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237、怎么不早说

皇极崖在月川府中,只能算得上是第二梯队的势力。

第一梯队是玄感宗、炼妖阁和东煌神朝。

但因为李牧前段时间,大开杀戒,几乎覆灭了整个东玄仙门,就连甘霖山的大长老都给宰掉了,所以他们的到来,还是引起了各方侧目。

其中数道目光,饱含敌意。

“木牧小贼,还人的老夫否?”一个面如黑铁的老者,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李牧,忍不住出声喝道。

“漏网之鱼而已。”

李牧淡淡地道。

这人乃是东玄仙门的上上代宗主魏铁心,当日李牧征伐东玄仙门,此人恰好不在宗门,逃得一命。

“破宗之仇,不共戴天。”魏铁心呀呀切齿地道。

李牧不再理会他。

这种货色,在月川府其他一些势力的眼中,或许是巨擘,但在如今的李牧眼中,不过是小角色而已,随时都可以捏死,不急于一时。

魏铁心身边,还有五人,都是东玄仙门的弟子。

其中一人,遮掩了面目,此时看着李牧,心中震动,悄悄地低下了头。

“你就是那疯狂杀人戮仙的木牧?”

另一个冷森的声音响起。

却是一位身形微胖的中年人,锦袍仙衣在身,白面无须,圆乎乎的脸看起来似是和善,嘴角始终微翘像是在笑,但眯起的眼睛里,却是精芒流转,看着李牧的眼神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此人是甘霖山的当代山主周云海。”

夏静凑到李牧耳边轻声地道。

李牧心中了然。

“哼,狗男女,很快就让你们不得好死。”周云海身后,一个鹰钩鼻阔嘴的年轻人,看到夏静和李牧似是很亲密的样子,表情阴沉地道。

夏静淡淡一笑,如百花盛开,看的那年轻人瞬间如同醉了一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夏静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济,我……”年轻人失魂落魄地说了名字,突然猛地一震,反应过来,顿时面色大变,一脸戒意警惕地看着夏静,怒喝道:“妖女,竟敢以魅术惑我?”

叫做周济甘霖山年轻人,无意中出了个大丑。

夏静只是咯咯一笑,再不说话。

这个妖女,当真是风华绝代,一笑一颦,都容易让男人迷醉,哪怕是周济这种甘霖山年轻一代翘楚天才,也在不知不觉中,吃了一亏。

小九耸动着鼻子,四下打量周围的景色,颇有一副急不可耐的架势。

探宝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袁吼则是忠心耿耿地跟在李牧的身边,一边暗中观察周围各方势力的人数,面孔,一边保护着辰皇。

李牧看向甘霖山主周云海,面无表情地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杀的人,都是咎由自取,周山主若是不服,可以试一试。”

“你……”周云海冷笑,道:“年纪轻轻,就不知道尊重前辈,呵呵,伶牙俐齿有何用?等时机一到,自有你求饶的时候。”

李牧呵呵一声,不再理会。

周围各大势力,诸多目光,都在李牧的身上流转。

诸大州府之中,近些年出了不少的少年天才,年轻天骄,光芒璀璨,但如木牧这般,骤然崛起,如彗星一般划过天空,几乎是遮掩了所有同龄人的目光,却是很少年。

而李牧刚才强势的表现,也让各方咋舌。

果然是一个狂人。

“呵呵,木小友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一个身披蟒龙袍,紫色轻甲覆身的魁梧中年人微笑着向李牧打招呼。

“东煌神朝镇南王孔刃。”

夏静似是故意一般,凑到李牧耳边,吐气如兰地道。

李牧看了孔刃一眼,只是淡淡一瞥,并未接话。

东煌神朝和炼妖阁都层算是皇极崖的盟友,却在关键时刻,抛弃了皇极崖,导致皇极崖几乎灭亡,同盟关系名存实亡,皇极崖对于这两个昔日盟友的仇恨,甚至更甚于东玄仙门和甘霖山等仇人。

李牧如今的身份是帝师。

维持人设。

李牧对孔刃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孔刃见状,只是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炼妖阁的阁主,一位穿着道袍,背负长幡的阴阳脸道士,浑身煞气,看着李牧,只是冷冷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但不屑鄙夷之意,却彰显的淋漓尽致。

月川府另外一大巨头级势力玄感宗,这一次来参加四明仙府开荒的是宗主顾武义,以及其他五位玄感宗强者。

这个宗门始终对外保持着一种超然的姿态,自始至终,如没有看到李牧一般,远远地调息打坐,调整状态。

之前,李牧攻破东玄仙门后,回到皇极崖皇城住地,各大势力都有来拜访,却被李牧一一拒之,冷淡的态度显露无疑,因此,此时也并没有其他势力上来搭话。

李牧也懒得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