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989、流云剑圣

“老祖?”流云无心看着这个头发几米长的怪人,惊呼出声,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他认出来,这个怪人,赫然正是本来已经死去的流云世家的老祖。

李牧一听他这称呼,也一下子都猜了出来一点端倪。

难道是流云剑圣?

那个传说之中已经死去了的流云世家支柱?

“恩,你很好,大阵中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到了,流云无心妄为族长,该杀。”怪人对着流云无心点点头,深呼吸。

他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频率和幅度上下起伏,张口时周围的气流宛如深水漩涡一样没入到他的口中,再呼时肉眼可见的浊气从口中喷出来。

如此几个呼吸之后,他那数米长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奇黑无比,然后也缓缓地收缩回去,很快就变成了正常人长短,整个人恢复了年轻时候的容貌,变成了一个削瘦长脸的年轻人,气势咄咄逼人,宛如出鞘的绝世长剑一样。

再接着,这种逼人的锋芒逐渐收敛,渐渐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样,只是一双眸子里,仿佛是有剑光在闪烁一样,时隐时现。

流云无心张大了嘴巴。

黎不悔等人,也是满脸的震惊。

“老祖?真的是您老人家?”流云无心激动万分,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兀自难以置信地道:“可是,我当年分明看到,您老人家的尸骸,被收入到了家族的墓地之中,为什么……”

“当年不过是假死而已,没想到,流云无锋这个畜生,竟然勾结外人,暗算于我,将我困在这阵法之中……”怪人长叹一声,然后目光又看向李牧,上下打量。

李牧被他看得心中一阵惴惴。

这怪人看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那是否也看到了他击杀流云无锋的过程?

杀了流云无锋倒是无所谓。

但若是他看到自己从流云无锋的手中,得到的那个黄皮葫芦和暗金色纸片,会不会开口要回去?

毕竟,这两样东西,也算是流云世家的吧?

“小友,多谢了。”怪人向李牧拱拱手,道:“老夫流云天杀,今次多蒙小友出手,斩杀了我家族中的罪人,将老夫从樊笼之中放出,不胜感激。”

“无妨。”李牧面色恬静地道。

“你不但救了老夫,也阻止了流云无锋的阴谋,拯救了我流云世家,从此以后,就是我流云世家的恩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日后小友但有所驱,老夫和流云世家绝不推辞。”怪人一脸感激地道。

李牧见这个怪人,并无收回两件宝物的打算,略微松了一口气,道:“前别莫非就是被世人称之为【流云剑圣】的那位前辈?”

“唉,什么剑圣,都是虚名,管教无妨,差点儿栽在自己的儿孙手中。”刘云天杀面带愧色抑郁地道。

听到他亲口承认,周围又是一片惊呼。

黎不悔这样的藏剑海传人,看向怪人的目光,带了一丝崇敬。

流云剑圣当年在前线服役,数次于危机之中,力挽狂澜,立下了大功,是人族军队的大英雄,斩杀的域外天魔强者,数不胜数,最后被数位魔主级的天魔伏击,虽然将对方尽数斩杀,但自己也受了重伤,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据说回到流云世家,落叶归根之后不久,就逝去了。

没想到他还活着。

这是活着的传奇啊。

当年,流云剑圣可是被认为是他们那一代最有可能成帝的绝世剑道天才,被称之为是藏剑海之外的第一剑客。

“前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李牧准备开溜。

流云剑圣一怔,苦笑着道:“本欲请小友在庄上小酌,但既然小友着急离开,老夫也不勉强,日后,必定亲自去道宫致谢。”

李牧道:“前辈客气了,这都是晚辈应该做的。”

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流云无心道:“你就暂时留在流云山庄吧,流云世家百废待兴,想必剑圣前辈有很多事情,都要交代你去做。”

流云无心道:“好,不过我既然发誓奉您为主,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十日之后,我会前往道宫,为主人捧刀。”

李牧摆摆手,没有说话,直接飞一般地离开了。

当他来到第五层是,余光下意识地朝着窗户的方向看去。

但这一看之下,令他李牧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那个屹立在窗口前的金甲金枪神王一般的死去身影,竟然消失了。

一个已经死去的存在,竟然不见了?

莫非是被黎不悔等人搬走?

不可能,那金甲神王,还有他的金枪,威压气息何其恐怖,道尊境的强者都无法靠近,何况是这几个圣地传人?

李牧擦了擦眼睛,看到地面上,金枪倒插留下的痕迹还在,说明之前的记忆并不是虚妄。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