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 > 圣武星辰 >

0152、教坊司

少年大宗师李牧与归隐多年的老一代剑神天剑上人之间的约战,在整个长安城之中,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长安府的武道界,听闻之下,都将其当成是一件盛事来看待,毕竟大宗师约战,已经有近十年未曾发生过了。

各方瞩目。

“大人,此时是否要干预一下?”郑存剑向知府李刚请示。

毕竟涉及到大宗师这种层面,已经可以惊动官府了,大宗师代表着一个国家的中高端战力,神州大陆上,三大人类帝国西秦、南楚和北宋,大宗师的数量加起来,不超过一万人,可以说是站在武道金字塔上层的一群人了,对于任何一个帝国来说,任何一个大宗师,都是一笔财富,不应该轻易折损,所以这件事情,身为长安府的行政长官,李刚无法压制这个消息,并且出于职责,必须向帝国高层汇报。

郑存剑的意思,是建议由知府衙门出面,暂时中止这一老一少两尊大宗师的约战,等到帝国官方的意思下来,在做定夺,这样起码可以让知府衙门置身事外,哪怕是日后帝国上层追究下来,亦不会担责。

然而知府李刚却笑着摇了摇头,道:“由他们去吧。”

他的姿态,竟是不管不问。

郑存剑一时也把握不准这位知府大人的心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统治长安府长达数十年,历经数次政治风暴而不倒,知府李刚的手段和城府,可不像是他的名字听起来那样简单普通,谁要是把这样一位政坛不倒翁当成是一个庸手,那最后吃亏的,坑定就会是他自己了。

郑存剑这些年跟在李刚身边,出谋划策,虽说李刚大多数时候,都对他言听计从,以至于让郑存剑在整个长安府有着独特的政治地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地位,李刚可以给他,也可以一念之间就剥夺,所以郑存剑一直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如今他被李牧的【生死符】所制,但依旧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好在李牧也没有要求他做什么。

至于帮助李牧修建赶猪巷里的小院落,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隐瞒,所以知府李刚也是早就知道了。

李刚提起笔,在桌案白纸上挥毫。

当年,他也是文进士出身,自然是写的一手好书法,如今已经是帝国当代的书法名家之一,洋洋洒洒数百言,一气呵成,写完之后,将笔往旁边一放,吹一口气,顿时桌案之上,似是有一股锦绣之气腾跃而起一般。

便是所谓的锦绣文章了。

李刚不止是书法好,文采、文理、诗词歌赋,也都是一等一的名家。

他所写的,是一首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立意绝佳,格局自成,气象冲天的大家之词。

郑存剑看完,便已经看出了来历。

这首词,并非是李刚大人所做,而是昨日刚刚在长安城中传出来,便已经引起了一片轰动的大作。

作者正是在此之前已经掀起了一波狂潮的少年大宗师李牧。

这首词,一日之前,自雄风武馆二当家神算子口中传出,便迅速在一定范围之内传播开来,正好恰逢昨夜有一个诗会,被神算子拿出来一念之下,顿时参会的一些文人名士,将这首词惊为天人,之后大为传播,于是在这些文人的推动之下,犹如一把盐洒在了油锅里,立刻就沸腾了起来。

【陋室铭】几乎是以一种飓风之姿,横扫整个长安城的文坛。

尤其是这首词的作者,又是最近风头狂暴的少年大宗师李牧,就更具传奇色彩了。

关于少年大宗师李牧的身世,这些天已经被许多人给拔开了,尤其是与知府李刚三击掌断绝父子关系,离家出走,穷困潦倒之类的事情,这首词就更加契合李牧的身世和心路历程了,越发给这首词增加了艺术性。

虽然其中有一些地方,晦涩难懂,比如这诸葛庐、子云亭两个地名,以及最后那一句孔子,到底是指的什么,如今还难以完全定论,但毫无疑问,因为这首词,李牧的名气,在长安城中更响亮了。

如今,李牧已经被看成是文武双修的奇才了。

据说,短短几日时间里,李牧已经有了不少的崇拜者,尤其是一些贵族名媛,更是将李牧当做是最为甜美诱人的猎物,私下里商量着如何捕猎呢。

郑存剑没有想到,李刚会将这首词,在自己的书房中写出来。

“哈哈,存剑,你也是长安城中的诗词名家,来说说,这首词,如何啊。”李刚面带笑容,看似随意地道。

【记住网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