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215、不按套路出牌

“是吗?可惜啊,赵婆婆有事已经提前离开了……人,我是交不出来的,我倒是要看看,花大家到底要如何一个不客气法。”陆雪是决定撕破脸皮了,反正,倚翠阁也不用怕闻圣斋。

花想容眉毛微皱,掌心之中,一个捉人道术已经衍化生成。

她正要将躲在暗中的那个打了馨儿的赵婆婆给揪出来。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教坊司主事刘成龙,在几位班主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纷纷行礼问安。

刘成龙在教坊司中可谓是皇帝一般的地位,决定着众多女子的生死命运,即便是如陆雪这样的一楼主事,在他的面前,也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

问清楚了事由,刘成龙淡淡地道:“花魁大赛上,竟然也敢打人闹事,莫不是故意坏本官大事不成?简直是狗胆包天,来人啊,将那打人的婆子,捉到胭脂河里沉了吧。”

“不不不,我错了,打人,饶命,打人饶命啊……”赵婆婆原本藏在角落里冷笑着,但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给吓瘫了,跪在地上,鬼哭狼嚎一样的求饶,哪里还有丝毫之前抽打馨儿时候的那种嚣张跋扈狠辣。

然而,在刘成龙的眼里,杀一个婆子,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哪里会饶她?

而且,也没有人为她求情。

这个赵婆子,跟着陆雪的身边,平日里极为跋扈,性格刻薄,大骂刑罚身边的姑娘那是常有的事情,树敌极多,没有什么人缘。

有教坊司的侍卫过来,将这婆子直接塞进麻袋里,转眼就拖走了。

倚翠阁的陆雪妈妈桑,还有头牌陆红袖,顿时吓得一脸苍白。

主事大人这摆明了是要维护花想容啊。

今天晚上,风向不对,这是踢在了铁板上,要糟糕啊。

“陆妈妈,你也是教坊司的老人了,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在这样关键的时候,纵容手下挑衅闹事?”刘成龙看过去。

陆雪面色苍白地道:“大人,我……其实……我……”

“好了,等到大会结束,你亲自去闻圣斋,给白妈妈赔礼的吧。”刘成龙淡淡地道。

他何等眼光,发生了什么,一看就知道,又怎么会不知道,陆雪在心里想什么,岂会听她狡辩?

不过,之前二皇子也给陆红袖打赏了十万,纵然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打压花想容,但陆红袖毕竟是二皇子给了脸的人,不是他所能随便处置的,因此,对于挑起事端的陆雪,刘成龙也没有过分苛责。

打杀一个婆子,算是当众给花想容一个交代了。

“是。”陆雪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还好,没有其他更可怕的处罚。

“都散了吧。”刘成龙摆摆手。

围聚在一起的各大青楼的人,立刻都散了开去。

谁都看得出来,主事大人已经在向花想容释放善意了。

很多人看向花想容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这段时间,简直是什么好事情,都发生在了花想容的身上了,先是被李牧青睐,接着又在花魁大赛之上,一鸣惊人,得到了创记录的打赏,连刘掌事都对她高看一眼。

真是命好啊。

众人散去。

刘成龙却没有离开。

“大人。”花想容略略行礼。

丫鬟馨儿和其他四个闻圣斋的清倌人,也不敢怠慢,第一时间都向这位主宰着教坊司千万女子命运的大人物恭敬地行礼。

“恩,花大家一舞一曲,惊艳天下,本官以前倒是疏忽了,不想我长安城教坊司中,竟然有如此神仙人物存在。”刘成龙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大人谬赞了。”花想容面色恬静地道。

如果是换在以前,见到了这位教坊司掌事大人,她心中还有颇为惴惴,但自从遇到了李牧,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此时她的心态,早就已经改变,再面对刘成龙时,亦平淡自如。

“花大家才艺惊人啊。”刘成龙笑着道:“本官却不知道,花大家竟然也是一位修为精深的术士。”

“只是一点儿微末之技而已,不足挂齿。大人,此次花魁大赛之后,小女子想要为自己和馨儿赎身脱籍,还请大人行个方便。”花想容道,本来她早就要离开教坊司了,只是为了报答白萱,所以才答应参加这一次的花魁大赛,拖到了现在。

“哦,这个啊……等到花魁大赛之后再说吧,不过,教坊司脱籍的事,一般都要比普通青楼更加麻烦一些,毕竟是需要朝庭行公文的。”刘成龙不置可否,略微拿捏了一下。

花想容没有微微一皱,有一份冷月般的清寒在面容上一闪而逝。

她修炼了先天功,直觉何其敏锐,已经感觉出来,这位教坊司主事,今次现身,只怕是来者不善。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