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093、是我错了

典使掌管全县兵备,有出手惩戒下属的权力。

刚才,正是这个瘦高眯眼的年轻典使出手,与电光石火时间,斩断了马君武一臂。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很显然,这个叫做宁重山的年轻典使,实力远在马君武之上。

郑存剑面带冷笑残忍之色,坐在主座大椅上,淡淡地喝了一口茶。

另一位空降官员县城储书峰,微微一笑,道:“马君武公堂之上,以下犯上,试图行刺郑先生,必是有人背后指使,来人啊,给我待下去,严刑拷问,务必揪出他的同党。”

早就侯在大厅之外的甲士,哗啦啦地冲进来,刀枪出鞘。

之前,县衙的防备岗哨都已经被替换,因此,此时,整个县衙,都已经在长安府甲士的掌控之下,马君武等人,如瓮中之鳖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你们……这是诬陷……李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马君武面色苍白,无比愤怒地道。

他并没有反抗。

冯元星和甄猛也是惊怒交加。

长安府来人,竟然疯狂到了这种程度?

三个人都被带了下去。

“我要去大牢,我要亲自去拷问这几个杂碎。”李冰站起来,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道:“我要玩死他们。”他心里,已经想出了数十种残忍恐怖的手段,来报复对付冯元星等人。

“去吧。”郑存剑微笑,道:“不要玩死就好了。”

李冰狞笑了起来,道:“我会的……放心吧,我也舍不得这么快就弄死这几条狗。”他带着人,朝着大牢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咬牙切齿地道:“对了,那个李牧,绝对不能放过他,我要把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新典使宁重山道:“我已经派人去后衙搜寻了,李牧并不在县衙中,练功房中,空无一人。”

“什么意思?让他跑了?”李冰难以接受地吼了起来:“你是干什么的,郑存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给我把李牧抓回来,否则,我要你们一个个不好过。”

愤怒,让李冰趋于疯狂。

郑存剑和宁重山两人,被如此呵斥,面色略有些尴尬。

新县丞储书峰笑了笑,解围道:“公子,我们来到时候,很可能李牧已经不在县衙中了,不过,公子你放心,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储某略施小计,这个李牧,一定会乖乖回来的,您先去县衙大牢中好好发泄玩耍一下,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嗯,你还算是比较会说话。”

李冰满意地点点头,带着甲士,走了出去。

【黑心秀才】郑存剑喝了一茶,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再开口。

李冰的无理,让他在众人面前很尴尬,他心中愠怒,但却很好地克制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根基,在知府大人,所以就算是得罪任何人,也不能得罪这位知府大人最宠爱的小儿子。

“郑先生,我听闻,这个李牧,极其护短,若是我们将他亲近之人抓起来,用计逼其现身,或许可以逼他现身。”储书峰圆乎乎的脸上,鹰钩鼻微微抽动,有一种溢于言表的阴险。

“亲近之人?冯元星,甄猛,马君武,李牧所依仗的人,只有这三个吧?”一边的新典使宁重山皱眉道。

“哈哈,非也非也,宁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据我所知,李牧最信任和亲近的人,并非是这三个官吏,而是他身边的两个小书童。”储书峰自信十足地笑着。

“书童?”【黑心秀才】郑存剑心中一动。

储书峰笑道:“正是,这两个叫做清风明月的小书童,才是他的亲人,下官已经让人搜遍了整个县衙,叫做明月的丫头,不见踪影,但是叫做清风的小子,却还在,已经关在了后衙中。”

郑存剑笑了笑,点头,道:“就是在县衙门口,伶牙俐齿的那个小家伙?”

“正是。”

“嗯,也好,你去做吧。年纪轻轻就牙尖嘴利,也应该拔掉他几颗牙,让他长长记性。”【黑心秀才】郑存剑淡淡地道。

……

后衙。

清风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储书峰,神色呆滞,仿佛是已经吓傻了一样。

“小家伙,你不是很能说吗?现在怎么哑巴了?哈哈。”之前被清风喝骂的下不来台的那位偏将,一脸嘲讽地冷笑道。

清风没有说话。

新县丞储书峰神色淡漠。

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啊,不管再牙尖嘴利,吓唬一下,就吓傻了。

“带走吧。”储书峰道。

清风被两个甲士拎着,跌跌撞撞。

“是我错了……”他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

那偏将笑的更怜悯了:“哈哈,小崽子,现在求饶,来不及了。”

清风似是没有听到这样的嘲讽,依旧喃喃自语:“是我错了啊,我太自信了,是我害了马大人,害了冯主簿他们……我……”他懊恼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