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968、执剑者

“李牧,你这个疯子,杂碎,出来啊。”

那中等身量的圆脸裨将一脸的愤怒和义愤填膺,大吼着,疯狂地轰击【画地为牢】的金色光罩。

被他这种情绪带动,游龙军的高手也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李牧。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李牧此时只怕是已经被千刀万剐数百遍了。

“李牧,你今天逃不了了,还是把这个无辜的小姑娘放了吧,你已经杀光了他的亲人,还不够吗?你也算是一个强者,本将给你一次机会,由营中的执剑者,与你公平一战,给你一个体面。”白面长眼的将军也出声道。

周围,密密麻麻水泄不通都是游龙军的战士。

怀中抱着风星言,李牧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思路也越发清晰。

这场栽赃,手段并不高明。

以雷道一脉的能力,完全可以做的更好。

就好像是每次考试都是100分的一个优等生,交出了一份0分的拙劣的答卷一样,让人费解。

幕后阴谋策划者,为什么不把事情做的毫无破绽呢?

李牧已经有些明白了。

因为某个决定了整件事情的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觉得没有必要太浪费经历。

他只需要让一部分人相信,然后就可以借助身居高位的优势,迅速将李牧击杀,在权力和地位面前,又有几个人愿意去深究这里面的真相?在雷道一脉的势力面前,又有几个人有这本事,能够翻得动已经既定的‘事实’?

李牧如果真的寄希望于军部,只怕是到死,都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一直到现在,李牧唯一还没有想通的是,为什么雷部要这么针对他。

按理来说,一个区区雷藏,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能量。

风星言在李牧的怀中沉沉地睡去,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打击和惊吓,她的精神已经非常衰弱,需要休息。

李牧心中想着,将【画地为牢】的光罩撤去。

无形的威压爆发。

围攻的游龙军裨将高手,都被震飞出去。

唯有那个中等身量的圆脸裨将,留在原地,并未遭受攻击。

这样的变化,令他错愕。

“东星村的屠杀,你也参与了吧?”李牧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异常主动的裨将,道:“或者,至少你也是知情者,我说的对不对?”

“你胡说什么?”圆脸裨将一怔,旋即满脸的暴怒:“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残忍地杀害了这么多对你有恩的村民,还反咬一口,你还是人吗?李牧,我和你拼了。”

他挥动着阴阳鉞冲杀过来。

李牧抬手一个巴掌,就将他抽到在地。

实力相差悬殊。

“是不是与你有关,很快就会知道了。”

李牧左手抱着沉睡的风星言,右手捏动印诀,中指的指尖崩出一道精血,漂浮在虚空之中,闪烁着金色的神芒,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古人有‘十指连心’的说法,武者的指尖精血,与心头血无异。

他食指蘸着这团鲜血,以指为笔,以虚空为画布,笔走龙蛇,书写起一条金色的符箓。

几乎是在瞬间,一条黄金符箓游动而出,在虚空之中流转,幻化出无数道金光,将整个东星村都覆盖在其中,金色光芒照印之下,许多肉眼看不到的奇异现象显露,所有游龙军的高手、军士,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周围,有淡淡的血气散出。

而在村子里流转,尤其是在那些死去的村民的尸体附近,也有带着淡淡猩红色的雾气流转,像是怨灵一样。

“天地显化,太上自然,诸天三匣,死者为大,有仇寻仇,有怨报怨……急急如律令,显!”

李牧低喝,手中捏出最后一个印诀。

顿时村民尸体附近的怨灵死气,像是听到了命令的士兵一样,升腾起来,在四方流转,扑出去,朝着游龙军众人扑去。

“怎么回事?”

“这是……”

“什么邪术?”

众人各自闪避,惊疑不定,生怕是什么阴毒的招法。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大多数人的身上,并无什么变化,倒是以那圆脸裨将为首,大约二十多个裨将和士兵,被那怨灵死气所缠,挥之不去。

而这二十多个人,正是之前鼓动人心,跳的最凶的几人之一。

李牧的眼中闪过一缕寒光。

果然是这样。

“亡者怨气缠身,你们与这里的惨案有关,还有什么说的吗?”

李牧盯住圆脸裨将。

原谅裨将半张脸都被打肿了,咬牙切齿地怒吼:“掩人耳目的小伎俩,妄图用这种可笑的方式,把罪名诬陷到我们的身上,你痴心妄想,我和你拼了……”他没有丝毫的畏惧,疯了一样冲来,脸上的表情,真的是视死如归。

嗯?

不怕死?

李牧微微一怔。

叮!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