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106、仙人转世

嘲风是龙之九子之中的老三,喜欢居于高出远眺,他可以勘破世间一切的虚妄,看尽世间一切沧桑,看清世间一切风云,看悲欢离合,看生老病死,看爱别离,看求不得……一双眼,洞彻天地。

而嘲风鼎的功效,便是洞彻天地。

说起来,和李牧的【预兆之瞳】、【破绽之瞳】的功效有一些相似。

铸成了嘲风鼎之后,花想容应付神初的攻击,明显要比之前从容了许多。

她每每可以提前洞见攻击降临的方式和角度,占据先机。

在囚龙鼎、睚眦鼎的配合之下,之前宛如暴风雨之中飘摇的小白花一样的花想容,终于站稳了方位,不再如之前狼狈。

“什么?”

神初心中暗惊。

眼前这个人族女子,分明实力远不如自己,本该一两击之间,就将其完全碾压毁灭,但偏偏却像是一个不倒翁一样,从一开始到现在,竟是已经坚持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而此时,花想容浑身浴血,鲜血顺着白皙如玉的小腿流淌下来,从战靴脚尖一点一点地低落,她却如未闻未感一样,体内源源不断的紫气抽离出来,在虚空之中,开始铸就第四口鼎。

龙生九子,第四子乃是蒲牢、

蒲牢居于海边,身为龙子,性好鸣,好音,好吼,一般为洪钟之兽纽,敲钟时,可以直达九霄,作为扩音之用。

花想容铸就的这第四口鼎,外形宛如一口钟,蒲牢龙子幻化出虚像,若隐若现,正是在钟的兽纽之上。

若是换做一般人,就算是低阶准帝,连续铸三口鼎,已经是紫气耗尽了,但花想容的体内,却像是有无尽的先天大道紫气一样,连绵不绝地抽离出来,铸鼎的速度,和之前一模一样,既不快,也不慢,匀速而行,后力悠长。

蒲牢钟鼎,在神初连续不断的狂攻之中,逐渐成型。

一炷香时间,鼎成。

蒲牢钟鼎朝着神初的头顶悬浮而去,与囚牢鼎相辅相成,竟是将囚牢鼎的音波领域,增强了数十倍不止。

这一下子,神初感觉到了压力。

“为何会如此?犹如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一样,令我感觉到了压力。”

他眼眸深处,闪过惊怒之色。

刀翼漫天,飞舞如流星。

但在睚眦鼎的守护之下,在嘲讽鼎的加持之下,花想容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不倒,有惊无险。

擂台周围,各族无数强者,看的瞠目结舌。

他们没有想到,战局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局面。

撑住了。

花想容撑住了。

李牧更是惊喜万分。

他有无双瞳术,看的更加清晰。

这【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简直是当世奇功,绝对不比【真武拳】或者是【先天功】差。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花想容每铸出一口鼎,实则是完成并且掌握了一种帝道领域。

到了此时,她已经掌握了四种帝道领域。

而且,还在继续掌握下一种。

这简直是妖孽,简直是逆天。

无法形容的神迹。

一个人,同时掌握数种帝道领域。

就算是真正的武道皇帝,也无法做到。

这【九龙紫气铸鼎伐天术】竟然是道宫主人传授给花想容的,道宫竟然有这种功法?

李牧持怀疑态度。

这种功法,分明是凌驾于混沌世界之上的功法。

莫非是来自于仙界的仙法?

擂台上,轰鸣连连。

一炷香的时间,花想容的第五口鼎——狻猊鼎铸成。

龙生九子之五,名为狻猊,外形与狮子相似,第五龙子喜烟好坐,世俗间,狻猊的形象,多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吐烟雾。

而狻猊鼎的威能,便正是幻化烟雾。

这可不是简单的烟雾。

而是法则之烟。

一可守护主人,掩其行踪,敌人难查难辨,二则亦可迷惑敌人,祸其五官六觉和直觉等等。

狻猊鼎一出,不只是神初,便是擂台周围的各族强者,骤然觉得花想容的身形,缥缈了起来,似是波光艳潋的水面上倒映出来的人影一样,看似存在,却又虚无,竟是一时无法把握她的具体位置所在,忽而明明觉得花想容在某处,但神识之中却是空然无物。

而身为对手的神初,就更加惊疑了。

烟雾氤氲弥漫。

不只是花想容的位置变得模糊不定,难以完全把握,他自己就觉得好像是眼睛上蒙了一层纱布一样,看这世界不真切,看这战斗模糊,自从他成为准帝以来,根本再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他不愿意相信地发现,自己的攻击,带给花想容的威胁,正在疯狂地衰减。

刚才的花想容是摇摇欲坠。

而现在的花想容,是逐渐稳住了。

“这到底是何等功法,为何如此逆天?”

神初想不明白。

羽族乃是天生强族,力量一是来自于体魄,而是来自于血脉,羽族的孩童,只需要正常成长,随着年龄增大,力量就会增强,血脉越纯,增强越多,最强血脉者,可以成为武道大帝。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