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889、仙陨之海的一滴水

白玉廊道上的云光圣女惊呼出声。

“那中央假山,果然是一只手吗?”

五指分开水面,犹如五道天柱一样,那假山正是一只手掌,从手腕部位被斩断,之前露出水面的部分是断腕,五指朝下淹在水中。

此时掌心向上,五根手指弯曲,似是一座囚龙一样,李牧像是小虫子养,被捻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没有什么符文神光,也没有力量波动,这只像是从巨人身躯上斩下来的手掌,有着莫名的气息,连准帝都忌惮的尸液湖水,对这只手掌,没有任何的反应——它之前本就是浸泡在湖水中的。

这就是所谓的仙缘?

竟然真是如肉眼所看到的那样,是一直手掌?

云光圣女难以理解。

“啊,那是一只仙手,从真正的仙人身上斩下来的手掌。”仙气美妇低声喃喃,神情万分地激动:“我明白了,我记起来了,曾经有过这样的传说,那手掌中,蕴含着永恒的奥义和秘密。”

从仙人身上斩落的手掌吗?

云光圣女惊异,难道它还活着?

一直以来,六大神部以仙门自足,但更多的时候,这像是一种美好的向往,而不是真正的现实,就算是屹立在武道巅峰的帝君,也不能与真正的仙人相比。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李牧落在其上之后,这手掌假山,突然就复活了。

……

李牧奋力挣扎。

他居然成功从这巨手两指之间挣脱了出来。

顾不上其他,李牧化作一道流光,俯冲向只剩下一颗头颅的黄衣仙女。

仙缘是什么?

他并不太清楚。

或许很重要。

但在李牧的心中,更重要的是黄衣仙女,是这个相识才不过数十日的姐姐,是这个一直都在暗中帮助自己,保护自己的女子。

这不是爱情。

是亲情。

得不到仙缘,以后可以自己冲击仙路。

但彻底失去了的消逝了的活生生的人,以后又怎么找得回来。

危急时刻,李牧的头脑,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两道黄金刀意锁链犹如翅膀生于背后,另两道则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缠绕向那只仙人之手。

这只手不惧尸液湖水,可以利用。

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也许是因为白袍中年人琉璃绽放出的神威,吸引了尸液湖水的注意,也许是仙人之手的复苏让某种东西发生了变化,总之竟是再未有怪浪朝着李牧扑来。

李牧如蜻蜓点水一样,在水面上将黄衣仙女的头颅保住,黄金刀意锁链一拉,试图拔起。

“给我散。”

白袍中年人琉璃的怒喝之声响起。

他似乎是施展了某种禁忌之术,爆发出不属于他的力量,将那尸液湖水凝聚出来的三头六臂的巨人击碎。

这时,其他人才看清楚,白袍中年人琉璃的头顶,悬浮着一只破破烂烂的黑色粗胚瓷碗,纹理粗糙,碗口边缘有几个豁口,仿佛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但却释放出万道神光,照耀之下,尸液湖水数次想要重聚人形,但都如烂泥一样,根本立不起来。

“汪?什么破碗,这么厉害?”

沙滩上的蠢狗哈士奇也惊得瞪大了狗眼,当时口水就流淌了下来。

“是帝器,是真正的帝器!”宋玉身形夸张,嘴巴无声地开合,想要喊出的话语却是无声,内心的激动难以掩饰。

那是一只虚空帝君曾经用来吃饭的碗,上面沾染了帝君的气息。

万道神芒。

是虚空帝君的气息。

“你也给我死。”

白袍中年人有瓷碗神芒悬浮加持,宛如真仙降临一样,一指点出,才刚刚拉起一点点距离的李牧,顿时张口吐出大片的金色血液,身躯几乎四分五裂,噗通一声,就掉入了尸液湖水之中。

难以形容的剧烈疼痛清晰而来。

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像是针扎一样,剧痛难以形容。

而在临入水之前,李牧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将怀中的黄衣仙女掷了出去,就如之前黄衣仙女牺牲自己将李牧掷上仙人之手假山一样。

隐约中,他看到了那颗美丽的头颅之下,还连着血肉模糊的身躯,隐约可以分清楚四肢。

“保重了,姐姐。”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浑浑噩噩朝着尸液湖水中沉底。

无意中卷入了天庭和古天庭的争斗,李牧的内心,不偏袒于其中任何一方,答应秦钟镇守军营校场,不过是因为幻境经历而激荡着的袍泽之义,但敌人太强,白袍琉璃显然已经起了杀心,李牧觉得自己这一次,运气可能不会那么好,不管怎么做,都是死。

所以刚才这样的选择,不算是牺牲自己换取别人,只能算是临死之前,顺心意做事吧。

带着极度腐蚀之力的湖水,疯狂地朝着李牧的身体钻来。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