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1050、以牙还牙

“什么人?”

“放肆!”

“拦下他。”

驻守营地大门的雷火部甲士,大喝着出手阻止。

李牧眼眸一寒。

咻!

刀光闪烁。

“啊……”

惨叫声之声响起,血光迸射之间,十几个雷火部甲士倒飞出去,化作漫天血雨。

李牧将离殇的首级,抱在了怀中。

“拿着。”

他转身,将其交给段骰,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踏入雷火大营千米之内一步,违令者,逐出明夜司,永不录用。”

“啊?大人,我们……”段骰和闻讯而来的宋别等人,面色大变。

他们知道,这是李牧在保护他们。

但他们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眼见最好的兄弟,死在了雷火部大营,他们能不愤怒?能不想报仇?

李牧抬手一指一划。

流光一闪。

一道刀痕出现在地面上。

“越过此线者,便是我仇敌。”

他说完,转身朝着雷火部大营走去。

金色的光点闪烁。

一点一点地金色飞刀,出现在了李牧的身体周围,悬浮半空,随他而动,像是漫天金色的星辰在闪烁一样,无与伦比的杀气,爆溢开来。

对面。

雷火部的甲士和高手,从大营中冲出来。

李牧之前动手,已经惊动了他们。

“什么人?竟敢杀我雷火部的人?”

“造反吗?”

“还不束手就擒?否则原地格杀。”

雷火部的高手们,看到李牧一个人前来,震怒之余,犹如潮水一般冲来,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冲击雷火大营,敢这么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杀。”

李牧一推手。

咻咻咻咻!

天空之中,下起了金色的雨。

“啊……”

“不,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退,快退。”

金色的‘雨滴’所过之处,血花绽放,一个个的雷火部甲士,惊慌失措地惨叫,原先脸上的愤怒被恐惧取代,惊慌失措地大叫着。

冲来的雷火部甲士刹不住,像是主动迎上这片金色的刀刃风暴一样,宛如割麦子一样倒下,头颅,胸腹,眉心,咽喉被洞穿,然后燃烧起熊熊泪眼,附着着帝火的飞刀,无情地收割生命,惨叫声之中,一个个身躯在被飞刀洞穿的瞬间,化作飞灰,飘散在虚空。

李牧行走在燃烧的火焰和飞灰之中,深入到了大营的内部。

段骰、宋别等明夜司的人,站在距离雷火部大营千米之外,恪于李牧之前的命令,不敢越过刀痕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司主大人大显神威,几乎是在不到五个呼吸之间,就凿穿了雷火大营的第一层防御,宛如杀神,没入其中。

对于很多明夜司的甲士和高手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李牧出手。

前些日子发生在聚贤阁酒楼的事情,只是听说,且乃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所以并未展现出司主大人的武力,而此时,那橙红色的火焰席卷过处,杀人不留痕的画面,一下子,让他们的瞳孔都放大,极度震惊,旋即便是一种宛如火焰燃烧一般的热血,在他们的体内绽放。

因为那个一去无回的人,是他们的司主。

因为他们的司主,是为他们的兄弟去复仇了。

段骰将离殇的头颅,紧紧地抱在怀中,未曾瞑目的眼神,看向了雷火部大营的方向。

兄弟,你看到了吗?

好好看着吧。

司主大人,在为你报仇呢。

……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帝火燃烧在各处。

一个个雷火部的高手甲士,在前冲中,倒在了烈焰之中。

李牧的身形,携裹着一团死亡风暴,唯美而又致命,席卷向大营深处。

“快,快去禀告部首大人。”

有人大呼着。

大营之中的警兆警报,发出刺耳的声音。

各种阵法在疯狂地运转催动。

但李牧的飞刀,犹如漫天流星陨落,所过之处,都是毁灭和死亡,携带着巨大的愤怒和杀意,这一次李牧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便是那些匆忙催动的阵法,在李牧的刀群面前,也支撑不了多久,就像是铁锤之下的琉璃一样,发出哀鸣,偏偏碎裂如蝶迸飞。

“是你?李牧?”曾经在聚贤阁酒楼面前,与李牧有过一面之缘的邢统领赶来,认出了李牧的身份,怒吼道:“住手,你疯了吗?混账,入侵我雷火大营,你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死。”

李牧的回应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咻!

一道橙黄刀芒掠空而过。

“呃……”

邢统领眼睛睁大,身形僵硬在半空之中。

一道橙红色的火焰,从他的口鼻中喷出来。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会如此决绝的出手,毫不留情。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