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182、

赵无极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生不如死。

狂怒的小九,用牙齿和利爪,将他一寸一寸地撕成了碎片。

赵无极亲眼看到了自己的身躯被粉碎。

然后又感受到了元神被撕裂的滋味。

“啊啊啊,不,饶了我,我……给我一个痛快……”

他尖叫哀嚎,如同被活烫拔毛的野猪。

但彻底被愤怒和仇恨淹没的小九,又怎么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他将赵无极用最残忍的方式撕裂,吞噬。

然后又冲向南宫昌。

“与我无关……”

南宫昌面如土色地大声辩解。

“仙人,都该死。”

小九咆哮着,将灭度仙踪的南宫昌也撕碎吞噬。

仙人的血,将阵眼通道的大漠,都染成了鲜红色。

每一粒鲜红色的沙子之中,都仿佛承载着一段伤心的记忆,承载着一条狗和一截牵牛花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彻底湮灭的情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小九从愤怒和仇恨中逐渐清醒过来。

“我要吃光所有的仙人。”

这条狗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像是一头饿极了的野狼,充满了杀戮和毁灭的气息。

它来到小花妖死去的地方。

周围空气里的草木灵气,无比旺盛。

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碧绿色氤氲。

“对不起。”

小九低着头,像是在喃喃自语。

他有记忆的生命中,以及那些残缺不全的遥远的记忆中,都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从未感受到过,自己的心,因为一个人的死,而仿佛是缺失了一块。

“对不起。”

它的眼泪流淌了下来。

它记得,自己好像是从未流过眼泪。

但这一次,实在是控制不住。

是它的贪玩,导致了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如果当时它再稍微小心一点的话……

泪水滴落在小花妖死去时所化出的一截枯木上。

嘀嗒。

嘀嗒。

连续几滴泪水,滴在枯木上摔碎,像是晶莹的灵魂破裂一样。

小九哭着哭着,突然怔住。

他不可思议地看到,在这一截本已经毫无生机的朽木上,一点浅浅的绿色,似幻似真,隐现出来。

小九睁大了眼睛。

仔细看,那一点绿色,分明是一根犹如细针一般的牵牛花的嫩芽。

“小灵儿?”

小九大喜若狂。

那牵牛花的嫩芽,微弱的像是一缕细发,仿佛是随时都会被大漠中的西风卷去一样。

只有一丝丝淡淡的生机。

那是任何微不足道的植物,都拥有的生灵的生机。

没有任何力量波动。

也没有任何的意识波动。

小九狂喜的神色,逐渐暗淡。

它坐在旁边,守着这支牵牛花的嫩芽,将周围空气里浓郁的草木精气,都凝聚在嫩芽的旁边。

小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最终,长成了一株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牵牛花的花蔓,碧绿如同时间最美丽的冰种翡翠,妖娆,脆弱,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生机。

……

……

李牧赶到兑字通道的时候,发现里面竟是空无一人。

君无药呢?

消失了。

那个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等到自己离去之后才出来偷袭的‘一明一暗’中的暗处谪仙,好像也没有出现过?

空间里并无战斗的痕迹。

阵眼也是完好无损。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觉得这里的气氛怪怪的,但是却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法眼扫视虚空,也没有发现暗中谪仙隐藏的痕迹。

他略微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只要阵眼还在,就是一个好消息。

但君无药到底去了哪里呢?

李牧心中有一种并不算是太好的预感。

君无药大概率凶多吉少。

……

……

“猿皇,我……我不行了,请你念在今日我效死一战的情份上,日后……若还有机会,请……多……多多照拂一下我银狼族,我……”

银狼王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断绝了气息。

银色的狼毫飘散。

他的身躯如被火焰舔舐的纸张一样,快速地化作了飞灰,在袁吼的怀中飘散。

袁吼无力地伸手,挽留不住这一切。

【梦醉神迷】副作用,就算是仙王来了,也无法逆转。

他将银狼王一对残破的银刀捡起来收下。

残刀上,还有银狼王的鲜血。

远处,落云宗先遣小队的首领已经伏诛。

而暗中偷袭的另一位仙道谪仙,也被黄金盘龙棍敲碎了三魂七魄,身死道消。

这场苦战,袁吼是主力军。

但在暗中谪仙出手偷袭之后,若不是银狼王吞服了【梦醉神迷】,拼死为袁吼争取了十息喘息的时间,袁吼今日必死于两大谪仙联手。

银狼王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身为一代狼王,他也终于走上了自己的宿命——为了狼族而战死。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