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234、朝会(4)

李牧笑了笑。

弹弹手指。

咻。

一道金色流光闪过。

竭斯底里咆哮着的震皇子,声音戛然而止,双手捂着脖子,一抹鲜血沁出,旋即是金色的火焰,从身体里喷出来。

“你……你敢杀我?”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最终化作了一蓬飞灰。

大殿里,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可怕的画面,虽然已经结束,但余波却依旧像是飓风一样,还一遍遍疯狂地冲击着所有人的神经。

木亲王竟然真的出手杀人了?

他竟然真的出手了?

就在这大殿之上,杀了一位身体里流淌着皇室血脉的皇子?

他敢。

他真的敢。

所有大臣都觉得身体冰冷,如坠冰窟,如三九寒冬。

在此之前,每一个人都知道,木亲王的实力非常恐怖,足以横扫如今的皇极崖,但因为李牧之前的表现,所以让大家理所当然地觉得,身为臣子的木亲王,不管实力多强,都只是一个臣子而已。

这是游戏的规则。

而木亲王似乎是一个守规则的人。

但是现在,随着震皇子的死,一个残酷而又赤裸的事实,展现在了每一个大臣的眼前——

木亲王,并不完全讲规则。

当一个具有撕裂规则的存在,突然不按照游戏规则出牌的时候,破坏性是巨大的,以至于大臣们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制止李牧。

而且这个事实,更加残酷的地方在于,一旦木亲王不按照规则行事的话,不只是震皇子,他们每一个人,随时都有可能化作一团飞灰。

郑沅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

同样表现的还有高盛威。

他们两个无比惊恐地发现,自己似乎是错误判断了局势。

皇后站起来,身形一个趔趄,也不知道是想逃,还是想要说什么,但终究不敢动,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辰皇子无比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师父。

他暂时还无法理清楚师父抬手之间斩杀震皇子意味着什么,但毫无疑问,师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他感觉到无比安全。

前所未有的安全。

大殿门口,尹侍女的脑海一片空白。

当惊喜来的太过于巨大和突然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如这个可怜的母亲一样,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脑海中产生出一种不真实之感。

以至于在亲眼看到了震皇子之死的时候,她才从上一个事件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木亲王真的收自己的儿子为徒弟了。

大殿里的空气,有那么数十息的时间,仿佛是凝固了。

静。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人敢打破的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大殿中的画面,就仿佛是一幕播放到了一半的电影画面,突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一直到李牧缓缓地从白银宝座上站起来。

静止的画面被打破。

所有人下意识地看向李牧。

而李牧眼眸里的神采,突然变得凛冽犀利了起来。

他朝着皇帝拱手,朗声道:“陛下,你刚才问我如何看待立辰皇子为储君之事,臣想了想,突然觉得,木皇子天性醇厚真良,孝悌守理,是一个合适的储君,因为臣赞同陛下的决议,当立辰皇子为储君。”

一股强势无比的威压,弥漫整个皇级殿。

之前,李牧未曾开口时,每一个大臣的心中,都像是压着一座山峦一般沉重。

他们以为,这便已经是来自于顶级强者的威压。

但此时,他们才明白,原来刚才木亲王根本就没有释放丝毫的压力,而现在,整个大殿之中令人窒息一般的可怕气氛,才是真正的顶级强者的威压。

皇帝缓缓地坐在龙椅上。

他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体内的毒素依旧在蔓延。

他勉强可以说话了。

“木兄弟……好,就立辰皇子为储君,朕驾崩之日,便是辰皇子登基之时,朕……”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说话已经变得非常艰难,顿了顿,才又道:“朕身体不适,今日……朝会,由木亲王来主持……木亲王的话,即朕之旨意。”

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皇帝已经是累的眼前发黑。

“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

李牧拱手。

他转身,站在龙椅旁边,俯瞰着下方大殿里的群臣。

“郑沅,你有何话说?”

李牧的目光,第一个盯住了郑沅。

郑沅心中一颤,连忙恭敬地道:“殿下,臣不明白您的意思。”

李牧道:“你捏造尹夫人与侍卫张扬的事情,污蔑辰皇子的血脉,用心险恶,还不认罪吗?”

“这……臣冤枉,臣不敢。”郑沅哀声道。

李牧冷冷一笑:“你不敢?你的胆子,可大的很啊。”

郑沅道:“臣惶恐。”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