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072、出渊

靠近七号院的瞬间,李牧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这是一种奇特的直觉,如果不是因为晋入到了天尊境,换做以前,李牧可能根本都感觉不到。

“有杀机!”

他心中一动,眉心竖眼开启,无声无息地扫过。

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他闭上竖眼,直接踏入了七号院。

因为阴风五煞的破坏,如今七号院一片狼藉。

李牧进入到院子里,目光一扫,淡淡地道:“出来吧。”

四周寂静无声。

“堂堂天尊境强者,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早就看到你了。”李牧冷笑着,看向院中倒塌的假山方向。

一个人影从碎石之后,缓缓地显现出来。

身罩黑色袍子,脸上带着一张黑色花纹面具,只露出双眼,眼神淡漠冰冷,有丝丝充满了杀意的精芒在流转。

“你竟然能发现我?”声音嘶哑,显然是刻意隐藏了真声。

李牧道:“你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神秘人缓步逼近。

李牧道:“为何杀我?”

“因为你的人头太值钱。”

“原来是收钱卖命的杀手,堂堂天尊,竟然也做这种勾当吗?”

“只要开得起足够的价码,大帝也会出手。”

“这话倒是不错,谁让你来的?”

“你死了,就知道了。”

“那你就死吧。”

李牧反手一弹,一柄长刀出现在手中,大踏步地逼近。

神秘人也不再多说,背后摘下一对两截棍子,在胸前一接,咔嚓一声,变成一柄长枪,手腕一抖,便是漫天枪花,宛如寒星突坠,朝着李牧笼罩而来。

李牧长刀倒握在左手中,置在左胯,左手捏着刀背,右手探向左胯,一把握住刀柄。

帝火从指尖浮现,瞬间弥漫整个刀身。

“拔刀斩!”

清喝声中,帝火刀光一闪。

漫天寒星枪芒似是一张黑色点缀着钻石的幕布一样,被瞬间从正中间分开。

火星溅射。

人影交错。

黑色花纹面具从中间一分为二,坠落下来,露出一张普通无奇的脸,中年,人族,鲜血从眉心滑落,遮盖了眼帘。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中年人脸上露出无比愕然震惊的表情。

刚才那一刀,实在是太恐怖,那不是一个大道境修士该有的威力。

李牧收刀。

他没有说话,转身直接进入了洞府之中。

帝火从中年人的伤口中喷薄出来,瞬间将他身上的一切都焚化,化作飞灰消散在了虚空中。

李牧没有再追问此人的来历,也没有试图从他身上找到线索,因为对方既然可以潜入到落神渊这种地方来刺杀,说明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会留下何人线索的。

其实不用猜,都可以知道是谁背后指使。

李牧的仇人本来就不多,而能够指使天尊境强者的,就只有雷道祖山这样的大圣地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六个月的时间,李牧因为拥有【星辰之心】这样的宝物,非但没有被损耗实力,反而脱胎换骨,实力暴涨,杀低阶天尊犹如屠狗一般,所以送进来一个天尊,也不过是送菜而已。

刚才被斩杀的这个人,论修为,远远不如落神渊七千米区域的魔物大将,在如今的李牧面前,不值一提。

李牧盘坐在洞府之中,运转真元,调养气息。

修炼之道,一张一弛。

生死边缘的磨练重要,静坐体悟也很重要。

然而还没有等李牧入定多久,一道剑光,直接刺穿洞府大门,宛如射日流光,朝着静坐中的李牧刺来。

杀机狂暴。

整个洞府,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的剑气轰爆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

李牧睁开眼睛,漫天碎石中,他抬手一刀。

拔刀斩!

飞来的长剑,直接被斩碎。

与此同时,千米之外,峭壁上一块凸出的岩石上,手捏剑诀的黑影,张口喷出一刀血箭,面露极度震惊之色:“噗,挡住了我的追天一剑,不好,他是天尊巅峰境的强者,该死的,情报有误!”

心中大骇,黑影转身就要逃。

但这是,一缕淡淡的刀光,无声无息地破开虚空,瞬息闪过,从此人的眉心之间传入。

“这是……刀意……”

这人身形上,弥漫出一层淡淡的寒霜,体内气机涣散,生命力犹如风中之烛一样迅速消散,然后从岩石上直接坠落,坠入到了茫茫黑魔气之中消失。

李牧站在已经坍塌的七号院洞府外面,缓缓地收回了手指。

刀意·霜降。

“竟然派出了不止一个天尊境强者,雷道祖山还真的是舍得下血本啊。”

远处,一个身影急速而来。

“怎么回事?”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