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162、冲动了?

李牧笑了。

他也没有想到,世上,真的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看对方的样子,颇有身份地位,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可真的是……

要是换做其他一些小年轻,也许被这一番夹枪带棍的恐吓,就给吓住了,会犹豫,想着认个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这首诗就算是送给甄远道好了,但那样一来,立刻就会陷入对方的文字陷阱,沾染污名,以后再也翻不了身。

老子的【佳人诗】,的确是抄的,但绝对不是抄你的。

你个老东西,也好意思。

李牧原本就没有打算讲道理,所以正要动手……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楼梯的方向传来。

“不肯能,这位公子,绝无可能抄袭,甄先生怕是搞错了吧。”熟悉的柔软甜糯的声音,在闻圣斋白萱妈妈的陪同下,一袭白色纱衣的花想容,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嗯?

她竟然下来了。

李牧有点儿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是这下面的喧哗,闹得太大,所以惊动了三楼的花想容。

这丫头,也是有心了,竟然连衣服都没有怎么换,就直接下来为自己辩解。

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而这时,整个一楼大厅,都轰动了起来。

花大家竟然下楼了。

很多早就想要一睹芳容的人,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终于见到了传说之中的闻圣斋花魁了。

无数道目光,都投射了过去。

林秋水、刘木杨和宋卿飞这三个人,面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他们没有想到,花想容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书生,就下楼抛头露面,还帮着小书生说话,这让他们又惊又怒。

甄远道目光落在花想容的脸上,一抹惊艳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心中也不由得浮起一丝炙热,他也被这个女人的容颜所震惊。

“原来是花姑娘。”甄远道将自己心中的那一缕占有欲很小心地掩饰,微微一笑,道:“姑娘只怕是被这位小友给蒙蔽了,那首佳人诗,的确是老夫酒后所作,当日……”

花想容直接打断了甄远道的话,道:“甄先生应该是不胜酒力,所以记糊涂了,我相信,佳人诗必定是这位公子所作,公子人品高洁,诗才纵横,惊世无双,不会做出窃诗之举。”

甄远道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怒色。

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凤鸣书院教习贾作仁,面带微笑,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站出来,道:“花姑娘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简直是无耻,说别人是抄袭,反而是要让别人拿出不是抄袭的证据。

贾作仁是凤鸣书院的教习,其地位名气,和甄远道相差无几,两个人,也一直以来都在明争暗斗,教出来的两个得意弟子,刘木杨和林秋水,也是如此。

“这……”花想容沉默片刻,然后道:“公子之才,当世含有,在三楼之上,他只不过是随口之间,曾为小女子又作诗一首,此诗,可为证据……馨儿,拿出来吧。”

丫鬟馨儿从后面走出来,与另外一位丫鬟,将一卷纸徐徐张开,其上墨迹未干,一首诗白纸黑字,正在其上,诗曰:云想衣裳花想容,秋风拂槛月华浓。若非闻圣斋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众人看完这首诗,顿时都在心里,到吸一口冷气。

好诗!

又是一首百年诗。

而且,这首诗,一看就是送个花想容的,直接将名字嵌入其中,情景交融,人物虚实皆写,的确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又是这个少年写的?

无数道目光,又看向李牧。

一个人,作一首好诗,就已经很难了,而作数首,就更难了。

因为,这种事情,只有天才才能做到。

当然,如果是天才的话,又怎么会稀罕去抄袭别人的作品?

甄远道的神色,立刻就有点儿难堪了。

不过,凤鸣书院的贾作仁,却是不慌不忙,往前一步,笑道:“看来,花姑娘,果然是被这欺世盗名之徒给骗了,你刚才拿出来的这首诗,乃是老夫今日上午,于庭中观花,有所感悟,创作出来的……”

人群中,立刻就是一片喧哗声。

这就有点儿太不要脸了啊。

若果说之前甄远道的说辞,还有点儿可信度的话,那现在,这位贾作仁的话,可就有点儿不要脸了啊,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你创作出来的诗,被人都不知道,偏偏被这少年人,给知道了。

花想容愣住。

她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贾作仁则对于周围的一切变化,如若无闻一样,面色淡然。

今夜,好不容易出了两首百年诗,之前一首佳人词,已经被甄远道这个老对手给抢走了,这一首,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了。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