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160、先天道体

这是唐朝诗仙李白所做【清平调】三首中的一首,传闻乃是在唐玄宗与杨贵妃宴会之上,李白作诗,借着酒兴,让宦官头子高力士脱靴,让贵妃研墨,一气呵成的三首诗,流传千古,这首便是其中之一,尤其是首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更是无比地契合今日此地,恰好与花大家的名字一模一样。

这样的一首诗出来,花想容立刻就眼前一亮,再看李牧的时候,眼睛里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丫鬟馨儿和其他几名女子乐师,也都是心中震撼到了极点。

一双双妙目,看着李牧,仿佛是要将李牧前心后背都看个通透一样。

这莫非就是真正的天纵诗才?

就算是当代文宗斌公子,有着‘诗气纵横八万里,酒后开篇画江山’的文名,乃是公认的当今西秦帝国第一才华横溢之人,但,也就是如眼前这个少年一样吧?

张口就来,且一来就是足以流传的百年诗。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才华横溢之人?

哪怕是馨儿心中对于李牧已经略有不满,但此时,也不由得高看一眼。

而身为当事人的花想容,则是一双如水妙目盯着李牧,眸子里仿佛是有光华溢出来,她还不掩饰自己被这一首诗击中心灵的那种表情,作为一个喜欢诗书的人,在听到李牧吟完这一首诗的时候,她发现,完了,自己好像是……已经……快要……忍不住……要沦陷了。

诗词的杀伤力,就是有这么大。

她刚才,其实也是随口开完一个玩笑,算是小小报复一下李牧在她歌舞时候走神的举动,没办法,女人的报复心,就是这么强。

而实际上呢,她自己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因为读书越多,就越是知道百年诗的珍贵,很多读书人,一辈子能够创作出一首流传千古的百年诗,就已经足够骄傲了,所以即便是刚才李牧作不出来这第二首诗,她也会答应再舞一曲的。

然而,李牧作出来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秋风拂槛月华浓。若非闻圣斋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合景,合时,合人!

且更让人叫绝的是,还将她的名字,融入到了其中。

这简直就是妙笔生花。

融化权势不足贵,最是才情动人心。

“公子稍等。”花想容面色微红,起身行礼离开,去换衣服了。

一边的乐师,还在商议着,这首诗该如何配乐,如何演奏,能够亲自参与到这种百年诗的首唱首奏中来,对于她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荣耀呢?这让她们兴奋激动。

片刻之后,花想容换了一身玲珑宫装白纱衣。

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她不像是之前那样素面朝天,而是特意化了妆,略施粉黛,容貌更加惊艳。

女为悦己者容。

丫鬟馨儿看到这一幕,则是一副震惊的样子。

只有她才知道,这一身白纱衣裙,乃是当年上官家获罪査没之前的几天,老夫人亲手为小姐缝制的衣服,自从来到了教坊司这样的风尘之地,小姐一次都没有穿过。

小姐的心思,她是知道的。

这白纱衣裙,被小姐当成是唯一的念想,只要留着,如果运气好,有朝一日,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出嫁的时候,入洞房的时候穿的,但是现在,小姐竟然穿了出来,该不会是……

小姐啊小姐,你可千万不要糊涂啊。

馨儿心中担忧着。

而这时,花想容已经笑盈盈俏生生地站在窗前的月色下,背后有月光照射进来,整个人身形去曲线边缘,勾勒出一个光圈,宛如与皎洁月光融为一体了一样,美丽纯洁的有点儿过分,圣洁犹如从天宫中走下来的神女一样。

李牧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花想容与月光特别的契合,似是月色化身一样。

这样美丽的女子,竟然沦落在青楼之中,难道真的是红颜薄命,命运多舛吗?

在李牧感慨之时,奏乐响起,花想容再次翩翩起舞。

舞姿优美,仿佛是月宫中的嫦娥仙子下到了凡尘一样。

她红唇轻启,声音飘飘袅袅,唱到:“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自然是唱新诗了。

李牧凝神观看。

很快,事实证明,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当花想容在月下如精灵一般起舞的时候,那中空灵的画面,似是天然与道相合,会散发出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道韵。

而之前,李牧的精神力之所以激荡,体内之所以产生异变,就是因为这种道韵,引发了他【先天功】的共鸣。

“看来之前猜测的没有错,这个花想容,乃是老神棍曾经说过的极为珍罕的先天道体,至于到底是哪种道体,就无法确定了,应该是与月光有关。”

李牧已然确定。

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运转【先天功】,果然有了新的体会。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