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415、破魔·早登极乐

小*的眼睛像是黑色的宝石一样,没有丝毫的杂质,纯净的像是百年山间的秋泉水,令李牧原本无比烦躁的心,不知不觉就安静了下来。

自从在虎踞城的坍塌阁楼里发现这个小家伙,李牧就将他抱在怀里,没有再放开过。

小*的母亲,已经被安葬。

小家伙对于李牧,特别的眷恋。

尤其是,在李牧以东方青帝木气,为小家伙梳理身体,补足血气之后,她在李牧的怀里,非常乖巧亲昵,看到李牧的时候,就会发出婴..儿特有的纯净笑声。

“大人,主府出事了。”刚进城,一位大月军的千夫长,就急急忙忙地冲来。

李牧听完,心中的浮躁之意又起。

“去看看吧。”他抱着*,一边安抚哄笑,不急不缓地朝着主府方向走去。

很快,前方就响起一阵呼喝之声,主府大门在望。

“杀李贼。”

“让李牧出来。”

“先杀了这些大月余孽,看李贼现不现身。”

各种呼喝之声,让李牧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公审现场一样,他看到,张三和穆青两个人,正在竭力地维持秩序,但却挡不住群情激奋的人。

那一张张自诩为正义,但实际上却亢奋的有些狰狞的面孔,在李牧的眼中不断地放大。

“李牧莫不是怕了?哈哈,也无所谓,只要他交出身上的神功秘籍,交出宝贝,我们可以饶他一命。”

“不,还要让出太白城,弑君之人,不配居住在如此福地之中。”

“自我封印修为,隐退五百年。”

“哈哈,李牧,也有今日。”

人总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大多数人,在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会很冷静很沉着,前思后想,三思而行,但是当太多的人簇拥在一起,处于一种亢奋而又激进的状态是,再理智的人,都会被感染,变得疯狂了起来。

李牧看着眼前这些人,突然觉得有点儿可笑。

这些人,修为都不俗,陌生的面孔,以前不怎么见过,但看其穿着,只怕是都是一些古老传承的宗门和世家的大人物,有仪度,气质不俗,或尊贵,或凌厉,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偏偏是这些个大佬们,此时的狰狞,却比路边的乞丐还吃相难看。

事情都已经闹到这种程度了?

李牧听着他们呼喊的话,脸上的表情古怪。

这些人,他们凭什么就以为自己怕了他们?

凭什么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已经被他们捏在了手中?

就只是因为,这几日自己并没有理会他们?

他们怕不是傻了吧。

还是脑子被驴踢了?

李牧怀中抱着*,觉得有些滑稽,于是摆摆手,军士们停下来,陪着李慕,站在外围,静静地看着。

主府门口,张三和穆青这两位大月军硕果仅存的强者,无比狼狈,而原本在维持秩序的数十名大月军人,更是被直接击飞,吐血,重伤,撞入了主府之中。

所谓的大佬们,一步一步地朝着主府大门逼近。

“李牧杀戮成性,罪该万死。”

“年纪轻轻,就杀了这么多人,连人皇都不放在眼里,长大了还了得?”

有人大声地道。

李牧眼睛中的凛冽冷意,如一层冰花一样流转开来。

杀戮?

他直接呵呵了。

秦明帝一声令下,西秦军在十城九地杀戮百万,都是无辜者,这等尸山血海一样的杀戮,那个时候,这些人缩在深山老林里,不说任何话,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视而不见,不指责秦明帝。

而现在,这些却跳出来指责自己?

李牧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天的烦躁,是不是,有点儿……无聊?

这些人,每一个的脸上,千万种贪婪、欲望、狂热、狰狞、阴沉、冷笑、疯狂、残忍、窃喜……所有的表情,在李牧的眼中,渐渐地汇集成为了四个字。

欺软怕硬。

然后他低着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

小*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笑容,两个暖暖的小酒窝,眼睫毛很长,表情甜美,一只小手还紧紧地抓住李牧的衣服……很安静的画面,令人心醉。

他心头的烦躁,快速地消散。

射雕英雄传里面,郭靖的迷茫和思考,关于‘武功杀人论’的疑惑,最终由九指神丐洪七公解答。

北丐一生之中,杀人也不少,但每一个都是罪有应得之人,他行事光明磊落,不有污垢,面对着裘千仞的质问,东邪西毒南帝黄蓉等人,都哑口无言,唯有洪七公义正言辞,最终说的裘千仞辨无可辨。

李牧是知道这个答案的。

金庸老爷子给出的答案,是问心无愧。

李牧之前因为菜菜祖孙、宁靖夫妇之死,而伤心的时候,是问心有愧的,觉得自己没有及时感到,没有能够救下他们,所以会烦躁而又迷茫。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