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642、我回来了

闪烁着银色光纹的石纹古剑,在道懒的手中,发出了压抑已久的阵阵剑鸣之音。

单云秀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这是才是他。

这才是当初的那个他。

他,回来了。

魏西敏狞笑着,盯着道懒,道:“当年,你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也不是,我会再一次狠狠地将你,踩在脚下,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什么才是真正的骄傲……杀!”

他浑身黑色的氤氲缭绕,一指点出。

“魔渊吞天指……一指吞天地!”

一条凝若实质的黑色魔蛇,在他的指尖缠绕,吐出红信。

灭世魔气缭绕。

“烟雨迷离驾白鹤!”

道懒手中的石纹古剑挥出。

同样的剑法,他之前施展过一遍,但被道懒随手击败。

而这一次,再次施展出来,天空之中烟雨迷离,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凄美之感,在每个看到这一剑的人的心中升腾起来。

“啊……”

惨叫声响起。

魏西敏如避蛇蝎一样后退。

他的指尖,被剑光削掉。

一招即败。

怎么会?

“我不信。”魏西敏看着自己的断指,面色越发的狰狞。

道懒并不愿意多说。

石纹古剑再度挥动。

“南朝烟雨十九州。”

又是同样的剑式。

道懒身法气度,早就变化,同样的招式,再度从他的手中挥洒出来,仿佛是一个在烟雨迷离之中撑伞而行的绝世书画家家,手中剑,便是他的笔。

笔走龙蛇。

剑惊鬼神。

魏西敏的表情,竭斯底里:“魔渊吞天指……二指撼苍穹!”

他两只手指按出,天地仿佛是被这两指按动,要碎裂,被撼动。

但——

噗!

血光溅射。

两根断指在血花中飞起。

魏西敏如白日见鬼一样,踉跄后退。

两次出招,施展的都是他最得意的指法。

他以【魔渊吞天指】不知道击杀过多少的强敌。

但今日这两次出招,换来的,却是他的右手,只剩下了两根手指。

一种令他感觉到苍白无力的差距感,涌上心头。

这比杀了他,还令他难受。

“我不信……你这个废物,妄想站在我的头上?休想!做梦!”魏西敏盯着道懒,整个人彻底竭斯底里了起来。

原本年轻而又英俊的面孔,变得狰狞扭曲宛如最丑陋的魔鬼。

“魔渊吞天指,三指……”

他怒吼。

但一柄剑,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也直接打断了第三招的凝聚。

石纹古剑。

剑柄,握在道懒的手中。

“嗬嗬……”鲜血从魏西敏的口中难以遏制地涌出来。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道懒。

道懒面色平静地道:“前两剑,是为了告诉你,真正的【南朝烟雨剑】,足以碾压你的【魔渊吞天指】,而这一剑,则是为了告诉你,现在的你,在我面前,已经不堪一击,杀你,如杀鸡而已。”

他一脚踏在魏西敏的胸腹,将他踏倒。

石纹古剑缓缓地抽出来。

“你……嗬嗬……”魏西敏还想要挣扎,但顺着石纹古剑涌入他体内的烟雨迷离剑意,已经瞬间摧毁了他的真气,破灭了他的经脉丹田,令他根本提聚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力量,只能颓然倒在地上。

道懒一脚踩在魏西敏的胸膛,居高临下,俯瞰,道:“今日,送你这个满手血腥的扭曲屠夫上路。”

石纹古剑的剑尖,对准了魏西敏的额头。

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魏西敏脸上的愤怒和惊恐,反而是逐渐消散。

“好,你动手吧,哈哈……我……我欠你的一切,还给你了。”他疯狂地笑着,看着道懒:“动手吧,给我应有的尊严和荣耀。”

生命的最后时刻,魏西敏似乎是平静了下来。

道懒摇头,一字一句地纠正道:“错,不是你还给我了,而是我亲手拿回来的,这,是两回事。”

他眼神之中那种不屑和鄙夷,深深地刺痛了魏西敏原本平静下来的心。

“至于最后的尊严和荣耀?”道懒冷笑道:“呵呵,你配吗?”

魏西敏骤然又剧烈地挣扎起来:“怎么不配?你说什么,你毕竟曾经击败过你,你曾是我的手下败将,我……”

话音未落。

石纹古剑彻底洞穿了他的头颅。

剑意摧毁了所有的生机。

“我……我不服!我不甘啊!”

魏西敏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扭曲呐喊。

但一切已经画上句号。

道懒缓缓地抽出石纹古剑,站在魏西敏的尸体前面,用魏西敏的黑衣,拭去了剑上血。

这一场峰回路转的大战,终于至此彻底结束了。

道懒转身回到李牧的身前,长长地一揖。

李牧笑了。

当初他只是觉得道懒这个人,有点儿看不透,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