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222、顶级贵宾阁楼

不管花想容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样的辉煌曾经,哪怕是花魁之贵,对于花想容自己来说,从一开始,得到这个艺名,都不是她自己所愿,只不过是一种对于生活的妥协而已。

对于很多沦落今进入了教坊司的女子来说,恢复自己本来的名字,基本上是一种奢望。

花想容原名上官雨婷,是一个上官世家的女子。

上官雨婷这四个字,代表着一种血脉,一种归宿,也代表了昔日一段最美好的生活,是她的父母赐予她的最珍贵的东西。

“可是,奴家还未脱籍,直接恢复真名,岂不是……”巨大的激动之后,花想容还是有点儿迟疑,从之前的迹象来看,想要脱离教坊司之籍,并不容易。

李牧道:“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我要带你离开教坊司,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住,何况,你自己可能还未意识到,如今你的实力,已经非常强大,你自己想要走,谁能拦得住你。”

对于来自于地球的李牧来说,这个世界的一些规矩,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所谓的妓籍,只不过是一个表面意义上的规定,是强权者对于弱者的一种阶级定位,但当你自己本上就已经是强者,这些定义,只要一念之间,就可以打破。

刘成龙或者是其背后的二皇子,想要用这个东西,来拿捏花想容,那实在是一个笑话。

正说话之间,敲门声响起,郑存剑从外面走进来。

“公子,这是您今夜传参加竞拍的标牌。”他手中拿着一个令箭一样的白玉牌子,雕琢花纹,极为精美内部蕴含有术士阵法,可以辨别震为,玉牌的一面是长安城教坊司的标识,另一面则是一个数字18。

“因为是临时办理,虽然是顶级贵宾的令牌,但令牌的数字,却是靠后了一些。”郑存剑略带忐忑的地道。

说实话,到了现在,他的心中,对于李牧的敬畏,可以说是到达了顶点,越是了解李牧,越是看到他从太白县城走出来之后这些日子的变化,就越是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有多么妖孽。

李牧接过玉牌,略微观察,其内的术士阵法,一清二楚。

连绵镌刻了三五个阵法,对于这个世界的术士来说,或许可以说是精妙,但是对于李牧来说,极为简单的小阵法而已,除了对外宣称的辨别真伪防止仿造的效果之外,其实还可以起到一种很隐蔽的检查定位作用,有点儿现实GPS定位一样,教坊司的术士,可以通过这个令牌来确定持有者的位置。

但,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还别说是李牧,就算是如今的上官雨婷,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随便修改。

“公子要参与今夜的竞拍?”白萱很是惊讶,之前没有听到李牧透露过一点点的口风,而且,今夜拍卖的是女奴,李牧并非是好色之人,却对这个有兴趣?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的上官雨婷,后者神色正常,并未流露出任何的不愉之意。

“嗯,凑一凑热闹。”李牧随口道。

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和白萱解释那么清楚。

“让你帮我调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李牧问道。

郑存剑看了一眼白萱,略微犹豫。

白萱很识趣地起身,道:“花儿……哦,不,是雨婷已经为闻圣斋夺得了花魁,我的心愿已经达成,脱籍的事情,我会再努力去找刘主事商议争取,就先告退了,雨婷在闻圣斋一些东西,以及今夜花魁的奖励降临,我会亲自去整理好,雨婷妹妹可以随时来取,从此以后,你就是李公子身边人了,姐姐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

说完,白萱转身离开。

郑存剑又看了看上官雨婷和丫鬟馨儿,但知道这两个女子,乃是李牧身边的亲密之人,于是道:“抱月楼中,天字一号包间的神秘人,拿到的是顶级贵宾一号牌,之前那位王先生通过一些手段,拿到了顶级贵宾十号牌,飞仙楼地字一号包间里面,的确是有几位草原来人,不过主事的人,却并非是草原人,而是天下商会大秦帝国分部的少主,拿到的是顶级贵宾七号牌……”

李牧点点头。

天字一号包间里的神秘人,就是之前李牧用天眼看时,其能量磅礴如同一轮烈日一样,乃是今夜实力最可怕之人,竟然拿到了顶级贵宾一号牌,看来不仅是实力不俗,其身份地位也不低。

李牧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王辰等人果然是拿到了顶级贵宾牌,他和他背后那位,应该是为了营救唐崇遗孀而来,参与竞拍应该是他们最理想的一种方式,不过,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至于草原人,竟然和天下商会组合在了一起,倒是让人意外。

不过,他们的出现,在情理之中,那些草原狼神殿的女战士,身份地位不低,有人营救属于正常,这一点,是李牧之前用天眼扫了整个教坊司流芳街之后,看到了一些奇异的力量气息之后,才联想到的,所以让郑存剑去查,没想到,真的查出来了一些东西。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