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270、悔之已晚

这个时候的司徒荣,几乎是已经被吓傻了。

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个木牧的背景,简直大的有些恐怖。

大仙主亲自册封的月川府小仙主。

这个职位,按照万仙盟仙庭内部的品秩来讲,要比他这个大仙庭兵府副将,高了一级,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从江渚的话里话外传达出来的信息。

大仙主极为欣赏木牧。

大仙主对木牧赞不绝口。

大仙主亲自挑选高手作为木牧组建月川府仙庭的班底。

大仙主……

总之,如今的木牧,是大仙主眼中的红人。

可以毫不夸张地用四个字来形容——

简在帝心。

否则,像是江渚这样的大仙庭实权人物,怎么会万里迢迢地来到皇极崖,亲自宣旨。

这么做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拉拢示好木牧,结一段善缘。

连江渚都如此放低身段了,那就意味着他司徒荣已经连放低身段的资格都没有了——他不配。

一想到这里,司徒荣就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

他知道,自己要完了。

这一次为了讨好主将沈万川,算是把他自己给搭进去了。

对了,沈万川?

司徒荣一想到这个名字,突然心中一个激灵。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自己何不把锅甩到是沈万川的身上呢?

毕竟自己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你叫司徒荣?”江渚目光一扫,盯着这个蠢货,道:“如果本将没有记错的话,你是沈万川的副将吧?”

司徒荣一个激灵,连忙道:“是是是,大人明鉴,末将正是沈将军的副将,此次前来皇极崖,也是奉了沈将军之命,军令如山,末将不得不从,末将对于木帝师,也是极为钦佩的,他亲手格杀了乱军神卫雨迹,立下了大功……”

“哦?”江渚淡淡地道:“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司徒荣知道机会来了。

他于是将兵府第六军奉命围剿乱军余孽,半路上碰到了刚刚斩杀了雨迹的李牧,沈万川为了夺李牧的功劳,污蔑李牧为凶徒,并且不顾他的‘反对’,一意孤行,派他来皇极崖设局伏杀李牧的过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江渚是何等人物,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转而看向李牧,面露抱歉之色,道:“让木小友见笑了,如今的大仙庭,积弊深重,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我一定会给小友一个交代。”

李牧道:“小事一桩。”

江渚又道:“说起来,还要恭喜木小友,不知不觉之间,斩杀了雨迹,这可是大功一件,仅次于斩杀方天翼这种乱军巨擘,哈哈哈,功劳报上去,绝对可以让小友你再升一级。”

李牧微微一笑,也不搭这一茬,转而指了指司徒荣,道:“江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此人?”

江渚微微一忖,道:“此人可以算是一枚人证,证明小友你斩杀雨迹的功勋,也可以指证沈万川污你战功之事,我打算将他带回大仙庭……”

李牧皱了皱眉,道:“此人与我有深仇大恨,我想现在就看着他死。”

“嗯?”江渚一怔,没想到李牧如此决绝狠辣,犹豫了一下,道:“捏死他倒不是什么难事,但若是他死了,要证明小友你的功勋,怕是要多费一番周折。”

司徒荣此时胆战心惊,魂飞天外,连忙见缝插针地哀求道:“是啊是啊,木仙主,小人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愿意戴罪立功,指证沈万川,木仙主,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证明你斩杀雨迹的战功……”

李牧却是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江渚,说道:“战功什么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要快意恩仇,念头通达,得罪了我的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他死,不想留隔夜的仇人。”

他神态平静,语气平和。

但话语之中的决绝狠辣,却让江渚这等万仙盟的巨擘,都心中陡然惊悚。

好狠。

好绝。

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轻易招惹的狠人。

江渚在内心里,对李牧重新做了一番评价。

这个性格非常符合东方大人的脾气。

怪不得东方大人——不,应该是说东方大仙主,这么欣赏此人。

“既然如此,那这个蠢货,就由小友你来处置吧。”江渚呵呵一笑,道:“至于小友斩杀雨迹的功勋,放心,老哥哥我也会想办法帮你夺回来,这点儿能量,我还是有的。”

李牧一听,微微一笑,拱手道:“江老哥果然是义薄云天,小弟我钦佩万分,这份情,小弟记住了,日后必有回报。”

江渚一听,心中大喜。

他费了这么多功夫,从大仙庭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放低身段,不就是为了木牧这一句话吗?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