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539、逆命传人(2)

回到桌峰时,李牧感觉到,这个西海剑派的气氛不一样了。

一种大战之前紧张的气息在弥漫。

浮空擂台修好,意味着魔教蜀山和正道九大派之间的十场约战,就要开始了。

西海剑派在备战。

而李牧这些杂役,则是被看管的更严,不许在桌峰乱走,没有西海剑派的征召和命令,都必须留在各自的房间里,近乎等于是被管制。

当天下午,就有一些看热闹的武林中人和小宗门,打起了退堂鼓,提前离开了,九大派的苛刻,让这些人感觉到自己受了侮辱,所以用这种方式抗议。

“小断,你也离开吧。”丁毅悄悄地劝李牧。

李牧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道:“别啊,丁大哥,正邪大战啊,经过了这么长的铺垫,终于要上演大戏了,高潮即将来临,我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可一定要看完。”

丁毅苦口婆心地道:“可是很危险啊,你以为那些人,真的是因为被苛待了才选择离开的吗,不,这些老江湖,就像是可以提前预知天晴风暖的鸟儿一样,他们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提前离去。”

“危险?”李牧道:“是怕被当做是炮灰吗?”

丁毅高看了李牧一眼,道:“你能想到这一点,很不错了,不过,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并不止这一点……算了,不多说了,我已经为你联系好了离开的飞舟,就在今夜,你离开吧。”

李牧摇摇头,道:“我想留下来看热闹。”

他反问道:“那丁大哥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作为名满江湖的大侠,这里的热闹,离不开我。”丁毅习惯性地吹嘘了几句,然后看着李牧,欲言又止,最终摇着头离开。

李牧看着丁毅的背影,心里感觉暖暖的。

这个在酒楼萍水相逢的朋友,虽然喜欢吹牛,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本事,只不过是苦星武道江湖的底层人物,但有一副热心肠,比这几个高高早上所谓的正道九派,不知道仗义了多少倍。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当天太阳落山之前,果然是又走了不少人。

夜幕降临。

李牧在石室之中盘膝而坐,修炼混沌真气。

突然外面传来了很隐蔽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李牧不动声色,如未察觉。

石室的之门,突然被撞开,一道身影,快如闪电,瞬间就到了李牧跟前,刀光一闪,刀背拍在了李牧的后脑。

李牧身形一软,倒了下去。

“小断,小断?”这身影轻轻地摇了摇李牧。

外面的月光照射进来,落在他的脸上,正是去而复返的丁毅。

看到李牧并无反应,彻底昏迷过去了,丁毅这才彻底放心,才拿出一根结实的绳子,将李牧困了一个牢牢实实,然后抗了起来,走出石室。

一路上,丁毅很小心,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

月光下,他扛着李牧,一直来到了桌峰西缘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港口,一艘带着船舱的小型飞舟,舟上已经有数人。

看到丁毅过来,其中一个人问道:“人带来了?”

“恩,带来了。”将李牧丢过去,丁毅道:“到凤鸣城就可以了。”

“走。”那人接住李牧,丢到甲板上,然后令助手催动飞舟。

一道弧线划开云海,飞舟疾驰而去,朝着蜀山外围方向风驰电掣。

丁毅看着消失的飞舟,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了,兄弟。”

然后,他纵身一跃,直接朝着桌峰之下飞去。

大宗师巅峰境界的丁毅,在这一瞬间,展现出来了与他境界完全不相符的速度和身法,快逸绝伦,宛如孤鸿,一闪便是数千米,显然是一种飞遁秘术。

他人如闪电,瞬息之后,便已经来到了桌峰之下。

蜀山的剑峰,一座座插入地面,从高空看起来,宛如参天大树组成的丛林一样,剑峰的底部,狭窄崎岖,阴暗潮湿,很多地方不见阳光,布满了青苔、腐泥、抬头只见一线天。

夜晚时候,光线更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似是九幽地狱一样。

丁毅轻车熟路地来到桌峰底部一片小石林中。

这小石林似是天然生成,又似是树木石化之后形成,表面上看起来并无任何的异处,但是当丁毅走入其中,来到了最中间的一个石桩上,盘膝而坐,打出几个手印之后,空间元素流转。

整个石林,突然消失了儿一样。

然后轰隆隆震荡,岩石滚落如雨。

在一刻钟的时间里,偌大的桌峰生生地向上拔了一百多米,才缓缓地停止。

丁毅浑身都被汗水湿透。

一股奇异而又强大的力量流转,他整个人发出赤黑色光辉。

大圣级的力量,在丁毅的周身缭绕,澎湃。

很显然,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