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692、三千青狐尽低头

青狐族长浑身涌动着难以形容的妖气力量,撼动天地,远超王级,想要从这奇异青色仙辉之中挣扎站起,但是却根本无法对抗,这仿佛是一种天然克制的青狐族功体的力量,哪怕他再强,都无法与之对抗。

“还不触动傀儡诅咒?”

他看向青狐少主,怒喝道。

青狐少主跪在地上,咬牙切齿,暗中催动布置好的傀儡咒术。

“幸亏我早就有所防备,每一次的返祖人选,事先都在体内,埋藏下了傀儡咒术,就算是返祖再成功,也还不是,任我摆布,我……”

他说话时,催动秘术。

就看一道道细细的血线,从他的十指之间,迸射出去,朝着碧言的头颈、四肢、腰腹等部位飙射而去。

这血线,宛如木偶提线。

碧言浑身散发出来的青色仙辉,竟是不能阻挡这血线的样子。

“小心。”

李牧正待挥刀。

他本能地意识到,这种木偶提线一般的血线,很有可能,对碧言极为不利。

但碧言只是微微一笑。

她头也不回,反手一抓。

无细细密密的血线,就像是遇到了磁铁的铁丝一样,瞬间都凝聚到了碧言白嫩纤细柔美的手掌之中,化作了一个血色圆球,缓缓转动。

“纵然算天算地,但总有你,掌握不了的事情。”

碧言回头,看着青狐少主,犹如俯瞰一蝼蚁。

她掌心之中,青焰流转,将这一团血线圆球,直接炼化,联袂为飞灰。

“不,这不可能。”

青狐少主死鱼一样瞪大了眼睛。

血咒秘术,竟然被破解的这么轻松?

这怎么可能?

而血线圆球被炼化的瞬间,他如遭电弑,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瞬间就萎靡委顿了下去,似是被抽掉了体内的力量一样。

青狐族长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沉。

这是反噬,傀儡咒已经无用。

这一次,这女子到底获得的是什么样的始祖血脉之力,竟然连这种号称是百分百克制控制返祖的傀儡血咒术,都被如此轻松地炼化?

麻烦大了。

青狐族长见过太多的诡秘辛秘,所以清楚地知道,一旦返祖之后的青狐,不被控制的话,意味着什么。

尤其是,碧言的返祖,明显要比之前任何一次血脉返祖更加纯粹和原始。

怎么办?

强如他,此时脑海之中,也是一片空白。

而李牧此时,已经意识到,原来返祖之后的碧言,已经强大到了根本不需要自己保护的程度。

虽然青狐少主设置了阴谋手段,但对于碧言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事情发展到这一阶段,对于青狐族来说,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公子,多谢你,若不是你关键时刻,又一次地从天而降,助我突破先天和后天的桎梏,直接进入原始始祖的血脉纯度,得到原始始祖的血脉记忆和力量,我也无法摆脱这傀儡血咒的控制,只怕此时,会如昔日其他一些返祖的同类一样,被操控,夺取力量本源,成为受制于他人的牵线木偶……公子,是你,又一次救了我。”

碧言回过头来,看着李牧,眼中的泪水,缓缓地流淌。

李牧下意识地抬手,拭去她脸庞的泪珠。

美丽的脸庞,触手柔软,略微冰凉,犹如羊脂玉,令人心中一荡。

“我们是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牧说完,才猛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可能有点儿不妥,连忙想要收回手。

但碧言抬手,按住了李牧的手掌,将自己的脸,贴在李牧的掌心,轻轻地摩挲。

那张清丽绝世的绝美脸庞上,有着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幸福满足。

“如果可以,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碧言笑着流泪。

李牧心中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是透过小狐女冰凉的小手,他能够感受到,碧言心中,有一种透骨的悲伤,无声无息地弥漫着。

可是他偏偏最不擅长,就是安慰人。

尤其是不擅长安慰这样一个哭泣中的绝世魅惑的美人。

“公子,谢谢你。”

碧言微笑着,抬起脸庞,看着李牧的眼睛。

说着,她缓缓地朝后退去。

“你?”李牧不解地看向她。

“公子,我不能跟你走,你不要怪我。”

碧言微笑着流泪。

对不起,只能到这里,不能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为我拔刀,为我与整个青狐族为敌。

为了我,你不惜死战。

但是,公子啊,对不起,碧言不能和你走。

原谅我的自私和任性,所以这个时候才出手。

我只是,想要感受一下,被你保护和关心的那种感觉。

想要感受一下,被你牵着手,挡在身后,一路狂奔,任由风拂动彼此的长发,衣袂在天空中猎猎飘摆,白云过身畔,大地在脚下……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