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228、借条·碾压

“15号阁楼,无十五万金第一次……还有人加价吗?”拍卖师挥舞着锤子,因为过于亢奋,脸上的表情近乎于狰狞。

一个天价记录,就要诞生了。

王辰面色焦急地看着公主秦臻。

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昔日公主殿下一支的势力,在西秦帝国之中,也是有一定的分量,然而随着唐崇冤死,各方合力打击之下,分崩离析,如今,竟然连几百万金都凑不出来。

秦臻背对着大门,双眉紧皱。

唐氏姐妹的价格,被炒到了天价,这超乎她的预料。

能够筹集到的资金,她基本上都努力了,还当掉了身上几件值钱的东西,所谓人走茶凉,以前曾经认识的一些商会财团,上赶着给她送钱,而如今,一朝失势,一听说是她借钱,连面都不见。

该怎么办?

秦臻纵然是智计百出,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她抚摸着手中的长剑,面露一丝决绝之色,向阁楼外传音,道:“可否用物品抵押?”

王辰一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大惊道:“殿下,这把剑可是当初……”

秦臻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然而,外面那位教坊司班主的声音传来,道:“贵宾若是有宝物,当然是可以抵挡,但是,需得请一些专业人士来评价鉴定,之后才能给出价格,这怕是眼前的这一次拍卖,贵宾是要赶不上了。”

……

……

“15号楼阁,五十五万金,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加价?”

拍卖师的声音颤抖。

“最后的机会了,最后的机会……这可是堂堂振国将军之女,拥有武道天赋,还是处女,有史以来教坊司拍卖的身份最尊贵的女眷,错过之后,以后可能不会再有了啊……”他看向10号楼阁的方向,希望那边能够再加价,将记录抬得更高一点。

然而,之前气势逼人的10号楼阁,这一次,却是沉默着,没有再报价,似乎是在衡量得失,又似乎是已经放弃了。

15号阁楼中,白远气得咬牙切齿:“他妈的,还不敢进宣布竞拍归属,这个老狗,拖延时间,是在故意引诱其他人,来和我们竞争。”

韩斐然嘴角森然冷笑:“哼,10号应该是没钱了……派人盯住,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和我们争,我要让他将我们的损失,全部加倍吐出来。”

主舞台上,被束缚在人形钢架上的唐糖,泪水似乎是已经流干了。

她的表情,在拍卖师撕扯着嗓子的呐喊声中,在周围围观者们的欢呼声中,逐渐变得麻木了起来,眼中的惊惶和软弱,逐渐便成为了仇恨和愤怒,她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仇恨的种子,在她的心底里疯狂地滋生蔓延生长。

唯有在看到站在旁边的白银鬼笑面具人的背影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才有一丝丝的平静,在最黑暗的时候,这个素未平生的人,维护了她的尊严。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还有没有人出价?如果没有,那这位振国将军的大女儿,就要归属15号房的贵宾了……”头发灰白的拍卖师,高高地举起了拍卖锤。

带着面具的李牧,站在唐糖的身边,看向了10号楼阁。

奇怪,王辰等人,竟然要放弃吗?

他心中一动,催动暗中布置的阵法,看到了10号楼阁中的一切,面色焦急的王辰,还有一位身穿着白色长袍的削瘦身影,面具蒙面,看起来是一位二十岁左右年轻男子,手中握剑……

“原来是……没钱了。”

李牧暗中窥探之下,内情了然。

看来王辰跟随的这位殿下,有点儿失势啊,竟然这么穷。

不过,他能拿出来自己贴身神兵宝剑去抵押,只是为了救人,这倒是令李牧刮目相看,看起来,这个所谓的殿下,倒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好,既然没有人再参加竞拍,那我宣布,振国将军长女唐糖,归属于……”拍卖师高高举起的拍卖锤子,就要落下。

“等等。”李牧开口。

拍卖锤止在半空。

头发花白的拍卖师,心有余悸地看向白银鬼笑面具人,道:“阁下什么意思?”

他生怕这个先天存在突然发飙,大开杀戒。

李牧道:“我出价……五十八万金。”

周围一片惊呼。

白银鬼笑面具人要参与竞拍?

拍卖师呆了呆,反应过来,摇头道:“必须是拿到了标牌,有过资金证明的贵宾,才有资格出价,阁下虽然归为先天,但……”言外之外,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这里信口雌黄,万一你拿不出来五十八万金怎么办?

李牧淡淡地道:“我知道。”

他看向18号阁楼,道:“跟价。”

然后18号楼阁中,果然是传出了加价的声音:“五十八万金。”

周围一盘惊呼和哗然。

这一下子,就算是傻子,也反应过来,原来这个白银鬼笑面具人,竟然是18号阁楼中的神秘贵宾。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