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649、擂台战(1)

这管事在白羽皇宫之中,做事多年,最是练就了一双察言观色的眼睛,心思阴沉,他刚才威胁碧言的那些话,一下子就戳中了碧言的内心。

如果说今天白日里的时候,碧言更多的是担忧自己的安危的话,那此时,她担忧李牧要比担忧自己更多了。

所以,当管事用李牧的安危来威胁,碧言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

一看到碧言这副模样,管事心中,更加笃定了。

“嘿嘿,你自己考虑吧,天魔公子可没有什么耐心,如果这一次你不随我去,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管事说着,作势朝着外面走去。

碧言心慌意乱,连忙拉住管事的袖子哀求,道:“大人,大人,我去,奴婢愿意去,只是能不能让奴婢去和李一刀公子道别。”

哪怕是去赴死,接受屈辱和凌辱,承受生命之中最可怕最恐怖的苦难,但离开之前,她还是希望,能够再见一面这个给了她尘世间温暖的人。

管事担心再多事,直接冷笑道:“你要是去见李一刀,那我看不如你们两个,一起做一对亡命鸳鸯吧,哼!”

碧言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回头看了看石殿,点头道:“好,我随你去,但是,请一定遵守之前的诺言,放过李公子。”

管事冷笑着,心里说,蠢货,放心吧,等你死了,那个狗屁李一刀,很快就会去黄泉之下陪你,天魔公子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狂徒。

但他一扭头,突然如同见了鬼一样,霎时间呆在了原地。

月光下,一身宽松外袍的李牧,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几步之外,眼神如刀,正冷冷地盯着他。

“李公子?!”碧言也惊呼。

这么说来,刚才的一切,李公子一定是听到了吧。

李牧看着这个小狐女,有点儿无奈地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嘛,不要自作主张。”

这样的自我牺牲,算是什么回事啊。

这个涉世未深的小狐女,真的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阴险与恶毒啊,今天都已经和【小天魔】撕破脸皮到那种程度了,对方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就此罢手?

“公子,我……”碧言像是做错事了一样,低着头。

那管事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跑。

李牧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一样,也没有拦他。

跑出石殿,走出百米,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回首朝着石殿方向看了一眼,神色阴毒,张口想要低声骂了一句。

事情又没有办成,这该如何向天魔公子交代?

这时,几个巡逻的皇室铁卫走过来。

“许大人!”

铁卫向管事行礼。

管事冷哼了一声,也没有理会,转身就走。

突然几个皇室铁卫都惊呆了。

“许大人,你……”

他们看到,这位许管事的头颅,就像是西瓜一样无声无息地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鲜血像是喷雾一样从脖颈断口出喷出来。

“不好了,徐管事被杀了。”

“有刺客。”

吼叫之声,划破了皇宫的夜空。

……

……

第二天,一大早。

李牧从修炼之中醒来。

小狐女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媚眼含春地站在石殿静室之外等待。

李牧坐下来,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道:“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饭,多没有意思。”

“嗯。”碧言乖巧地坐跪坐在旁边,为李牧盛粥夹菜,如同一个温柔乖巧的小妻子一样。

李牧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昨夜小狐女脱得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画面,那完美的胴.体,诱惑而又香艳的画面,挥之不去。

说起来,李牧也不是没有见过女子裸体——当然,地球上时成人武打动作片里的画面不算。

他在神州大陆长安城时,于闻圣斋花想容的闺房中,因为天眼开启,而有了透视的能力,无意之中一下子就将花想容的胴.体看了个清清楚楚,不过那只能算是某种形式上的偷窥吧,和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心甘情愿在你的面前宽衣解带,是两种概念。

对于李牧来说,小狐女碧言,给了他第一次不一样的体验。

两个人一顿早餐还没有吃完,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一位身穿着皇子锦袍的年轻人,带着二十名银甲护卫,冲进了石殿。

“六殿下。”狐女碧言连忙站起来行礼。

那年轻人有着白羽皇朝皇室独有的精美俊秀容貌,耳朵略尖,耳廓边缘有白色的狐毛,这是白羽皇朝皇室特有的返祖之貌,气质雍容华贵,颇有点儿颐指气使之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他没有理会狐女碧言,而是盯着李牧,沉声道:“李一刀,我且问你,许年许管事,昨夜死于二十一号石殿之外,可是你杀的?”

“什么?许管事……死了?”狐女碧言惊呼出声。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