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218、花魁大赛(2)

一边的白萱,却是也大约反应了过来,面色难堪,道:“这可如何是好?有人要故意为难花儿?怪不得,之前的名士评分环节,会有那样的结果……这……唉,都怪我,花儿,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之前让你来参加花魁大赛,就没有这么多的波折,说不定此时,你已经顺利脱籍,和李公子双宿双飞了,现在……唉。”

她很自责。

李牧对于这个妈妈桑,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还算是有点儿人情味,第一时间想不到的,不是说花想容多不了花魁让闻圣斋的利益受损,而是在为花想容的安危着想……可见,她还是真的将花想容当成是自己的姐妹的。

郑存剑一时之间,也有些无力之感。

“要不,我回去请知府大人出面……”他其实心中,也没有把握。

丫鬟馨儿这个时候,也焦急了起来。

花想容没有说话,她不想给李牧太大的压力,更不想李牧为难,只是双手轻轻地挽住李牧的胳膊,哪怕是去死,她也绝对不会再向其他男人低头。

李牧却笑了起来,道:“一个个都这样的表情干什么?又不是天塌下来了,再说,就算是天真的塌下来,我也要让它长回去。”

说实话,对于地球人李牧来说,所谓的脱籍,根本就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他要带花想容走,谁敢阻拦?

白萱想了想,道:“李公子,不如这样,你现在就带花儿走,趁着花魁大赛还未结束,那些人肯定反应不过来,等到你们出了城,天高地阔,江湖路远,就算是帝国皇子,想要找你们,也如大海捞针一样。”

丫鬟馨儿眼睛一亮,道:“是啊是啊,现在是个机会,李公子,你带着小姐走,我留下来,配合白妈妈迷惑他们,教坊司的人看到我在,绝对不会想到,小姐已经走了。”以李牧的实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一个人离开长安城,易如反掌。

“不行,我怎么能够丢下你……”花想容急道,在她的心目中,馨儿名义上是丫鬟,但实际上,就如亲姐妹一样,如何舍得将馨儿丢在这里,而且,可以想象,一旦教坊司发现真相,馨儿的下场,只怕比死还要凄惨。

李牧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别瞎出主意,走什么走,要走,也得拿了花魁,打了坏蛋,然后再走。”

“可是……”白萱底气不足。

“没有什么可是的。”李牧自信十足:“这个花魁,花儿当定了,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掌握在所谓的那些上层权贵的手中,伟大领袖毛..主..席教育过我们,人民群众才是历史车轮的推动者。”

花想容:“?”

白萱:“?”

郑存剑:“?”

馨儿:“?”

毛。主。席是谁?

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但,李牧的自信,还是真的感染到了他们。

“都回去吧,该干什么该什么。”李牧摆摆手,将郑存剑和白萱都支走了。

帐篷里,就剩下了李牧、花想容和馨儿三人。

“今夜要是打起来,花儿你保护好馨儿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李牧未雨绸缪,先安排了一番,他有一种直觉,今夜会有大事发生。

花想容点头答应。

“公子,会很危险吗?”馨儿眨着眼问道,她还是担心花想容。

李牧道:“会,非常危险……对于敌人来说,未尝危险。”

馨儿于是苦着脸。

这都到什么时候了,李公子怎么还是这么大意啊。

李牧也不逗她了,转身交代花想容一些事情,指点她遇到高手的时候,该如何防御,反击,最重要的当然是首先要立于不败之地,盾法的应用尤其重要,然后,又将这几日祭炼的一些一次性消耗类道器,都交给了花想容,并告诉了她使用的方法。

“你专修道术,真正的战力,绝对超乎你自己的想象,今夜,对于你来说,也许是一次机会,验证你的所学。”李牧对于花想容,充满了自信,道:“到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些所谓的成名高手,强者,在你的面前,是如何的不堪一击。”

花想容乖巧地点头,听得很认真。

实际上,她对打打杀杀的,并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她能够察觉的出来,牧哥哥其实在有意地培养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只要是牧哥哥的意愿,她都愿意去实现,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

李牧将一切都叮嘱之后,看到花想容单纯信任的眼神,心里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将这样一个纯净如水一般的女孩子,朝着一尊呼风唤雨的法神方向培养,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修炼之路,一旦踏上,哪里会有什么和风细雨,从来都是腥风血雨。

但如果要让花想容成长为日后自己身边的助力,现在的这些经历,却又是不可避免的。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