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920、谁正谁邪

幽蓝色锋锐的刀刃,当真在雪白的肌肤上割出一道血线,且飞快地朝着更深处割去。

叮!

弯刀突然从蓝盈盈的手中震飞出去。

“怎么?拖累了我的徒弟,就想要一死了之吗?”李牧看着这位魔教圣女,神色淡然地道。

“你……李大侠,你想要怎么样?”蓝盈盈努力控制着自己。

事已至此,只要是能够为心上人脱掉罪责,她愿意付出一切。

李牧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沈甲,道:“起来,动不动就下跪磕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平日里的教导,你都记在哪里去了?让我一掌打死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姐姐?”

“师父,我……”沈甲不明所以地看着李牧。

他姐姐沈小月,在五年之前,嫁给了一位平凡的商人,夫妻感情和睦,过着普通而又幸福的生活,与江湖恩怨无关,膝下已经有了一对儿女,如果姐姐知道他的死讯,会伤心到什么程度?

“还不起来?”李牧道。

沈甲连忙站起来。

“你做错了吗?”李牧问他。

“弟子错了……”沈甲下意识地道。

李牧斥道:“你错在哪里了?”

“弟子错在……在……”沈甲本能地想要说,不该勾结魔教妖人,但一转眼,看到蓝盈盈脖子里那道割裂了肌肤的血线,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盈盈并不是江湖传言之中那种杀戮无度、阴狠毒辣、面首无数的妖女,恰恰相反,她是一个外表冰冷、内心柔软的好姑娘,要比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武林中人,强了百倍。

李牧道:“说不出来了?”

沈甲低下了头。

李牧道:“你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

沈甲依旧低着头。

李牧道:“既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一见到我,就急着磕头下跪?”

沈甲依然地抬头,看着李牧。

一边的蓝盈盈,这时眼中也露出了奇异的神光。

李牧心里叹一口气,然后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对沈甲说道:“爱上一个人,从来不分对错,人有好坏,爱情没有,如果你因为别人的说辞,在见到我的时候,明明知道她不是流言中的那样,却连为她辩解都做不到,那你就配不上这一份爱,更配不上这么好的姑娘。”

沈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蓝盈盈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两个人,都听出了李牧的言外之意。

“师父,我……”沈甲的眼泪,当场就流淌了下来。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曾和你说过,只要你认为是对的,那就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个世界上,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我也看出来了,这姑娘对你是真心的,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好好珍惜吧,不要动不动就死不死的。”

李牧说这些的时候,脑海里想起的是前世的一些红颜,花想容,王

诗雨,还有碧言,还有黄衣仙女等等,一切仿佛就在昨日,但却又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昨日了。

“多谢师父。”沈甲狂喜。

蓝盈盈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确定这位传说之中的男人,这个在东方教情报系统评价为绝对不可招惹级别的存在,竟然非但没有反对自己和心上人在一起,反而是……支持的?

不会是在做梦吧?

“李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天绝师太怒视着李牧。

各大门派的掌门、强者们,也没有想到,原本看似已经准备严惩沈甲二人的【天道修罗】李致远,竟然突然话锋一转,如此明目张胆地包庇自己的徒弟。

李牧看过去,微微一笑,道:“字面上的意思。”

龙鹰教教尊愤怒地道:“自古正邪不两立,当年,李公子你也是嫉恶如仇的侠少,一路北上铲除黑道宗门,更是掀翻了四海神教这样的魔道宗门,怎么,今日,为了庇护你的徒弟,就正邪不分了吗?”

其他两千多武林高手,也都是义愤填膺。

李牧淡淡一笑,道:“自古正邪不两立,这句话倒是没有错,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你们说了算吗?嗯?”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这么多武林同道说了不算?东方教乃是魔教,早有公论,如果这不算是邪?那什么是邪?”天绝师太大声地质问道。

“东方教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是各大神宗,看到东方教坐大,联合起来泼脏水而已,第一次正邪大战,诸大神宗联手掀起,血流成河,这罪业,有三分之二,都要算到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人身上,后来仇恨积累,双方采用的手段差不多,凭什么你们就是正,东方教就是邪?”李牧不屑地冷笑。

不算是在前世,还是在这一世,李牧对于那些表面上光面堂皇私底下男盗女娼,张口闭口动辄正义,实际上淫邪黑暗的人和势力,有着最深的憎恶和反感。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