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901、血洗

“这是什么?”

满脸横肉的江湖客,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一截断剑,算什么寿礼?怎么看,都不算是吉兆,难道是仇家?他们几人,一下子就害怕了。

“一截断剑,这算哪门子寿礼?”

“放肆,竟敢用断剑羞辱吕帮主,把他们抓起来。”

周围的天龙帮弟子,江湖宾客们,也都惊呼出声,一下子,原本热闹煊赫的寿礼气氛,就彻底变了。

而吕颂本人,看到那断剑,面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堪。

“是天道剑的碎片……【天道修罗】的拜帖。”

他眼睛里精芒闪烁,一把揪住满脸横肉的江湖客,道:“说,你在哪里见的他,具体经过怎么回事?快说。”

“我不认他,是他付了金子,让我们送礼……”满脸横肉的江湖客,一下子面色就惨变,吓得浑身发抖,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没有丝毫的隐瞒,都说了一遍。

吕颂一脚将这江湖客踹翻,冷笑道:“好,李致远果然是杀上门来了,嘿嘿,不过,我天龙帮可不是飞鹰堡、四方会那样的小帮派,想要杀我……嘿嘿,我还怕他不来呢,来人,摆阵,迎接天道宗的朋友。”

周围天龙帮的弟子,轰然应诺。

一番布置下去。

整个天龙帮总舵,外松内紧。

吕颂坐在‘天龙堂’的飞龙大椅上,眯着眼睛,手指其轻轻地敲打着扶手,嘴角挂着冷笑,从容不迫。

而其他天龙帮的高手,还有前来助拳的江湖豪客们,都在下方两侧,依次落座,整个天龙堂中,高手如云,强者济济,杀气腾腾。

一炷香时间之后。

“来了,李致远来了。”

外面负责监察远眺的弟子回报。

听到这句话,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紧。

……

天龙堡外。

李牧看着跟在赤云兽后面,跑的气喘吁吁的少年沈甲,暗中点点头,道:“前面就是天龙堡了,怕不怕?”

沈甲盯着远处堡垒森严的建筑,眼睛里,喷出了仇恨的目光:“不怕。”

李牧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沈甲道:“相信不相信,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你是我最后的机会,如果你杀不死吕颂,那就让他杀死我吧。”

这是一个冷静的可怕的少年。

李牧道:“既然如此,走吧。”

赤云兽缓缓地来到天龙堡外。

一个身穿着天龙帮制式甲胄的中年人,颇有威严,从堡门口走出来,拱手道:“在下天龙帮前护法吴散,恭候李致远大侠尊驾,敝帮主已经在天龙堂内恭候多时,李大侠可敢随进堡一见。”

沈甲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李牧,眼眸深处涌起一丝期待和惊喜。

原来这个年轻人,这么有名吗?

那岂不是报仇的希望大了一点。

“带路。”

李牧催动赤云兽入堡。

沈甲双手握拳,像是一只愤怒呲牙的小狼一样,紧跟在身后。

堡内,刀枪如林,弓弩森寒。

大道两侧,五百名天龙帮精锐刀斧手,分列两侧。

“李大侠,请。”

吴散抬手。

锵锵锵!

长刀斜举,交叉如林,形成一条刀道,阳光下闪烁着寒光。

李牧坐在赤云兽上,按住缰绳,道:“和我玩这一手?”

吴散微微一笑,道:“李大侠可是不敢?”

李牧不屑地道:“这种LOW逼玩意,我没有兴趣陪你们玩,让吕颂出来吧,不过是一个三流宗门而已,学人家摆架子,配吗?”

吴散面色一变:“李致远,你别……”

李牧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道:“再多说一个字,你死。”

吴散顿时惊住,浑身寒意,其他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吕颂,滚出来吧,这点儿家底,就别在这里故弄玄虚了。”李牧开口,以传音之术,声音激荡在整个天龙堡中,犹如阵阵滚雷。

天龙堂中,兀自假装镇定的吕颂,瞬间睁眼,双目中爆射.精芒,冷哼道:“李致远小儿,欺人太甚,今日,我要你葬身在我天龙堡……随我出去。”

大堂中的高手强者,潮水般涌出去。

李牧和沈甲两个人,被包围在了最中间。

沈甲喉咙里发出低吼,身姿微微弓起,像是一头就要做出最后疯狂攻击的幼兽,眼睛死死地盯住吕颂。

李牧道:“有什么要说的吗?”

吕颂冷笑道:“断剑老夫已经收到了,嘿嘿,想要报仇,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李牧道:“有什么说的吗?”

沈甲这才反应过来,喉咙里崩出几个字,道:“没有,我只想要吕颂这个老狗死。”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牧的话,是对他身边这个少年说的,根本就没有理会身为地主的天龙帮主。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