“五年前?菜菜爸爸参加的,莫非是长安府的靖边军?”

蔡婆婆擦干了眼泪,一边收拾摊子,一边点点头:“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当时镇长急征壮丁,听说连镇长一门三壮丁,也都应征而去……”

白衣女子不用知道该如何说了。

这段历史,她心中其实是很清楚的。

五年之前,三大帝国之间爆发又一次的三方会战,西秦帝国损失惨重,局势岌岌可危,在全国诸大州府急征兵,从长安府征过去的一支新军,名为靖边军,最终帝国转危为安,过程中,靖边军立下了大功,可以说是以一军之力,扭转了危局也不为过。

但那一战之后,靖边军在最后的战斗中,全军覆没,几乎无一人生还,统帅级的将官全部战死。

所以,如果蔡婆婆的儿子当年参加的是靖边军的话,那他很可能已经是战死五年了。

看蔡婆婆的表情,她自己心中,大概也是知道这个结果的,只是没有让小菜菜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已。

“婆婆你没有其他子女吗?”李牧忍不住问了一句。

在这个世界,可么有什么计划生育之类的政策,一般来说,一个家庭中子女应该很多。

蔡婆婆叹了一口气,仿佛是吐尽心中所有的悲伤和绝望,道:“老身的男人,曾是一个小军官,十六年前战死,身下有三个儿子,可是……唉,老大和老二,比老三更早就被征召入伍了,还没有来得及娶妻生子,就战死了,老三参军前,终于娶了媳妇,可也就留下了菜菜这一个独苗……”

李牧一下子呆住。

男人和儿子,都战死了,这位蔡婆婆,心中该承受着如何浓郁的悲苦啊。

命运对这样一家,何其不公。

再看向小丫头菜菜的时候,李牧对于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心中就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