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883、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嗷呜……汪。”

一道银灰光芒闪过。

一条肥硕的大狗,极为灵活地跃过天空,一张嘴,将落下的【天地环】双环都叼在了嘴里,然后到了李牧的身边。

李牧将将军秦钟的身形扶住。

“将军,你……怎么样?”他感觉到秦钟体内的生者气息,如倒扣的沙漏一样在飞快地流逝,抓也抓不住。

“将军。”

【披甲营】的将士们,也都第一时间拱卫了过来。

这时,奇异的变化在发生。

笼罩在整个校场营地之中的阴气,开始消散。

天空之中的阴云,也逐渐消弭。

“天魔已除。我们该做的事情,终于完成了。”秦钟将军站直了身躯,脸上带着感慨,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解脱:“生与死的轮回,我们走过,兄弟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可以安心地长眠了。”

一阵微风吹过。

将士们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原本笼罩在身上的森森死亡阴气,逐渐消失,脸上的笑容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鲜活气色。

“愿永远追随将军。”

赵猛这个腹肌如石雕般鲜明的汉子,眼中蕴含着泪光,神情激动。

“【披甲营】浩气长存。”

王得虎、甄梦龙等人,也是在刑台之下,身躯笔直如标枪,纷纷举着武器,行军礼,慷慨之气,贯穿浩宇。

秦钟欣慰无比地点头笑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跟随我,你们不入轮回,生也战,死也战,死了上百次,战了上百次,纵然骨肉消融干枯,都不能安息,还要陪我在这无尽的轮回之中再战,这一辈子,能够有你们这样兵,是我秦钟的骄傲和光荣。”

下面将士们妆容整肃,依旧无比崇敬地行着军礼。

这种神圣的气息,唯有真正的军人,才能理解。

李牧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了。

这是一群死了也战斗的军人。

让李牧想起了曾经在神州大陆星球的时候,大月王朝在危亡之际,也有这样一群士兵,同样的彪悍,同样的无悔付出。

“李牧,也要感谢你。”

秦钟转身看向李牧。

“感谢你在时隔漫长岁月之后,终于将【天地环】凑齐,让我在最后一次死境轮回之中,可以击败宿命之敌,守住了这座城,守住了这道门,让【披甲营】的兄弟们,终于可以长眠于地下。”

他轻轻地拍了拍李牧的肩膀。

这个动作,就像是在那场幻境经历之中,他在最后送李牧逃离的时候,拍李牧肩膀一样。

可是这一次,秦钟的手臂,已经不再那么有力,也不再那么温暖,他的身躯,也逐渐地开始虚化。

不只是秦钟,其他所有的【披甲营】军士们,都开始虚化,像是正在逐渐干涸的水痕一样,就要消失。

而他们的身上,有一种神圣庄严的气息,似是要羽化而登仙。

“我曾经,也是【披甲营】的一员。”李牧被这种气氛所感染:“而且,今日能够与诸位并肩一战,乃是我的最大的荣耀之一。”

秦钟笑道:“昔日的烽火台点火士,如今成长了,说起来,我现在好像已经想不起来,当初你是怎么调入我【披甲营】的了……李牧,本将有一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李牧毫不犹豫地道:“将军请说。”

秦钟道:“此地关系甚大,一旦失守,人族危亡在即,这一战之后,我和兄弟们,就要永恒地离开这里了,无法再战,所以恳请你,能够将我【披甲营】的使命,坚守下来,为我们镇守此地,十年之内,护住这扇门。”

“十年是吗?”李牧一听,略有犹豫之后,道:“好,我答应了。”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李牧已经不用为地球的命运而又辗转担忧,所以这十年,倒不是不可以坚守下来。

秦钟道:“多谢你,小牧。”

他缓缓抬手,向李牧行了一个古天庭的致敬军礼。

“行礼!”

下方赵猛大喝。

所有【披甲营】的将士,纷纷带着感激和信任的目光,向李牧行礼。

赵猛用拳头,锤了捶自己的胸口,向李牧笑了笑:“兄弟。”

王得虎、甄梦龙也笑了:“兄弟。”

整个【披甲营】的战士们,都用拳头锤了捶自己的胸口,道:“兄弟。”

这一声兄弟,并不容易。

当年,这是在军礼之外,昔日营地训练时,在遇到了真正值得信任和敬佩,足以让自己生死托付的真正袍泽的时候,战士们自己约定的一种表达方式。

李牧胸中有热血在燃烧:“兄弟。”

他重重地锤了捶自己的胸口。

那颗心,在强有力地砰砰砰跳。

这时,一股柔和之风吹过。

像是风中的灰烬一样,秦钟的身躯散去,化作偏偏飞灰,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