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239、三叹、一棍、九棍

夏静的眼眸中,一丝轻蔑,一闪而逝。

李牧看向孔刃,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赔礼?”

孔刃笑道:“在获得你的友谊和让你永远消失之间,我选择了后者,毕竟你这样一个不可控的存在,对于整个月川府的格局,有着怎么样的影响,谁也不知道,东煌神朝不想冒险,也不想有朝一日,被皇极崖所取代。”

李牧摇摇头:“错误的选择。”

孔刃自信而又淡淡地笑着,道:“很遗憾本王并不这么认为,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想要你死,这个局,在四明仙府的遗址出现之后,就已经开始为你准备了。”

李牧也颇为遗憾地道:“本以为浓眉大眼身形魁梧的人值得信奈,你将我的这一观念,彻底打碎了。”

孔刃哈哈大笑:“所以伴随着失望绝望死去,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木牧帝师。”

李牧叹了一口气。

他转而看向玄感宗宗主顾武义,问道:“所以顾宗主出现在这里,意味着超然不群的玄感宗,选择与这些人沆瀣一气吗?”

顾武义面无表情,并不回答李牧任何话。

在他的眼中,和一个注定死去的秩序破坏者,做口舌之争,并没有什么意义。

李牧又道:“其实我对玄感宗并无任何敌意。”

顾武义冷淡地笑笑,看着李牧,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李牧叹了第二口气,道:“那就真的很遗憾了。”

自己这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李牧看向甘霖山主周云海,道:“其实,一开始我本不想与甘霖山结怨。”

周佛海冷笑了起来,无比嘲讽地道:“呵呵?之前在仙府之外的时候,不是还很硬气吗?现在求饶?如一条断了伎俩的恶狗?呵呵呵,真是可怜啊,已经晚了。”

其他几个甘霖山的强者,也都笑了起来。

所有人看向李牧的眼神中,都带着戏谑和残忍。

如同猎手在看着已经穷途末路的猎人一样。

李牧又看向炼妖阁那位背负长幡的阴阳脸道士,道:“这位道长,也要杀我?”

“无量寿佛。”道士的脸,一边白如敷粉,一边黑如涂墨,看起来狰狞丑陋,淡淡地道:“世间之妖,皆须杀,除妖卫道,我辈天职。”

李牧道:“何为妖?”

道士冷漠地道:“道士说谁是妖,谁便是妖,木小友,你身上妖气冲天,若是有一丝悲悯,就当主动伏诛,以免祸害苍生。”

李牧叹了第三口气,摇摇头。

他不再与这些人对话,目光,在其他人的脸上掠过,神色平静地道:“我与你们大部分人,都无冤无仇,今日你们设计伏杀我,便是生死大仇,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否则,一切就都迟了。”

“哈哈哈。”

“没错,今日就是要杀你。”

“老子这辈子,仇人数不清,多你一个算什么?”

周围一片哄笑之声。

很多人都将李牧刚才的一番话,看做是临死前最后的徒劳而又无用的挣扎。

周济更是大声地嘲讽道:“呵呵,你还想着日后?实话不怕告诉你,你没有日后了,逃也逃不掉,这座石殿,不但有当初四明仙王加持的禁制阵法,还有今日到场的诸多宗门强者,共同加持的封印,已经是天罗地网,就算是仙王到此,也别想着冲出去,何况是你?”

“哦?”

李牧看了看周围石殿殿壁。

果然是有各种不同的阵法手段加持封印,层层叠叠,足有数层,就算是其中一个被解开,剩下的其他阵法,也会继续生效,就像是加了五六层保险一样。

“怎么样?死心吧。”

周济狞笑着。

他乃是甘霖山主周云海的亲儿子,一向眼高于顶,自命不凡,见到李牧比自己年轻却名气更大,早就妒火中烧。

再加之他垂涎的夏静,在李牧身边乖巧顺从的像是一只小狗,更是让他看李牧百般不顺眼。

“谢谢。”

李牧道。

???

众人都一愣。

李牧道:“谢谢你们主动送上门来,还是一次性打包上门,省去了我很多的功夫……老袁。”

他看向袁吼。

袁吼与李牧,简直是心灵相通,会意将小辰皇从肩膀上取下来,放在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牵着小辰皇的手,道:“好好看着,不用怕。”

小辰皇努力地点点头:“嗯。”

袁吼低吼一声。

浑身有黄金色的火焰弥漫出来。

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拉。

一柄黄金战棍就出现在手中。

“你们谁先来。”

袁吼看着各大宗门的仙道强者。

对面,众人的眼神有点儿愕然。

什么意思?

木牧这幅做派,摆明了是并不打算亲自出手,而是要让他身边这个仆人动手?

这么自大?

他疯了吧。

“不知所谓的小虫子,你以为你是谁,老夫送你上路。”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