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554、第五战

青莲池中的小世界中,李牧沉浸在【侠客行】的剑意海洋之中。

作为中国古代最富浪漫主义色彩的伟大诗人,李白的一生都被无数人推崇和膜拜,而他的诗中,充满了瑰丽的幻象元素,宛如天上仙人一样,很多诗句,也就只有李白一个人可以写出来那种潇洒飘逸的感觉和味道。

【侠客行】是李白的代表作。

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这首诗,剑气森然,具有李白独有的极端的浪漫主义色彩。

侠客行剑意的精髓,就在这一首诗之中。

想要领悟,就得先懂诗。

李牧的身体周围,【侠客行】这首诗的每一个字,都在流转飞舞,银色的字迹,仿佛是天道符文一样,一笔一划,都蕴含着剑道的真意。

李牧修炼的是刀法。

他从小就喜欢刀。

中国古代武谚有云:剑为百兵之君,刀为百兵之王。

李牧自认为不是什么君子,他更喜欢王者的霸道,刀法直来直去,横劈竖斩,最是直接。

但所谓万法殊途同归,刀与剑,在武道层面上,只有共同之处了的。

李白自己也说了,希望李牧可以吸收他侠客行剑意之中的精髓,融入刀法之中,所以李牧一点儿都没有考虑过弃刀练剑,他是在领悟刀剑的共通之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李牧沉浸在剑意的世界中。

【侠客行】全篇共二十四段,一百二十字,每一个字,都化作了一个奇异的剑意符文,蕴含着一种剑道真意,李牧开启天眼,精神力宛如触手一样,不断地捕捉这种剑意符文,然后体悟,领会。

时间流逝。

李牧的身躯,自动运转【先天功】,吸收青莲宝气,同时,精神则是完全沉浸在了侠客行剑意的世界之中,领悟那种武道真意,融入自己的刀道之中。

修炼无日月。

时间如流水。

……

……

青莲池边。

浣刀宗掌门人叶恨身形盘坐,一动不动。

她被人偷袭,以蜀山独有的定脉之术,锁住了体内的真气,无法行动。

“唉,这又是何苦。”

叶恨使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脱困,心中焦急。

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偷袭。

也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偷袭自己。

她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难受。

非常非常的难受。

又一个老朋友,要死去了。

是代她去死的。

……

……

白日如血。

长风猎猎。

“父亲……”

【玉公子】欧阳玉站在神光飞梭之上,神色绝望而又悲怆,眼泪禁不住地流淌出来,然后双腿一软,就想着浮空擂台的方向,跪了下来。

神光飞梭上的蜀山高手,一个个都面带愤怒和悲痛。

“哈哈哈,不堪一击啊。”

【西海一剑】覃如霜仰天大笑。

战斗已经结束,他的手中拎着一颗带血的头颅,而在他的脚边,蜀山七大支脉之一的超天亭亭主欧阳幻羽的无头尸体,躺在血泊之中,被他踩在脚下。

十场擂台战的第四场,落下了帷幕。

为蜀山出战的欧阳幻羽战死。

九大派又赢了一局。

双方战成了二比二,暂时是平局。

但是对于蜀山来说,却面临着近乎于绝境的局面,无名和欧阳幻羽两大破碎经的强者,以近乎于屈辱的被碾压的方式战死,而蜀山还找不到任何可以战胜‘实力突然得到了突破’的【西海一剑】覃如霜。

“剩下的六局,我看也不用比了,你们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不如早点儿投降,让出白帝城,还可以为你们保留下一些元气。”

覃如霜不屑地道。

他将欧阳幻羽的头颅,丢在地上,一脚踩住,冷酷无情地道。

欧阳玉疯狂地想要冲去,但是被旁边的水月先生等人给拦住了。

覃如霜如此连续嘲讽,就是要激怒蜀山的人,一旦登上浮空擂台,就是惨死。

“呵呵,我知道,你们都很生气,也非常痛苦,好好体会吧,这就是弱者的悲哀。”覃如霜故意在蜀山众人的伤口上撒盐:“死亡,也而并不是解脱,只是另一种屈辱的开始。”

他最终将超天亭主欧阳幻羽的尸体,令人带回到飞舰上,以倒钩穿过肩膀,血淋淋地挂在桅杆上,在烈日之下暴晒。

“这就是与九大派为敌的下场,死不得安生。”

覃如霜冷笑着。

蜀山众人气的五内俱焚。

“覃如霜,欺人太甚了,本是公平的擂台战,你借助外力也就罢了,为何还侮辱亡者尸身?”蜀山水月先生怒道:“你西海剑派也号称是名门正派,身为当世正道七大至尊之一,你真的是一点儿脸面都不要了吗?”

覃如霜闻言,神色一冷,脸上也觉得有点儿火辣辣的,但旋即冷笑道:“对付你们这种魔教妖人,不用讲什么仁义道德,挫骨扬灰,对于你们来首,都是一种仁慈。”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