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062妖气大的没边

乞丐和道人之间,那种无声无息的交流,就连李牧都没有察觉到。

李牧甚至都没有察觉,老乞丐和那条狗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最终,神农帮遗址曲终人散。

李牧骑着白马,带着两个小书童,在主簿冯元星、都头马君武以及一众衙卫的簇拥之下,朝着县衙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渐渐各个街巷之中,响起欢呼声。

而这时,许多隐藏在暗中的人物,才慢慢地现身。

“呼,这个小县令,有点儿意思。”

一个白发如霜的年轻人,似是从虚空水波之中走出来一样,突兀地出现在擂台上。

他那原本犹如冰霜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罕见的好奇之色。

这白发年轻人,看着李牧等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最终背负古剑,也从神农帮遗址离开。

实际上,他从一开始就在现场。

但却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所谓的两大宗门,哪怕是【铁手擎天】铁振东这种所谓的西北武林道名宿,在他这种层次的存在眼中,也如蝼蚁一样,所以一般来说,蚂蚁打架他是根本没有兴趣的。

但这一次,因为某种原因,他来到了太白县城。

只因为等待太无聊,所以他一时兴起随便来看看这场闹剧解闷。

没想到,却有了意外之喜。

一个连他也有点儿看不透的小县令,身边带着那样一个小书童。

浓郁的没边的妖气啊。

到底谁是妖呢?

县令?

还是小书童?

……

……

“唔,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客栈里,赤着雪足懒洋洋地躺在斜椅上的情杀道传人【仙面】周可儿,听完情杀道另外一位传人,也是她的表哥【魔心】凌厉的描述,,清纯脱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出手的人,不是草原大哲别,而是太白县令李牧,【引月神弓】在他的手中。”【魔心】凌厉的阴阳脸上,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道:“表妹,这一次,你好像是猜错了。”

难得看到一次自己这位神机妙算的表妹出错,他的心情其实是不错的。

他这样的笑容,也只在表妹面前会出现。

【魔心】凌厉,当代情杀道最杰出的传人,一颗魔心,满手鲜血,杀戮无算,死在他手中的人,有武林耆宿,也有稚气童子,杀性之重,被称为历代情杀道天才之首。

凌厉从小就脾气倔强,性格暴戾,冲动起来如疯子一样。

他平生只听两个人的话。

一个是他的师尊,已经死了。

另一个则是表妹【仙面】周可儿。

他与周可儿两个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双宿双飞,在武林之中,合称为【仙面魔心】,被称之为远古宗门情杀道新生代的代表,亦是是大秦帝国之中近十年以来风头最盛的年轻强者之二。

“我又不是神仙,可以算尽一切。”听到表哥的调侃,周可儿清纯如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娇嗔。

她在武林中的尊号为【仙面】,就是因为有一张清纯如仙子一般的面孔,但实际上呢?死在她手中的武林豪杰和天才,不知道有多少。

这样一个天赋、地位、实力和智慧都极为出众的女子,却偏偏与她那个一张面孔一半黑一半白的丑陋阴阳脸表哥成为了成为了恋人,这不知道让多少的人跌破了眼睛。

“我去抓了那太白县令,再将【引月神弓】夺过来,必定可以引出草原大哲别。”【魔心】凌厉道。

“不用,先看看。”【仙面】周可儿赤足抵住表哥的胸膛,娇笑道:“难道你不觉得吗,那个小县令身上有很多谜团,值得我们去观察观察吗?”

“这倒是。”【魔心】凌厉道:“他身边的那个小丫头,浑身妖气,大的没边了,连我也看不透她的本相。”

以【魔心】凌厉的急躁性格,之所以没有当场就将李牧抓起来,拷问【引月神弓】的来历,就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透小书童明月的本相,存了一丝忌惮。

“见到白如霜了吗?”【仙面】周可儿转移话题。

【魔心】凌厉点了点头,道:“看到了,很意外,他也出现在了今日那两个狗屁宗门的闹剧现场,只不过是没有现身而已。”

“感觉如何?”【仙面】周可儿问道。

【魔心】凌厉的脸上,有了一丝的凝重,道:“很强,宗师境界的修为,至于到了宗师几境,无法看透,毕竟是天狼道百年来最为卓越的天才,没有令我失望,捕杀这样一个对手,让我兴奋,浑身战意沸腾。”

“那就好。”【仙面】周可儿站起来,调皮地一跳,跳到【魔心】凌厉的背上,胸前两团柔软抵住凌厉的后背,娇笑道:“只要表哥你不轻敌大意,戒骄戒躁,除了九大神宗传人之外,其他各大宗门、六道年轻弟子中,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